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 抽签

作品:《天丛云玉逐

离剑一脸神秘的对着陆羽鸣小声说着什么?只见她连连点头,又回到了台中,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下一位挑战者。

那灰袍老者望向四周,见无人上台,如是轻跃台中,微笑着向陆羽鸣抱拳。

陆羽鸣想起离剑的话,如是言道:“本姑娘,还有急事,就不与你打了!”

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台上台下哈哈大笑。

陆明绝也无可奈何!

众人不解为何之时!只见一蒙面女人,手持蛇形兵刃,跃向台中,众人望去,此人着一身黑衣,脸上蒙着黑纱。

只见这女子道来!

“我也不与你废话,放马过来吧!”

“好!”

灰袍老者眼神,微闭,摸了一下胡须,凝气运功,脚上生力,抬手一掌便劈了过去……!

武凝云都懒得看了,现在没什么好看的了,心里却寻思着,那日在客栈,墨雪宗高手夜探云宗后,好像得手了一封信函后?这墨风就火急火僚的往回赶,他们一定发现了什么秘密,现在的重点是在墨风身上,只有等死士追杀墨风后回报,才知道结果了。

这云宗历年来,从不参加武林大会,今年却也火急火僚的赶来了,此事必有蹊跷。

武凝云双手抱剑正疑惑着!余光扫了一眼,那蒙面女子,甚是鄙视,这墨雪宗的四护法,武功练的也不怎么样吗!连个跑江湖的都打的这么费劲。

只见她又看了一眼离剑,还有他身边的那个白衣模样的“男子”。

心里更是疑惑!云宗此次前来,想必参加这武林大会是个谎子,她们真正的目的是……?

只见她又偏头,看了看台下。

传闻,这天丛云就在落英山,很多江湖中人,前去落英山都没找到入口,甚至都白白送了性命。而隐世于落英山的正是五尊之首的乾离,这乾离可是离剑的师兄,而且天丛云就在这乾离的手中。

难道……?

武凝云沉思了片刻!

难道云宗等武林大会结束,打道回宗之时,顺便去趟落英山?这个可能性很大。看来要派人盯着云宗的一举一动。

昨日在客栈之内,离剑与那白胡子老头公然痛骂师傅和师叔,甚是嚣张。连五尊之一的师傅都不放在眼里,可见那老头不一般,很有可能是她们云宗请的世外高人。

想到这里!武凝云基本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此时,台上两人打的难分高下,只见那蒙面女子,一掌拍出一阵粉尘,粉尘迅速笼罩那灰袍老者。

老者一惊急忙向后跃去,蒙面女子立即用中指的戒指碰击蛇形兵刃,产生火花,而她本人则,侧身迅速躲避,粉尘立即爆炸。在刚才老者所在的位置燃烧成一个大火球。老者定下心来,暗想到!如若不是自己反应够快,恐怕就遭她毒手了。

武凝云摇头冷笑道:“江湖把戏。”

布袍老者嗅了嗅空中的气味,一惊,这是火硝?

蒙面女子哼了一声,不屑一顾!只见她持利器又跃向老者,和老者交手时,频繁打出粉尘,粉尘笼罩在二人周围,老者捂住口鼻,知道她又要使那一招,双脚一蹬,想跃出粉尘笼罩的范围。

只见一条鞭子,从蒙面女子手中瞬间飞出,缠住了老者的脚踝,使他动弹不得。老者面露惧色,身在这粉尘之中,自知!只要对方打个火石,自己就完了,如是惊恐大喊道!

“住手!老夫认输!”

“算你识相!”蒙面女子,轻啍道!如是收回鞭子,老者不甘心的抱拳跃下台去。

武凝云依然一脸鄙视,堂堂墨雪宗,四护法,竟然像一个江湖玩把戏的一样,也不怕江湖中人耻笑。

台下看把戏的,大呼精彩过瘾,台上的则默不作声。

又是一阵沉默,无人挑战!打的过不想去打,觉得打这种对手,有辱自己的武风。打不过的也不想去打,他们只想占着茅坑,不想拉屎。

陆明绝,觉得这样也不是办法,如是开启了新规则。

抽签!

