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绿竹林

作品:《天丛云玉逐

梅怜庄外三里处有一片绿竹林,这里临近江边,环境潮湿温润特别适合竹子的生长,主要生长的是南越特有毛竹和斑竹。

在竹叶覆盖下的小径上,只见一白衣模样的男子,跌跌撞撞,在向前行。仔细看其面容却有些像女子,原来他是坐在离剑身边的白衣凡。

只见他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携着一个黑色的盒子,眉毛紧皱,脸色惨白地艰难向行走。

他时不时还向后张望着,突然身后传来一阵竹子摇曳地唦唦声,之后又是一阵破风声,竹叶随之晃动,只见一人,从空中落下,在他前方三丈处,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人身高七尺不足,着一身紫袍,手带铁手套。待他转过身來,原来是五毒神教右使,石不悔!

他双手负于身后,面无表情,望着白衣凡,轻轻言道:“少侠若是归还玄铁盒,是不是跑错了地方?”

白衣凡一脸平静不与他多言,从腰间取下铁扇,脚一蹬,单手飞身前往与他硬拼。

石不悔一个侧身,轻松躲过他的攻击,见他露出破绽,直接一拳将白衣凡打飞,只见他连人带盒子滚到岸下,差点滚进江里。

就在这时,从空中跃下一女子,只见她扔下两个黑球,黑球立即爆炸,形成一片黑雾。

石不悔一惊双目圆瞪,表情慌张,急速纵身跃到树。刚站稳脚,突然又被一阵粉尘包围,不由心中大慌,再次跃向另一棵树,身后随即一团火球升起。

石不悔刚庆幸自己逃过一劫,放下戒心。突然又从天直降一个黑影,一爪抓住他的面部,将他直接带到地上。

只见这黑影一运功,石不悔颤抖着,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地被吸入黑衣人的体内,片刻后,石不悔双目圆瞪,面部表情惊恐无比,成了一具干尸,黑衣人像扔垃圾一样将他扔到一旁。

墨炎追了过来看到黑衣人,一惊!当即低头跪下:“属下,拜见尊主。”

原来这黑衣人,正是那面具神秘人!他被老不死和雨灵锋夹击,缠斗良久,双手不敌四拳,如是往这边逃了。

“让你盯着墨峰,现在怎么样了?”

“墨峰已经练成魔罗千梵大圆满,还在破境期!”

“记住!他只要破境,你就立即通知本尊!”

“属下遵命!”

只见神秘人扔给墨炎一瓶丹药:“此药,为九叶真红丸!对你的内伤很有效果!给我看紧点墨锋!”

“是!尊主!”

墨炎接过药瓶!抬头一望,神秘人已经不见了,她望了一眼石不悔,死相甚惨,不由打了个寒颤,随即寻找那白衣凡。

白衣凡口角流着血,双目微睁,从岸下一点点地向前爬去,此时她才想起自己所背负的使命:“我不能死在这里!”

他紧紧抱着玄铁盒,向前爬了一段距离,只见一双脚出现在他面前,他抬头一看,竟然是那墨炎。

如是叹了口气,没想到天要绝他后路。

墨炎一脸冷笑得意洋洋,一脚踩在白衣凡背上,鲜血随即从白衣凡口中流出!

只见她弯下腰来:“哟呵!不错吗?吃了那铁手盘石一拳,还能撑到现在。”

白衣凡望了她一眼,已经说出不话来了,他有些后悔没听他娘的劝告。

“快把盒子放开,不然老娘补你两刀。”墨炎见他不肯松手,又拼命地踹了白衣凡两脚,可他就是不撒手。

墨炎气急败坏,举起兵刃要结果了白衣凡。只见一人极速从竹林里冲出,身后产生气流将地上的竹叶全部掀起,顺势一掌将墨炎劈飞到三丈外的江里,江水滔滔,墨炎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

“白兄弟!”

“你怎么样了?”

“老…不死…大哥…”白衣凡,终于看清了眼前这人,两眼一闭晕死了过去。

老不死一脸严肃连忙给他号了号脉,随即把他扛的背上,朝绿竹林江边的小竹屋跃去。

墨灵伢提着乒刃随即追来,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地上竹叶非常凌乱,还有血迹,随即沿着江边血迹追去,寻了片刻,发现前面有一小竹屋,竹屋前也有一丝血迹,她肯定那偷玄铁盒之人就在屋里。

