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节 暗藏杀机

作品:《天丛云玉逐

此时,擂台上正打的天翻地覆!这梅怜庄后面的梅松山上,却暗藏杀机!

这梅松山上,长的满满一山,碗口粗的山松,树干弯七扭八,针叶碧绿,树下杂草横生。只见几十个蒙面黑影卧在草中,紧紧盯着山下的比武场!

“头儿!我们什么时候冲下去?”只见一个瘦弱的蒙面人对着旁边胖一点的蒙面人,小声说道!

“等少圣主暗号!反正不是现在!”胖子盯着山下,缓缓言道!只见他又轻轻地说道:“兄弟们!都记住少圣主的话了吗?”

“记住了!”所有人望着他点了一下头。

“只要见到墨雪宗的杂鱼,全部给我抹了!”胖子扫了一下众人,眼神凶狠。

“头儿?少圣主说这个要留活的!”只见问话的那个瘦子,递出一张画像,给了那个胖子。

“传下去!给兄弟们看一眼!”胖子看完后传给了旁边的人!

“是!”然后众人传阅一遍!

“少圣主!有令!抓住此画中人者,赏黄金五千两,升正教统!”瘦子望了一眼众人,缓缓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张大嘴巴,惊讶不已!正教统是什么职务,掌管教内一千来号人,一生享不完的荣华富贵,突然全部都来了精神!

这时,突然从空中传来一阵破风声,众人一惊,望向空中,只见一个黑影落下,然后听见一阵噼里啪啦地掌声和惨叫声,几十号人瞬间全部陨命!

那人捡起那张画像,看了一眼,眉毛微动:“伢儿?”

一一

褔临镇,福来客栈,三楼,一房间内!

只见一身着金线绣边华袍,头上插着九根硕大金筷子的女子,一边看着帐目,一边疯狂的拨着算盘!脸上甚是喜悦!

她时而大笑,时而大骂,时而疑惑,看着帐目时而良久不动一下算盘!一个时辰以后,只见她满脸笑容,自言自语道!

“福来客栈赚了五万七千两!”

“醉春楼赚了七万四千两!”

“梅松酒坊赚了四万二千两!”

“如月客栈赚了二万三千两!”

“春香阁赚了六万五千两!”

“醉仙酒坊赚了五万两千两!”

“妈呀!赚发了!赚发了!”女子用她独特的嗓音大叫道,脸上乐开了花。

“这一个月赚的钱,都顶去年一年的了!”只见她拿起帐目本,翻了又翻!

“看来!这烟花场所和酒坊是最来钱的,务必要在南越多开几家为好,把这外域的女子多弄些过来,这江湖杂鱼就好这口!”

“妈呀!真的好开心啊!”只见李祭长一脸喜悦,笑的都合不拢嘴了。

她眼睛一直盯着帐目,右手从头上抽出一根金筷子,最大那头往她那鸡屁股一样的嘴唇上抹了抹,然后印在帐目上,直到印完全部,原来这大金筷子是她的印章。

“这边忙完了,该那边了?”只见李祭长放下账目,清了清嗓子叫道!

“来人啊?”

只见房门被推开了,进来一蒙面教徒!

“属下在!”

“传我令!让黑船坊,把船开到江心岛,先围了那个墨屎天!”

“遵命!”

“老阴逼,你以为你来了,老娘不知?”只见她一脸凶狠的望着江上。

“下去吧!”

李祭长冷笑着,哼了一声,摸出一张纸条,上面画着一座冒烟的黑山!然后将其付火一炬!

“我也该动身了,这一把老骨头也该活动活动了!”

一一一

福临镇上,如月客栈,一着绿衣,年龄约十七八的女子,携着一男子的胳膊,走进客栈,两人看似像一对情侣。这男子与这名女子差不多高,面容俊朗,额头中间有一红点,不言不笑。

两人进了客栈以后,只见那女子开口道:“店家!来一间上等的客房!”

那店家仔细打量了一番两人,半天没有开口!

只见那女子不耐烦,大吼了一声!

“耳朵聋了,给我们…!”

那男子伸手拦住了女子:“师妹不可!”然后面带笑容,非常客气地对着掌柜说道!

“店家,劳烦给我们开一间房。”

“不好意思,上等间没有了,只有普通的。”掌柜的冷冷说道!

“那就普通的!”

“稍等一下。”

“快点啊!小心我掀了这破店!”绿衣女子,一脸愤怒!

“一天十两!”掌柜的板着脸望着两人。

女子想说什么,被那男子又拦住了,女子只好作罢!男了掏出一百两,放在台上!

二人来到房间,放下包袱后,女子撒娇道:“莲哥哥,你被那黑心人给蒙了。”

“师妹!我们又不久住。”男子随口一回!

“说好了,你要带我到处去玩,我们可是私定终身了的!”

“那是当然,我怎会负你!”

绿衣女子一脸喜悦,从后面抱住那个男子,将头靠在他肩上:“莲哥哥,你真好!不知比那个愚木头强多少倍!”

男子一听到愚木头三个字,脸色瞬间变了,过了一会说道!

“师妹!一路上都在赶路,你也累了,先歇歇,我出去给你买点你爱吃的榚点!”

“我也要去!”绿衣女子,翘着嘴,撒娇道!

“听话,先休息,师哥去去就回。”

“那好吧!早点回来啊!莲哥哥!我等你!”

“嗯!”

男子走出房间,瞬间变脸,一阵无名的怒火涌上心头,只见他快速走出客栈,左右望了一下,朝梅松山走去,这人正是乾离急着要劈死的逆徒,祝莲。

只见这掌柜的摆了一下头,两名正在吃饭的男子,就跟了上去。

祝莲绕开了比武会场,谨慎的朝梅松山后山走去,在一个山头停了下来,上面可以看到宿江和整个福临镇,连梅怜庄和比武会场也一目了然。

这时,只见一个黑影,从空中划过,落在离祝莲身后十丈的位置。

两声惨叫,随即传来,祝莲满脸大惊地朝那个方向望去,感觉有一阵奇怪的风从他身边刮过!

“看来,你还不够慬慎啊!”这个声音很低沉,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甚至有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祝莲听到声音后,一惊,连忙回过头,没敢看这个人,只见他单腿跪地,头也不敢抬的说道:“参见!尊主!”

“人带出来了吗?”

“带出来了!”

“嗯!做的好”

“等大会,结束后,你利用乾离的女儿将他引至天绝山,本尊在这里还有事要办。”

“属下遵命!”

“祝莲,不要枉费本尊对你的厚望。”

“是!”

“想当年,你和你的弟弟妹妹们快要饿死在街头,是本尊救了你们。”

祝莲一直低着头,不敢说话!

“我煞费苦心,把你安插到落英山,就是让你盯着乾离的一举一动,只要你好好为本尊办事,待本尊大事已成,有你享不完的荣华富贵!”

祝莲依然不敢说话?

“你若敢背叛本尊,本尊不仅要取你的性命,连你的手足也不会放过,你可记住了。”

“记住了!”祝莲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水!

“你说乾离已经入了三境!”

“正是!”

“看来有些棘手!”

那人,递给祝莲一个瓶子!

“这是外域的毒药,无色无味,中毒者,全身疲软,三个时辰内无法凝气和聚气,你将乾离引到天绝山,设法让他服用。”

“属下!遵命!”祝莲双手接过瓶子!

过了良久,也没有声音,祝莲抬头左右看了看,然后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手中的瓶子,面无表情的往山下走去。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