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节 演技

作品:《天丛云玉逐

墨雷见墨炎被离剑一掌击飞,面无表情,也无动于衷。墨炎使诈在先,差点伤了白衣女子性命,他也不好出面维护她。

只见墨炎口角流着血,捂着胸口,憎恨的望了离剑一眼,眼里阵阵恨意。又向飞云千雪所在位置看了一眼,轻哼了一声!心里想道!

“这小丫头竟然如此厉害,从这绝境之中,逃脱升天,看来还是有些真本事!”

墨炎又望了一眼墨灵伢和墨雷后,见两人没有助自己一臂之力的意思,如是缓缓地从台上爬起,表情痛苦的,一步一步地走向墨雷。

只见墨灵伢眉头紧皱,向墨炎使了个眼色,墨炎先是一愣,眼珠子一转,片刻,才明白小姐的用意。墨炎面无表情来到墨雷面前,墨雷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墨炎的脸上。

“大哥!是如此教你的?”

“小妹知错了!”

墨炎挨了一巴掌后,不吭声,低头站在墨灵伢身后也不言不语。

武凝云看着二人,轻笑言道:“切!苦肉计!”

陆明绝父子俩也迅速来到场中。陆羽凡望了一眼雨灵锋,又看到飞云千雪倒在雨灵锋的怀里,心里顿时生了一股妒意,他想上前说些什么!陆明绝向他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退下。

“飞云师姐?”

众人听到一声大喊,声音中带有一种焦急的情绪。

如是向声音出处望去,原来是陆羽鸣!只见她纵身轻跃来到飞云的身边,然后一把推开挡住她的陆羽凡,陆羽凡被她搞的一头雾水。

陆羽鸣连忙从雨灵锋手中接过飞云千雪,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飞云师姐?”

“姑娘莫急!”

“飞云姑娘暂无大碍,只是强行凝气聚神,伤了心脉。”雨灵锋望着陆羽鸣轻轻言道。

“多谢!黑衣大侠!”

雨灵锋见飞云的师姐师妹都已陆续跑了过来,如是向众人和离剑抱拳,拉着小鱼,又回到擂台左侧的坐位!

陆明绝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

“羽鸣!赶紧送飞云姑娘,去后台找谷神医医治!”

陆羽鸣没有回话,和茉云扶着飞云,向后台走去。

陆明绝望着几人远去,如是向离剑抱拳言道!

“离宗主,飞云姑娘已无大碍,擂台比试,刀剑无眼,难免有些意外,还请……!”

离剑面露愤怒之色,盯了陆明绝一眼,从其言语之中听出有种和稀泥,息事宁人的意思。

只见离剑急甩了一下袖子,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离宗主……?”

陆明绝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喊了一声,见离剑不回,就没有再说什么!

白依凡见离剑急步朝台下走去,也连忙起身随他去了后台侧庭!

陆明绝望着二人,叹息的摇了摇头,然后和陆羽凡一起回到正席继续主持大会,只见他又大声言道!

“有请拿到“三”字的英雄上台……!”

一一

“你们师姐妹是怎么回事?”

陆羽鸣不语!

“怎么都是爆气损伤了内腹,这是多大的仇啊?”

谷庄一脸无奈,拿起银针扎在飞云的手上说道!又见陆羽鸣哭丧着脸,一声不吭。

“我说!小天煞星,你这是怎么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她已无大碍了?”

“谷老庄,别废话了,赶紧施针!”陆羽鸣一改往日脾气,静静地言道!

谷老庄,叹息的摇了摇头,不再话语,在飞云千雪的手腕上又扎了一针。

谷庄施完针后背起医箱!

“这姑娘没事!”

陆羽鸣依就不语。

“老头我先去看看那抚琴的姑娘?”

陆羽鸣凝望着飞云千雪的脸庞微徽地点了点头!

谷庄刚出门,就碰到离剑和白依凡,三人抱拳作礼后,并未言语,各自离去。

离剑走进屋里,不敢惊扰二人,只见陆羽鸣一回头!

“掌门师叔!”

“羽鸣!你去看看你大师姐吧?”

“哦!”

陆羽鸣见飞云千雪已经安详的睡去,如是起身去紫云所在屋子,走到一半,突然想起自己的佩剑还忘在屋里,如是又折返了回来。

只见离剑望着飞云千雪,脸色突然变的悲伤至极。

白衣凡看离剑如此,如上前问道“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哎…!”离剑哀声叹气,像吃了五十斤黄莲,心里苦闷至极!

“大哥到底是为何事,如此伤心?”

陆羽鸣来到门前,没有立马进去,她好像听到掌门师叔和那个白衣凡在谈论着什么事,像飞云师姐的事!

门外有个人影,离剑眼角一扫,知道是陆羽鸣。

只见离剑又叹了一口气道!

“前几日陆庄主找到我,向我云宗提亲!”

陆羽鸣一惊!

“大哥?是谁被梅悔庄少主看中?”白依凡上前追问道!