只见她柳眉一横,将兵刃挡在身前,压低脚步声,小心翼翼地向竹屋边靠近。

刚走二丈,发现地上有一块竹叶覆盖着地方,这明显是个陷井,一脸不屑,觉得这布陷井地是个傻子,心里不由的一笑。于是向旁边没有竹叶的地方走了一步。

只见她一脚踏空,从地里弹出一个绳套,将她的脚套住直接弹起,吊到半空中。墨灵伢一惊,本想大叫,只见她双手捂着嘴,硬是逼回了这声尖叫。

她试着向上弯腰,手握乒刃想割断绳子,不知那里射来一粒石子,将她手中的兵刃弹掉。

墨灵伢一惊,望向射出石子的方向,只见武凝云直接走了进来。

武凝云看着墨灵伢这般狼狈,不由大笑起来:“说你是墨大傻妞,你还不承认,这种小技俩,都被你踩中了,真是蠢到家了。”

“你……!”墨灵伢眉毛紧皱,一脸不服,本想说些什么,又不想说了,将头偏向一边,不愿意理武凝云。

武凝云挂着微笑,一脸轻浮缓缓靠近墨灵伢,在她身上摸了又摸,好像在寻找什么!

墨灵伢双目圆瞪,盯着武凝云喊道:“你干嘛?”

“你说干嘛?”武凝云理都不理她,随口回了句,继续找着。

“没想到你堂堂神教少圣主,竟然…?”墨灵伢满脸娇羞,愤怒言道!

“竟然怎么了?”武凝云一脸不屑,看都不看她一眼。

“竟然如此无耻下流!”墨灵伢说完,将头偏向一旁。

“哈哈!还真被你说对了!”武凝云一听,一脸冷笑,突然来了兴致,只见靠近墨灵伢,调戏到她道:“本少主,对男人不感兴趣,专对你这种小美妞有兴趣!”

“哈!哈!哈!哈!哈!”

只见墨灵伢又回过头來,咬牙切齿道:“武凝云!你……?”

“你什么你?现在你落在我手,乖乖给我当个?当个什么呢?”只见武凝云双手抱剑,若有所思,在墨灵伢面前渡来渡去:“就让你,给我当待寝丫鬟吧?”

说完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

“武凝云?你……!”

武凝云见墨灵伢如此气急败坏,一脸得意,逗她也逗得差不多了,该办正事了。

她缓缓拔出黑剑,剑刃通身紫色,她单眼看了看,举到墨灵伢面前比划了一番:“墨大傻妞!知道这是什么剑吗?”

墨灵伢摆过头去,不理她,任宰任割都由她。

“这紫影诛邪剑,只要轻轻地在你脸划一刀,让你痛不欲生,全身慢慢溃烂而死!”

墨灵伢一听,神情慌了!“你不要乱来啊?我死了我爹可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哈哈!”此话一出,武凝云又一阵哈哈大笑:“那就乖乖告诉我,玄铁盒在那里?

墨灵伢神色默然,眼睛左右一转,缓缓言道:“我把它藏起来了。”

“藏那里了?”武凝云突然一脸严肃,将剑抵到墨灵伢的脸上。

“你把我放下来,我就告诉你!”

“呵呵!不说没关系,反正我对那梅宗大法也不感兴趣。那我就先把你剥光,让你挂在这。想必这绿竹流水春光无限好,是不是很有诗情画意的感觉啊?”只见武凝云一脸坏笑,伸手准备去剥墨灵伢地衣服!

墨灵伢见她动真格地,急忙喊道:“等等!等等!我说!”

“在那竹子下面,你从空地上走过去就知道?”

“哦!空地?”武凝云偏头望了一眼,墨灵伢所指的地方,那里的确有一堆竹叶,里面好像藏着什么!

“那我偏偏不走空地!”只见她将剑收回到剑鞘内!小心试了试那竹叶覆盖的地方,缓缓地从上面走过,本以为安全地很。从地上立即弹起一方渔网,将她也兜了起来,挂在了树上!

“哈哈!武大傻子,你以为本小姐,是那么容易被你吓得!”墨灵伢一脸得意,完全忘记自己也挂在上面。

“墨大傻妞你……?”

竹屋里的门被打开了,老不死赫然从里面走了出来了,望着二人:“哎呦呦!哎呦呦!两个如花似玉的小美妞”

老不死摸了摸胡须,围着两人转了一圈:“嗯……!接下来要去地方会很无聊,有两个小姑娘陪伴在身边,日子应该过的有滋有味!”

只见他将两人放下,立即点了她们的穴位,如是进屋大喊道:“傻徒弟!快点出来,我给你抓了两个如花似玉的老婆!”

“做师傅,做到我这种诚度,这世上恐怕只有我老不死一人了。”

“包教功夫,包送老婆,你这蠢徒弟那里能找到我这么好的师傅!”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