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下

作品:《天丛云玉逐

第二十节雨灵锋

台上长须灰袍老者,已经连败九人,如若再胜一场,他将进入明日第二轮的比试,果不其然,灰袍老者,三招之内,将那人一掌劈出场外,赢得进入明日第二场的比试资格。

灰袍老者向陆明绝抱拳后,向一旁的侧席走去,已经有五人坐在那里,他是第六人。只见灰袍老者不动声色的坐在方锦的旁边,神情自然的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完全不惧他。

这时擂台上,鼓声大作,台下众人向台上望去,只见陆明绝又阔步来到台中,鼓声止。

“诸位英雄好汉,今日即将决出最后一个名额,还有那位英雄上台守擂。”

台下众人听闻,面面相觑!

“我来!”

就在此刻,一身高八尺,短发秃顶,身披黑色羽毛披风的武者跃上台来。众人再仔细瞧了瞧这人,恶眉冷眼,鹰勾鼻,长脸,尖下巴,再加上他那独特的发型,让人联想到某种常见的猛禽。

只见他偏头抱拳冷言冷语道:“在下,飞鹰门大当家,窜天鹰!”

从此人说话的语气中,可以听出其态度极为傲慢。

陆明绝满脸笑容,抱拳言道:“这位英雄,胆试过人,一身侠士风范,陆某佩服,请!”

说完陆明绝自己都感到尴尬,这些陈年烂词自己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

窜天鹰一脸不屑,待在原动无动于衷。

只见台下那妖孽男子捂着肿胀的左脸,吃力的喊道!

“大哥……!现在飞鹰门的脸面全靠你了。”

“大哥!飞鹰门的荣辱现在都在你一人手里了。”

另一个说话的,正是被风行云痛扁的飞鹰门二当家鱼鹰,他一瘸一拐凑到台边大声的喊道。

窜天鹰冷漠望着台下二人,缓缓言道。

“二弟,三妹!放下心来,一切都由大哥来扛着!”

妖孽男子和鱼鹰一脸崇拜,大哥不愧为飞鹰门门主,说话就是有底气。

“师傅,这人长得好像咱们落英山里的山鹰啊。”

小鱼疑惑的望着雨灵锋。

雨灵锋点了点头。

此人,言语极其自信,上场身法精练,毫不拖泥带水,虽其貌不扬,但可以肯定,他绝不是上场来搞笑的。

就在此刻,从空中传来一阵破风声,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人施展轻功,从他们头顶飞过,稳稳降落在台中。

窜天鹰,瞄了他一眼,轻啍了一声,摇摇头,甚是鄙视,心中浮现四个大字一一花拳绣腿!十招之内,他若不趴下,老子自己滚下去。

“在下,江海帮沈一风,特来讨教,讨教!”

“阁下,请出招吧!”沈一风摆好驾势,望着窜天鹰喊道。

一片树叶不知何时被风刮了过来,只见它在两人之间,缓缓落下,就在触地那瞬间,窜天鹰双目微睁,提气运功,手似鹰爪,脚下生力,跃向空中,一声鹰啸响彻擂台之上,众人的目光随他一起落下,只见他顺势一爪,劈向沈一风,其破风声极为犀利,可见其劲道多么恐怖。

沈一风见状,凝气化劲,脚下生力,扎稳下盘,躲过了这一鹰击。然后双手迅速变换招式,和窜天鹰对拼了三招了。窜天鹰在空中翻转,双脚,猛的一个下蹬,沈一风双手阻挡,连连后退几步。

二人拉开一小段距离,窜天鹰落地瞬间,手掌撑地,一个借力,直接旋转向下,攻其下盘,沈一风招架不住,吃了一脚。窜天鹰抓住对手破绽,借机一个凌空后翻上扫腿,将沈一风一脚踹向空中,窜天鹰落地一瞬间,双手凝气化力向擂台上反拍一掌,借力反弹,然后一套向上的连环踢,直接将沈一风从地面踢到半空中。

“这窜天鹰,果然人如其名啊!”陆明绝默念道。

只见窜天鹰从空中直接落到擂台之上,表情依然冷漠,对一切不屑一顾,然后用手,轻轻地拍了拍鞋上的灰尘。这时,沈一风才从空中落了下来,狠狠地摔在擂台之上,口吐鲜血,不省人事。

台下一片惊叹,大声叫好,这轮的观赏性就是精彩华丽!

