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下

作品:《天丛云玉逐

第二十一节落英山

离剑望着此人身后所背之物,若有所思,只见他面露疑惑之色,片刻突然又好像猜到什么了,自言自语道:“师兄一向谨慎,这次是不是太过于草率了。”

一一一一

落英山上,云雾缭绕,寒气逼人,空中不时传来一声鹰啸,只见一只山鹰乘风在绝壁上空盘旋。

这绝壁之上,有一向前延长平台,平台与绝壁相连之处,长有一棵粗壮的苍松,孤拨挺立,针叶碧绿。这树下有一块风化发黑的奇石,奇石之上有一人在打坐运功,只见他双目微闭,气定神闲,任由寒风吹着他粗犷的脸庞,他的络腮胡上早以结满了冰凌。

“师兄!”

一声柔美的女声,打破了这绝壁上短暂的宁静。

男子眉头微微一动,只见他深吸了一口气,调气运功,气转周身,头发,眉毛和络腮胡上的冰凌随之渐渐消退。

男子将凝聚的真气,缓缓散去,直到气息平稳,方才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

“恭喜师兄,踏入天象三境!”女子站在此人身后,微笑着轻轻说道。

男子缓缓睁开双眼,站起,转过身来,望了一眼女子,伸出手,将女子也拉了上来,二人一同望着那盘旋在天空中的山鹰。片刻后,只见男子说道。

“天象之机,稍纵即逝,如若不立即抓住这一丝感悟入定,恐怕又要等待数年,才能突破这天象二境啊。”

“这天行九绝背后的功法,竟然如此博大精深,让人叹为观止。”女子惊叹道。

“是啊!我年已过半百,才悟之皮毛啊。”男子也感慨道。

“师兄你半年都未曾下山,看这头发和胡须都快打结了。”女子心疼望着男子。

男子伸手将女子搂入怀中,轻道:“闭关之人,难免有些邋遢,还望师妹不要嫌弃。”

“你我夫妻一场,我怎会嫌弃!”女子靠在男子肩上,眼里流露真情。

“自我入天象之境以来,对气循之道,感悟颇深,到此刻我才顿悟,天行九绝只不过是天象诀的入门基础,入了这天象三境,我才对这武学意境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啊!。”

“师兄,你天赋过人,二十年之内能连悟三境,在这武林之上,也是数一数二的绝世奇才。”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师妹此话还言之过早啊。”

女子听闻后,不再作声,又想起今日来意。

“我有一事想与师兄你商量。”

“师妹请讲?”

“锋儿和眉儿都已成年,是时候让锋儿和眉儿成婚了。”

“你可问过灵锋?”

“这些年来你一直闭关悟境,可能对这谷中之事,有所不知。锋儿打小就喜欢眉儿,只是眉儿……”女子说到自己的宝贝女儿突然停顿了一下。

“眉儿不喜欢灵锋?”

女子表情可惜的点了点头!

“师兄你可要好好劝劝眉儿,她现在还由着自己的性子,不知她师哥对她一往情深。”

“眉儿,眼光愚昧,像灵锋这种旷世奇才,年纪轻轻就突破玄冥九绝大圆满,一脚踏入玄象一境之人,连为师我都为之钦佩,她还有脸嫌弃灵锋配不上她?”男子脸上有些怒意。

“师兄,女孩子家那知道这些,只是……!”女子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然后有意转移言语之意。

“回谷后,咱们好好劝她,让她改变初心。”

“等灵锋替我将剑还给云宗之后,由我作主,直接将她许配给灵锋,她若有非议,我就当没有她这个女儿。”

“师兄,这样难勉太……”

“难道还委屈了她不成!”

女子不再说什么了!

这时,一人气喘嘘嘘,从小道爬了上来,大声喊道:“师傅!师娘!不好了!”

“小师妹留下一封信函,出谷去了。”

“遭了!”女子若有顾虑地低声说道!

男子看了信函之后,一掌劈向身边的苍松,苍松纹斯不动,连枯萎的针叶都没有落下一根:“胡闹!”

待他三人走后,松树才轰然倒下,掉下崖去,只见树干纤维,寸寸皆断,可见此人内劲的恐怖。此人正是乾离,离剑的师兄,雨灵锋的师傅,女子则是离剑的师姐雨若惜。

一一一一一

窜天鹰眯着眼,偏着头,作风依然不改,一脸不屑,其实他心里清楚,对方实力在自己之上。所谓,功夫可以输,门主风范不能丢,即使对手比自己强,都要装,还得装成武功盖世,装的老子就是天下第一,装的连自己都要深信不疑。

“小子!报上名来!”

窜天鹰故作嚣张喊雨灵锋“小子”的时候,心里明显有些发虚。

“雨灵锋!”

“那就别磨磨唧唧,放马过来吧!”窜天鹰向前伸出一只手,用来转移视线,实则是在掩饰他颤抖的双腿。

只见窜天鹰一直盯着雨灵锋的一举一动,额头已被汗水微微湿透。他不敢轻易眨眼,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直觉告诉他,如果他在不由自主的发抖,那说明这人本事一定在他之上。

若是在江湖上遇到这样的对手,他早就双腿一蹬,逃走了,他之所以叫窜天鹰,一是窜的高,二是跑的快,现在这场上各宗各门都在此,他若跑了,以后飞鹰门在江湖上肯定颜面扫地。

窜天鹰因为心虚还是眨了一下眼,就在这一瞬间,雨灵锋化身残影,出现在他面前,窜天鹰双目圆瞪,下意识,做出反应时。

他已经感觉自己胸口由下到上受了一掌,这一掌,直接震断他二根肋骨,将他顶至空中,心口传来的剧疼,让他无力还手,接下来是一脚,然后是无数脚,就这样被对方直接给踢上了天,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这个结果他早就想到了,只是这个方式他没想到,对方分明用的是自己的招式。

只见雨灵锋从空中,平稳落在擂台之上,拍了拍手臂上的灰尘。窜天鹰这才从空中掉落下来,口角流着血,样子十分狼狈。

雨灵锋回头瞄了一眼,窜天鹰,单手伏地,一手伸向前方,眼神惊恐,一改之前嚣张气焰!

“少侠,且慢!”

只见他捂着心口,缓慢吃力的爬起!偏头抱拳道:“少侠,好身手,窜某武功不济,自愧不如,自行下台。”

说完窜天鹰,单手把披风向后甩,跳下台去,台下妖孽男子和鱼鹰二人见状,赶紧扶住窜天鹰。

台上台下没有喝彩!

“即然无人上台,那么这位少侠,直接进入明天的,第二轮。”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