离剑望着飞云千雪,久久才回了一句。

“是我们云宗,那朵最美的雪莲花啊!”

陆羽鸣趴在门外,眉头一皱:“难道是飞云师……?”

“难道是飞云姑娘?”白衣凡面露惊讶之色!

离剑摸了摸胡须,悲伤的点了点头。

“是啊!我怎舍得!”

只见他坐在飞云千雪的床前,望着她悲伤的言道!

“雪莲花,从小没爹没娘,被人扔云宗正门前的雪地里,冻的哇哇大哭,我和师姐寻着声音,找到了她!当时她又饿又冷,哭的声音是断断续续,甚是可怜啊!而且她还非常的虚弱。”离剑突然一抹眼泪,像是要哭了。

白依凡听了也一脸的悲伤!

陆羽鸣眼泪在眼框里打着转,心里悲伤的想道:“从来没听师傅和掌门师叔提起过飞云师姐身世,没想到她的身世竟如此可怜!”

只见离剑低着头又道!

“我师姐莫离,抱起了可怜的她,抚摸着她冰冷的小脸,心里不是个滋味。如是施展轻功,极速赶到山下,寻了好几户人家,才给她找到了一个乳娘。这小可怜简直饿坏了,那乳娘在里屋足足喂了半个时辰啊!出来的时候,那乳娘边抹眼泪边说道:“谁家的孩子都是心头肉,看把这孩子饿的,你们也太狠心了。”我和师姐面面相觑,不言一语。”

陆羽呜已经控制不住了,泪已经流了出来。

白依然背对着离剑,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表情。

离剑站了起来,走到窗边!

“雪莲花在这人家一待就是三个月,吃的也是白白胖胖。我和师姐,天天下山去看她,还是怕她过的不好,于是把她接上山来。花重金,把她的乳娘也请到山上来,做她的专职奶娘。”

“过了五年,雪莲花,已经长的这么高了。她眼睛大大的,黑溜溜的,又长的白白静静,甚是惹人怜爱啊!”

离剑望着窗户,眼里闪着泪花,白依凡听的不发一语,他始终背对着离剑。

“她每天跟着她师姐紫云后面,屁颠屁颠的,嚷嚷着要学剑。我被她吵得不行,如是就用竹子给她做了一把小剑,她高兴的围着我足足转了半个时辰,你知道她当时有多么可爱吗?”

离剑突然转过身望着白依凡,白依凡依然背对离剑,不言一语。

“后来,她天天和她的师姐们一起练剑,甚是懂事。连她师傅那么冰冷无情的人,心都被她给慢慢融化了。”

“自从师姐和师兄闹翻了以后,我就从来没见她笑过,可她望着雪莲花,竟然笑了出来。”

“别人学不好剑,师姐总是狠狠地责罚,只有她,舍不得打,也舍不得骂,连轻打一下师姐都不忍心。”

“有一次,她犯了错,师姐狠狠地打了她一次,到了晚上,师姐又心疼的要死,偷偷地去给她抹药。我师姐莫离在江湖上那么狠的人,在雪莲花面前却狠不起来啊。”

离剑又沉默了一会,双手负于身后,缓缓地走到门前,继续说道!

“又过了七年,雪莲花已经十二岁了,长的亭亭玉立。这一年,陆重天将她孙女陆羽鸣,也送上山来,两个丫头一见倾心,关系好的情同姐妹,连紫丫头都开始忌妒她们俩,我当时就想,如果能一直这样快乐的生活在云山,那怕一辈子不喝酒都行啊。”

离剑突然严肃了起来,言语也急促了起来。

“可是一想到,陆庄主向云宗提亲,她马上要嫁人,我这心里一时接受不了啊!”

“雪莲花与羽鸣关系那么好,而且都是天真懂事的好孩子,我和师姐都非常喜欢她们,已经有意将云宗掌门之位,传与她二人,让她们共执我云宗,将来必定流芳百世,传为一代佳话啊。”

白衣凡眼睛红红的,听着听着怎么感觉那里不对劲,这不符合大哥的风格啊?

陆羽鸣听的,那是哭的稀里哗啦!梨花带雨,雪中带冰萢啊!没想到师傅与师叔如此看重我,突然小脸一横!

“陆羽凡,你敢让老头去云宗提亲,破坏我和飞云师姐之间的感情,我跟你拼了。”说完进门提剑一溜烟的跑了,把离剑和白依凡吓的一跳。

白衣凡沉思片刻,这才明白离剑到底是何意。

离剑见陆羽鸣走了,才松了一口气,心里嘀咕着!

“是不是,做的有点太过火了啊?”

“大哥!你最近甚是奇怪,是不是睡不好啊?”白依凡靠近离剑,试探问道!

“白兄弟,最近我失眠特别厉害啊!”

“现在你也看见了,紫丫头已经躺下了,飞云丫头也躺下了,回去,只怕我师姐要撕了我啊!”

“原来大哥是为此而烦恼?”

“对啊!”

白衣凡摇摇头一脸苦笑,用扇子连拍了几下手掌。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