第98章:半个矮人

作品:《吊儿郎当来穿越

八阿哥嘎嘎笑了笑,说:

“你猜的不错,你很聪明,也绝对的忠诚,是一个好的鬼怪,我会向恩索大人报告你的工作,让他给你升职加薪,嘎嘎。”

“那真是太好了!”水珠酒糟鼻一高兴,把所有的摇药材都倒进了魔法池里。

“完了完了,我死定了。”水珠酒糟鼻子慌乱地说道。

八阿哥嘎嘎笑了:

“有我在呢,你死不了,死的会是他们,等着我的好消息吧,嘎嘎嘎...”说着八阿哥振翅高飞,留下心里还在忐忑的水珠酒糟鼻子。

八阿哥飞到大胡子矮人的头顶,压扁了几撮毛,蹭了蹭爪子,嘎嘎笑道:

“一千多只猛鬼你能不能搞定,嘎嘎。”

大胡子矮人抬高眼珠子,看着八阿哥语气有些不悦地说:

“在可以解决的范围内,不过你可知道矮人的头不能碰,哪怕是家人也不行,这是禁忌。”

八阿哥飞起来,嘎嘎调笑:“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不能碰?难道是怕长不高吗?嘎嘎。”

乔治一把抓住八阿哥,对着神色不善的大胡子矮人认真道歉道:

“真是对不住,八阿哥冒犯您不是有意的,我会替您教训他。”

大胡子矮人重重地冷哼一声:

“算了,严格来讲我只算半个矮人,但是也没有下次了。”

“这块地方的药池我直接毁掉,鹦鹉你和小蝴蝶在空中侦查,有任何的动静都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其他人你们能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话音刚落,大胡子矮人抬脚就消失在原地,除了伊丽莎白以外,众人都微微一惊,周围看去昏糊糊的一片外,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地上留了一个坑洞?

李大力乔治他们上前,错愕地看着坑洞,只见一个黑幽幽深不见底,大胡子矮人腰围粗的坑洞,留在他消失的原地。

伊丽莎白笑了笑,说:

“这是父亲的移动魔法,非掌握土元素的人不能修行;父亲现在应该已经到了百米之外了。”说着伊丽莎白望向远处的开发地。

众人也随着伊丽莎白看去。

只见大胡子矮人突然在距离这里,两百多米的地方冒了出来,要不是开发地光秃秃一片,阳光足视线好,还真不一定看得见他。

两个正坐在地上聊天的药法鬼,其中一个说:

“我的枯萎液已经提前调配好了,总算是可以休息一下了。”

“我的培育液也调配好了,好怀念在鬼都的日子呢。”

“鬼皇陛下这次一定能灭掉人族,然后统一梅斯特瑞亚斯大陆,成为整个大陆的主宰。”

两个鬼怪说话间,大胡子矮人突然从他们面前的空旷土地,一下跳了出来。

大胡子矮人毫无征兆的凭空出现,以至于两个鬼怪完全反应不过来,像傻了一般,呆懵地看着他,忘记了张嘴说话。

2秒过后,其中一个鬼怪才像见了鬼一般,底气不足,喃喃自语地说:

“地鼠怪?”

话音刚落,天地之间响起阵阵巨吼,仿佛远古巨人站立九天之上,冲破了空间禁锢的煌煌怒吼。

大胡子矮人全身每一寸肌肉蠕动疯长,每一块骨头劈啪作响,像放了一阵密集鞭炮一样,身子猛然拔高,转眼就长成了两丈多高的巨人,抬脚对着两个惊慌逃跑的鬼怪一踩。

此时八阿哥飞到一脸惊慌的水珠酒糟鼻子肩膀上,嘎嘎笑道:

“快跑吧,有多远跑多远,敌人打过来了,不要再回来了,嘎嘎嘎。”

水珠酒糟鼻子道:

“使者大人您怎么办?”

八阿哥嘎嘎大笑道:

“我会飞,用不着你操心,快滚!嘎嘎嘎...”

在大胡子矮人变成6米多高的巨人时,就听见方圆千米大树的树洞内,“嗬嗬嗬...”声音不断变大。

一只只身高两米左右,身上篆刻着铭文,浑身散发着黑气的鬼怪,从四面八方对着大胡子矮人包围而来,像黢黑的浪潮般汹涌。

此时巨大化的大胡子矮人,不慌不忙,在反而呵呵一笑,语气淡淡:

“都来了,那你们上路吧。”

一瞬间大胡子矮人6米多高的身子继续窜长,眨眼间就变成了二十多丈遮空蔽日的巨人,对着那些悍不畏死冲来的鬼怪抬脚,落脚,抬脚,落脚,像踩着一只只蜎蜎然的爬虫一般。

一声声沉闷的巨响,尘土飞扬,鬼怪身体被踩碎的咔咔biabia声不断,不断爆裂,踩出来好多的鬼怪的绿色血液。

此时的索恩斜靠在沙发上,一个葛优躺,正在用先进的无线电视,放着鬼怪的电影,百无聊奈的看着。

然后听到了鬼怪的求援呼救声,一瞬间他汗毛倒立,鞋都没有来得及换,就火急火燎的冲出了房间,推开黑色大门。

索恩一只刚脚迈出去,一片片寒光如同映在墙上的斑驳水影,流动变化,似一盏盏摇曳生姿令人遍体生寒的地狱花火。

索恩眉头微微皱起,没有迎上,脚步一移,身子化成了一道残影,向着一处开阔的空地闪去。

他刚站稳,一个流星锤带着风啸,向他砸了过来,像在暗中蛰伏等待许久的饥饿野兽,凶不可挡。

这两次攻击衔接配合,简直天衣无缝,像提前演练好的一样。

流星锤速度太快,封堵截击索恩,让他已经避无可避,就在他快要被流星锤砸到时——

索恩手臂倏然伸开,快得如同没有运行轨迹,就已经出现在该出现的位置,五指箕张,体内的魔力早已经汹涌翻腾,轻呵:

“驳!”

话音刚落,只见巨大无比遮挡眼帘的流星锤,猛地一颤,戛然而停在索恩的手掌一寸处,嗡嗡作响,去势比袭来时更急更烈,像出了膛的子弹,射向乔治。

就在这时,一把如同月光般皎洁的斧子突兀地出在索恩的侧身一丈处,听不见破风声,静谧地如清清洒洒的素影。

索恩已在生死之间,他的魔力尽他所能调动起来,周身的空间变得一虚模糊起来,隐约形成了一个方块屏障把他包裹的严严实实,发出ruarua嗡嗡声,震动个不停。

皎洁明亮的圆月斧子,毫无气势与声势,像是利刃切豆腐,直接入了进去,把屏障穿透,直接斩向了索恩的腰。

索恩在千钧一发之际,轻呵:

“控!”

伊丽莎白的圆月斧子,像是一头扎进沙土的竹棍,已经触了底,再也无法前进半寸。

月斩在伊丽莎白控制下,想抽出来时,已经被牢牢的嵌住,无法再动弹一下。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