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节 玉逐剑法

作品:《天丛云玉逐

方锦在众人的目光之下缓缓走回擂台左侧,然后坐下,一言不发。

陆明绝缓身站起,看向众人,再次大声喊道!

“请抽到“二”字的英雄,上台比试。”

只见墨雪宗的那位蒙面女子,跃向台中,此人正是已经上过场,并拿下一局的墨炎。

墨炎看了一眼陆明绝,手上凝气聚力将竹签直接弹出,竹签直接镶入陆明绝旁边的一个桌子里面,只露出尾端,上面赫然显示一个“二”字。

陆明绝看了她一眼,不以为然。

墨炎斜视着台上拿签之人,她在猜测下一个会是谁!

离剑将茉云拉了过来,她一脸慌张,以为自己会像陆羽鸣一样,被掌门师叔直接推上台去。

只见,离剑让她把头伸过来,然后轻声说道:“丫头,去把你飞云师妹叫过来。”

“是!掌门师叔。”

茉云这才缓了口气,向后台侧庭跑去。

陆明绝面露难色,见良久没人上台,如是起身准备宣布结果!

“陆庄主!”

“且慢?”

这时,一阵茉莉花香随风扑面而来,众人抬头向上望去,只见一着银线绣边的白衣女子,手握一柄精美绝伦的银剑,从空中华丽旋转而降,落在正席众人面前。

只见她面似月容,冰清玉洁,气质冷若冰霜,声音清脆悦耳,抬手举止之间仙气逼人,如同仙女下凡一般。台下台上众人无不伸头争先观望,此女子正是飞云千雪。

只见她美目微动,表情肃然,双手抱剑奉上竹签。

陆明绝面带笑容,望着飞云千雪,连连点头,然后接过竹签,看了一眼,放在身旁的托盘内。

飞云千雪见陆明绝已放下竹签,向其双手抱剑做揖,然后纵身一跃,如同脚踏雪面,向台中急驰而去,落在了墨炎的对面。

一旁的陆羽凡看入了迷,久久不挪一下目光,陆明绝看他一脸痴情,大手拍其身后,哈哈大笑!

“凡儿也到了娶亲的年纪了。”

陆羽凡先是低头不语,后又说道。

“孩儿让父亲见笑了。”

“男子汉大丈夫,有谁不喜欢绝貌女子,此女子冰清玉洁,清新脱俗,不愧是我儿,好眼光啊!”

“凡儿,你若喜欢人家,改日为父请媒人带上聘礼去云宗为你提亲。”

“父亲!孩儿武功不济,飞云姑娘怎会看中我!”

“这婚姻大事有父母做主,你爷爷与她师傅莫离都是五尊之一,我梅怜庄与云宗又是天下第一庄和第一宗,你又是悔怜庄少主,这门亲事门当户对,她师傅莫离肯定会答应的。”

陆羽凡听了父亲的一番话,觉得父亲说的有道理,如是言道!

“父亲!若这门亲事成了,孩儿定不辜负父亲与爷爷的重望,努力习武,扬我梅怜庄威名!”

“好!不愧为我陆家的子孙!”

陆明绝摸着胡须哈哈大笑!

离剑见陆氏父子,望着飞云,眉来眼去,窃窃私语,好像是不安什么好心。

如是运功入定用耳朵细听其言语之意,过了一会离剑脸色就不好了,像是吃了五十斤辣椒,满脸怒气,心里暗道。

“我呸!”

“你这陆老陆小两个匹夫想合计摘我云宗的"云山雪莲花"?”

“这酒里兑水,我离某忍了,这算盘都打到我云宗头上来了。想把我云宗的"云山雪莲花"移到你们这粪缸里,我呸!做梦吧!”

离剑满脸愤怒,气不打一处来!

“你想去提亲!那得先从我离某人的身上踩过去。”

“这"云山雪莲花",从小就长在宗门之内,涉世未深,不知江湖险恶。在我和师姐的精心栽培之下,缓缓长大,一转眼都十七年了,感情颇深,你梅怜庄一句门当户对,就想摘走她!你那儿子就算练到九境大圆满,老子我都不会考虑一下。”

陆明绝无意间望向离剑,发现他异常的愤怒,像是吃了火硝一般,心里暗想,最近还是不要招惹他为妙。

离剑突然脑子一转,想道!