只见陆明绝一脸严肃,阔步走向台中,抱拳大声说道!

“各位英雄,陆某这里一共有两组相同数字的竹签,每人过来拿一根竹签,拿到相同数字的人上台比试,从拿到最小数字的人开始,请各位英雄来陆某这里取签。”

麻脸和其它人面面相觑,觉得这样有失公平。

一向冷漠的方锦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雨灵锋一言不发。

陆明绝,见有人有异议,如是大声言道:“各位英雄,此乃绝对公平之举,各位如果有异议,现在可以直接退场。”

台上众人交头接耳片刻,不再言语。纷纷起身走向陆明绝,从他面前的桌上,拿走一根竹签。

雨灵锋,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上面写着一个“九”!

方锦也瞄了一眼,赫然写着一个“一”字,只见他看了一眼麻脸。麻脸闭着眼睛,嘴上祈求自己不要抽到和方锦一样的数字。

云宗由于,紫云受伤,飞云千雪和陆羽鸣都去照看她了,只好有茉云去拿签。

武凝云看了一下手中的签,没有说话。她看了看墨灵伢,墨灵伢也同时看了过来,双方怒视对方,从两人的眼神里可以看出,她们已经在心里开始切磋了,用女人特有的方式。

所有人都拿到签后,只见陆明绝,站起,大声喊道!

“有请拿到“一”字的两位英雄上场比试。”

方锦举起手中的竹签交给陆明绝后,面无表情,缓缓地走到台中,怀抱双拳,双目微闭,静静等待。

台上台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不敢大声喧哗。陆明绝看到方锦,脸上满是笑容,连连点头。

麻脸呆若木鸡,看了看竹签又看了看方锦,不敢相信自己手中的数字,只见他一脸苦相将手中竹竿交给陆明绝。陆明绝看了一眼竹签,上面写着也是一个“一”字。

只见麻脸缓缓走向台中,双腿抖的不行,他来方锦面前,不敢正视他的眼神,有气无力的摆开架势,如同被雨淋过的小鸡。

台下看到他这般怂样,不由哈哈大笑,此时看你还嚣不嚣张。

只见方锦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麻脸,只听见他大喝一声,直接爆气,体内之气凝聚百倍有余,双眼瞬间充血,怒视麻脸,这气势直接将他要破了胆。

台上台下称目结舌,难道这壮汉要一拳解决了,这个卑鄙无耻的麻脸。

“大侠,小人认输!”

“小的有眼不视泰山,还望大侠高抬贵手。”

麻脸一脸哀求,可怜巴巴,连忙抱拳示弱。

方锦见麻脸毫无战意,如是收气散攻。只见这麻脸突然面露阴笑,手持一短匕首,急速向前,刺向方锦。

台上一片茫然!

匕首,顶在方锦的胸膛,却刺不进去。麻脸松开手,匕首掉在台上,他一脸惊恐的张着大嘴,望着方锦,久久不发一语。

雨灵锋望着这一幕,也惊讶不已,这方锦远远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此人还隐瞒了很大的实力。

台下也被这突然的一幕给惊呆了,这麻脸的行为已经折辱了所有的习武之人。其卑鄙的程度,已经无法让众人再继续忍耐,此刻就算方锦取了他的性命,都无人有异议。

只见方锦面无表情,神情默默,刹那间,猛的抬手,一巴掌拍在了麻脸的胸口。方锦连气都没凝聚,只是单凭劲道就将其击飞到场外,麻脸重重的落在台下,双目圆瞪,口吐鲜血,晕了过去。只见台下,前面一排人面露喜色挡住台上各宗各门视线,后面一群人好像在卖力踢着什么?

对于方锦来说,凝气聚力和这种小人打,是污辱他自己。

台上台下之人,都对方锦,投来佩服的目光,其心怀宽广,又身负习武之人的气魄,着实让人敬佩。

离剑望了此人,对其也赞赏有佳。

只有白依凡感觉此人非同寻长,他的目的好像不仅仅是比武切磋,这么简单。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