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节 陆羽鸣

作品:《天丛云玉逐

飞云千雪与陆羽鸣等人,面露担忧之色,将紫云扶至后台侧庭,只见紫云,面无血色,虚弱至极。

进入侧院,陆羽鸣左右张望,焦急的大声喊道!

“谷老庄!”

“谷老庄!快出来救人了。”

这时,只见一头发花白,体型微胖,身着青色麻布长袍,腰间系有几个小葫芦的老头,火急火燎的从侧屋里冲了出来。

“在这福临地界敢叫老头我谷老庄的只有一个人。”

只见这胖老头看了一眼陆羽鸣,瞬间满脸苦笑道!

“只有你这个小天煞星了!”

陆羽鸣,眉梢上挑,小脸一横,直接上前,揪住这胖老头的耳朵!

“别废话了,赶紧救我大师姐。”

只见这胖老头捂着耳朵,表情痛苦的哀求道:“哎!哎!哎!”

“小姑奶奶,有话好好说!”

“有话好好说吗!”

“赶紧救人!”

陆羽鸣,两眼一横,小脸鼓的像个小包子一样,凶狠狠的大声喊道!

紫云见陆羽鸣这般欺负这胖老头,又想训她,奈何提不上气,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是看了她一眼,陆羽鸣察觉到紫云的眼神,这才松开手。

“赶紧扶进屋!”

“赶紧扶进屋里!”

只见这胖老头眯着眼,捂着耳朵,把几人领进屋。

胖老头一改之前的苦脸,一脸严肃的给紫云把了把脉。过了片刻,只见他眼珠转了转,又摸了摸小胡须,才缓缓言道。

“这位姑娘,强行凝气聚力,急行扩展脉路,是爆气化劲所至的内伤啊!”

陆羽鸣望着谷庄,想说些什么,但被飞云千雪给阻拦了。

只见谷庄又接着说道!

“其五脏六腑无法承受爆气产生的反噬,损了经脉,也伤了脏腑,看来这位姑娘也是强势之人啊!这是多大仇啊?”

飞云千雪和云宗众弟子,面面相觑!

飞云千雪表情急促,向谷庄抱剑作揖道!

“还请谷神医,一定要救救我师姐!”

“谷神医!请您救救大师姐吧!”众女弟子也抱剑求道。

谷庄面露疑难之色!

只见陆羽鸣二话不说,一把拉住谷庄的直领,将他按在椅子上,凶神恶煞地说道!

“谷老庄,如果我大师姐有什么三长两短,本姑奶奶就直接把你给卸了!”

“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吗!”

谷庄眯着眼哀求道!谷庄最怕的就是陆羽鸣,他心里清楚,这丫头急了,什么事都是干的出来的。从小她就是个捣蛋鬼,把他给整的够呛。

他还依稀记得陆羽鸣整人的手段,给他酒里整辣椒,粥里下巴豆,蹲个茅房,这个毛丫头还往茅坑里扔炮仗,活生生的就是一个女汉子,连她爹都拿她没办法,完全仗着她爷爷陆重天的疼爱,胡作非为。

飞云千雪和几人,见陆羽鸣这般无礼,连忙过来拉住她。

陆羽鸣依然不肯松手:“给你五日时限?”

“五日?”谷庄双目圆瞪,嘴巴大张!

“有问题啊?”陆羽鸣,蛮横不讲理。

“五日太短了,起码得十日啊!”谷庄,眯着双眼,满脸苦相。

“别讨价还价,六日!”陆羽鸣死死盯着谷庄。

“八日,行不行?”谷庄,连忙用手阻挡陆羽鸣的眼神杀,又哀求道!

“不行!没得商量!”

“姑奶奶,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那就七日!如果我大师姐没有完好无损出现在我面前……!后果自负!哼!”陆羽鸣头一扭,小手一松,这才放开了他。

谷庄都快哭了。

“行!行!行!姑奶奶们,你们快出去吧!老头要给她仔细把把脉,斟酌一番,再施针开药。”

谷庄连忙将几人推出屋外!

“记住了!七日时限!”陆羽鸣被推出来以后,还往屋里喊道。

飞云千雪等人一脸惊讶地望着陆羽鸣,在云宗,那见过这般的陆羽鸣,看来她在云宗是有所收敛。

这时,茉云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过来!

“飞云师妹!”

飞云一行人望着茉云!

“掌门师叔,让羽鸣师妹过去!”

陆羽鸣,惊讶的睁大双眼,望着茉云和飞云千雪,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羽鸣!那你先跟茉云师姐先过去吧!这里有我们守着大师姐。”

飞云望着羽鸣说道。

“嗯!”