“和"雪莲花"感情最好的除了紫丫头,还有……?”

“呵呵……!”

只见离剑摸了摸小胡须,然后一脸坏笑:“以其人之道,还以其人之身,别怪我离某人,暗里使诈,挑拨离间。”

白依凡望着离剑,感觉他这位大哥甚是奇怪,一下悠然自得。一下握紧双拳,像是要立马冲出去撕了某人一样。过了一会又突然发笑,摸着胡须,一脸平静,看来大哥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啊。

墨炎一看是飞云千雪,斜视着轻笑道:“好一个小美人,没想到是你。”

飞云千雪,淡定的望着墨炎,抱剑言道!

“请!”

墨灵伢早就想看看这云宗花瓶到底是不是真有本事?她已经见识过云宗首席紫云的本事,心生敬佩之意。心想这女子不管是衣着配剑和气质都明显高于云宗其它女子,应该更不一般。

武凝云望着墨炎,心里鄙视道:“这个江湖玩杂耍的,还好意思上场。”

一阵清风袭来,墨炎紧皱了一眉头,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不由得心里一惊!

“她身上的气息为什么这么冰冷?”

只见飞云千雪凝视着墨炎,将剑举至眼前,缓缓地拔出银翘,剑身上倒映着她美丽的面容。银翘剑长五尺,宽一寸二分,乃云宗掌门佩剑,师傅将它传于我,是对我抱以厚望。

墨炎见对方已拔出剑来,如是单手举起蛇形兵刃,警惕的盯着飞云千雪。

银翘剑在阳光下,寒光四射,锋芒毕露,飞云千雪凝气聚神,将内力注入剑内,剑身在微微振动,片刻便发出剑鸣。

陆明绝,望着飞云千雪言道,此女子对运气把握的非常精准,这难道是云宗的云明心法。

墨雷听到微微翁鸣声,只见他眉毛微微一动!

“这是……?剑鸣!”

雨灵锋紧紧盯着飞云千雪,眉头一皱,也听到了剑鸣。

这武林之中使剑的高手都知道,每一把剑,只要注入内力,达到一定的契合度,就会产生共振。共振达到一定诚度就会产生剑鸣,剑鸣代表着剑与使剑者达到最高的契合度。

这意味着剑与使剑者已经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剑成了使剑者的一部分。看来飞云姑娘不仅冰清玉洁,貌美如花,还是个使剑的高手,不由心生佩服之意。

就在这瞬间,飞云美目微张,足下生力,踏步一剑刺向墨炎,剑在急驰之时发出更响亮的剑鸣,这意味着使剑者只需轻轻一挥,便能发出剑气。

墨炎一惊,举起兵刃格挡住这剑,奋力向上挑开,再顺势举起兵刃向飞云横划一兵刃。

飞云借力向上一个翻身,躲过这一击,倒立半空旋转着连续挥剑,砍向墨炎。

墨炎极力挥动兵刃左防右挡,其兵刃较短,不利于这样打斗,自己明显吃亏,如是右手格挡瞬间,左手向上劈出一阵粉尘。飞云见状,调整身姿,落下瞬间踩了墨炎一脚,借力弹出粉尘范围,随后一个火球腾空而起!

离剑一惊:“这丫头,已经领悟心剑合一,连剑鸣都整出来了。”

“飞云不像她师姐那么刚猛,上场,一顿爆气猛搓千绝剑法,打的对方都以为是在报杀父之仇。”

墨炎一惊,感叹飞云好敏捷的身手,刹那间,一道一丈上下的银月剑气向她劈来,只见她脚上生力一个闪避躲过剑气。

这时一个白影极速冲了过来,墨炎双目圆瞪,她的速度怎么突然如此之快?凝气聚力,举起兵刃,刹那间一顿刀光剑影,墨炎迅速抬掌向前劈出一阵粉尘,封其身位,飞云迅速滑行后移,移出粉尘范围,顺手挥了两道剑气进去。

只见飞云表情严肃从侧边又极速冲向墨炎,身后留下数道残影,又是一顿刀光剑影,然后又是一团一团的火球腾空而起。

“挪位移身?”台下台下睁大眼睛疑惑道,这可是武功大成者才会的招式,她年纪轻轻,怎么也会。

白依凡也疑惑不解向离剑问道:“大哥!飞云姑娘这使的是什么剑法,怎么如此微妙。”

离剑哈哈一笑!