陆羽鸣跟随茉云,从后台走上正席,来到离剑和白衣凡的面前。

只见离剑一脸严肃,示意陆羽鸣靠近点。陆羽鸣知道没什么好事,像一只蜗牛一样缓缓地靠了过去。只见离剑一手抓住她的肩膀,凝气轻轻地一推,将陆羽鸣送到台中。

陆羽鸣落在场中,一脸茫然,所有人都将目光凝住在她身上,现在什么情况?从她呆入木鸡的表情中可以看出,她根本没有准备上场,是代掌门师叔,强行将她推了上来。

陆羽鸣脑子一片空白,虽然她十一岁进入云宗习武,学了五年,勉强学会天玄三十二剑全部招式,云明心法,也只学了个皮毛。这种水准,不被人打死,也会丢死人,到时候扫了云宗和梅怜庄的脸面,岂不是让天下人看她笑话,这些不算什么,以后还要天天被大师姐责骂,想到这里,她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此刻的陆羽鸣,完全没了以前的神气,瞬间变成了乖乖女,她手握长剑,却一直望着离剑,眼神甚是可怜。

陆明绝看着自己女儿站在台中,脸色甚是难看,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实则是掩饰一下自己的表情,他知道自己的女儿有几斤几两。他不知道离剑到底是何用意,从开场就一直没给他好脸色,还让学艺不精的女儿上台。

墨灵伢,柳眉上挑,邪目微动见陆羽鸣在左顾右盼,仔细打量一番,知道她武功不济,如是想上场拿下这局。

当她准备跃上场去,墨雷一只手按住她的肩膀上,她回头一看,只见墨雷微微地摇了摇头,示意她坐下,无奈她只好坐下。

武凝云望着墨灵伢的一举一动,自言自语道:“墨大傻妞!你上去殴打陆大小姐,不就是打陆庄主的脸,打陆庄主的脸不就是打他结义兄弟的脸,他的结义兄弟可是你家雷叔啊!蠢货!”

只见那麻脸左右张望,他心里也明白,场上这个小姑娘,是他唯一能打的过的。只见他轻轻地挪动了一下屁股,另外七人同时盯着他,包括小鱼,尤其是方锦那双会喷火的眼神,是在警告他,只要他上场,就算赢了,下一场,就是跪地求饶的时候。

麻脸硬生生的,被几人的眼神给逼了回来,只见他拿起茶杯,闷气吞声地喝了几口茶。

过了良久,也无人上台,场上一片安静,台下乱哄哄的,都在议论到底比不比了。

玄宗这边只见平阳真人和冲阳真人,交头接耳,窃窃斯语。

离剑看在眼里,看你们玩的出什么把戏,是时候展现你玄宗的,拍马屁大法。

平阳真人,将一内门弟子叫到跟前,小声说道:“你上去会会她。记住!只许输,不许赢!而且不能伤到她,也不能不还手。”

这名内门弟子,一脸茫然的望着平阳真人,那该怎么打?正当他纳闷的时候,平阳将他也推了出去。

陆羽鸣,见有人上台,心里一紧,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挡。如是拨出长剑,摆出姿势,突然想起,天玄三十二剑,第一剑是什么来着,好像是!

剑指?日月!不对!

剑指…!星辰!也不对!

剑指苍穹!好像也不对!

到底是剑指什么来着?陆羽鸣握着剑,左思右想了片刻。这时她看了一眼掌门师叔离剑?只见离剑对着她指着自己的嘴,意思是看我口型!陆羽鸣突然想起来了。

“剑指江湖,乘风破浪!”

只见那玄宗弟子还在抱拳,“在下……”,还没说完!陆羽鸣就已经一剑刺了过去。

玄宗弟子大惊,向后一个仰面大后仰,这一剑从他脸上冲了过去。

“这疯丫头!”离剑一脸吃惊。

陆明绝,望了一眼离剑,沉默不语。

只见陆羽鸣小脸严肃,凝气聚力在脚上,将剑指向对方,脚一蹬,又冲了过去。玄宗弟子一脸慌张,这那是切磋,对方明显是想取他性命。

慌忙凝气聚力也脚一蹬,向后躲避!陆羽鸣右手松剑,左手接剑,剑在手中旋转着,砍向对方。玄宗弟子,左右闪避,不与她纠缠,脚一蹬向空中跃去。

“剑指苍穹,一冲云霄!”

这一式,不用离剑提醒,陆羽鸣,自己已经想起来了。两人在空中过了十几招,不分上下,又落到台上。

平阳真人,一脸愁怅,拼命的对那名玄宗弟子使眼色,意思是够了,快点吃她一剑,倒地退场。

那玄宗弟子,看了看平阳真人,一脸无奈,真吃了这丫头一剑,这一辈子可就退场了。

陆明绝看了直摇头。

平阳真人看离剑在看他,假装镇定,他心里也着急,怕演的太过了,被人看出破绽。

只见陆羽鸣凝气脚上,提剑又刺了过来,双方又过了三十招,玄宗弟子,实在是顶不住平阳真人的压力,在空中过招式时,偷偷的自己给了自己一拳,然后从空中落到台上,假装受伤,只见他睁着一只熊猫眼,抱拳求饶道:“姑娘好身手,在下习武不精,甘拜下风。”说完,头也不回的跑到后台疗伤去了。

平阳真人,一脸释然,摸了摸胡须,终于安心了。

陆羽鸣,一脸茫然,什么情况?左看右看,回到离剑身旁。

“这玄宗,不愧是江湖龙套王啊!这都行。”离剑望了一眼,平阳真人和冲阳真人直摇头道。

.

*****作者有话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