“这是我云宗的玉逐剑法,她所使用的并不挪位移身,而是“七星点月”。”

“玉逐剑法,七星点月?”

白依凡默念了一变,还是不解!

“所谓七星点月要配合云宗特有的轻功,踏雪无痕!然后凝气在脚上,瞬间爆发冲向对方,以对方为月,从不同的方向快速连续全力进攻七次!”

“原来如此!”

白依凡一知半解的点了点头。

墨灵伢全神贯注盯着飞云千雪,这白衣女子,身法竟然如此之快,看来是我小看了她。

墨炎甚是狠狈,额头也泛出汗珠,上气不接下气,这番缠斗,自己明显落入下风,看来不能再考虑隐藏手段了。

飞云千雪离墨炎五丈有余,她用目光扫向左侧边的雨灵锋,只见他微微地点了一下头。顿时心花,怒放,心里想道:“他在注视着我”。

这时小鱼也大声喊道:“仙女姐姐,加油!”

飞云千雪嫣然一笑,点了点头,心里甚是高兴。只见她回过神来表情瞬间严肃,集中精神,盯着墨炎,心里想道!

云明心法,讲究心静自然聚气,气凝结于体内,循环渐进,生生不息,天玄三十二剑和玉逐剑法正是为此心法而生。

师傅曾经说过,当年祖师天静散人年轻的时候,还没有玉逐剑和玉逐剑法,单凭银翘剑和天玄三十二剑名震江湖数十年。

而玉逐剑法是因为外域入侵我中原武林,师祖参悟天书,习得玄冥九绝后,从九幽寒潭之中取出万年金刚寒玉,将其逐刻成玉逐剑,然后拆解天玄三十二剑,才悟出此剑法。

如果是这样,那么玉逐剑法则是天玄三十二剑的精髓所在,其两套剑法可以相互融合交替使用。

“她怎么不攻过来了,难道知道我要耍手段了。”墨炎紧盯着飞云千雪,左手伸向背后,右手紧握着兵刃。

飞云再次凝气聚神,脚上生力,持剑向墨炎刺去。只见离墨炎三丈之时,墨炎伸出手向飞云千雪抛出四个黑球,左手迅速使出鞭子缠住飞云的剑,使她动弹不得,四个黑球爆炸开来,行成一阵烟雾,将飞云笼罩在烟雾之中!

“得手了!”墨炎冷笑道!

台上台下,一阵大惊,雨灵锋和离剑已经身化数道残影急驰而去救飞云千雪,可是已经来不急了!

一个巨大火球腾空而起!

…………!

就在火球爆燃的前一瞬间,一个残影从黑烟雾里面瞬间跃出,墨炎只感觉那个残影化为了九个身形,绕着自己跳了一圈,然后化为人形,只见自己的面纱不知何时被削成两半,脸上的刀疤随即展现在众人面前,一把剑鞘顶着她的喉咙上,而她的鞭子,还缠着的那柄银翘剑,剑还躺在火球刚才爆燃的位置。

众人这才看清,持剑鞘的正是白衣女子,飞云千雪,只见她脸色惨白,嘴角流出血来,站也站不稳,雨灵锋趁机扶住了她。

离剑满脸愤怒上来,顺势一掌将呆若木鸡墨炎劈飞出去。

飞云千雪看了一眼雨灵锋,手中的剑鞘随即落地,然后靠在了雨灵锋的怀里,美目微闭晕了过去。

“九天玄女!”离剑由焦急变为惊讶的大喊道!

“是玉逐剑法的最后的一招,九天玄女,救了她自己。”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