“大哥!真是给咱们飞鹰门长脸啊。”

鱼鹰,大笑道。

“大哥!是什么人!他武功盖世,別说打十个,打一百个都没问题。”妖孽男子,怪声怪气的回道。

说完两人对视一眼,又哈哈大笑。

雨灵锋觉得这人,有一定实力,拳脚功夫过于轻浮,明明抓住了对手的破绽,凝气运功一脚便可将对手踢趴在地,非要搞的这么花里胡哨,如若碰到方锦那样的高手,基本上是一拳陨命。

这是最后一轮比试,如若再不上场,就没有机会了,虽然此人不是什么高手,但也没有办法了,就当练练拳脚,活动活动筋骨。

“小鱼!为师要上台耍耍威风,你随我一起上台,离为师五丈之内,待着!”雨灵锋带上斗笠,放下黑纱摭住面容道。

“是,师傅!”小鱼高兴坏了,师傅要带她上场去玩了。

雨灵锋抓住鱼儿的小肩膀,双脚凝力,纵上台去,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两人缓缓落在窜天鹰对面三丈的位置。

窜天鹰正眼瞄了一眼雨灵锋。

小鱼欢快的向擂台边跑去,然后站在那里,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的师傅。

离剑看到那黑衣人之后,突然站了起来,摸了一下胡须,心里默想道:“天纵梯!”

飞云千雪看到那黑衣青年和那个小女孩落在台中,美目定神,心里微微一震:“是他……!”

墨雷,忽然收住挥发出的气息,猛的睁开双眼,疑惑道:“这个气息,是那千年古梅树上的……?此人不可小窥!”

墨灵伢不解,墨雷为什么突然一脸疑惑又变成了惊讶,她望向台中那黑衣人,此人身后背着一柄麻布包裹着的剑,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为什么墨雷如此忌惮此人。

武凝云,眉角上扬,用手指卷了卷了头发,这人搞的如此神秘,难道是个世外高人,突然她又想起了什么,那日在宿江之上,打的天翻地覆的莫非……?

“大师姐,快看!是船上的那位大侠和那个小妹妹!”陆羽鸣惊讶的指着黑衣人对紫云喊道,紫云点了点头,一脸严肃。

“掌门师叔,那日在宿江之上与那老者斗的天翻地覆,便是这位少侠!”紫云轻轻地在离剑耳边说道。

“原来如此!”离剑盯着黑衣人回道。

白衣凡拿起茶杯,喝了口茶,看云宗众弟子议论纷纷,又从众人交头接耳中,听出了什么,一向搞怪的离剑突然变的一脸正经,看来此人大有来头。

此时,陆羽凡也在陆明绝耳边说着什么,陆明绝满脸惊讶。

飞云千雪见小鱼一个人在擂台边上,拳脚无眼,怕她受到伤害,如是对紫云说道:“师姐,我去去就回。”

小鱼看到飞云雪向自己走来,高兴的挥了挥手喊道:“仙女姐姐!”

飞云千雪,来到小鱼跟前,面带微笑探下身去:“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慕小鱼!”

“小鱼!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谢谢姐姐夸奖!”

“小鱼,你待在这里太危险了,随姐姐去那边吧!”

“可是,师傅不让小鱼离他五丈之外。”

“要不,姐姐你和师傅说一声,只要师傅允许,小鱼一定跟姐姐去那边。”

“嗯!”飞云千雪点了点头。

飞云千雪,盯着雨灵锋,脸泛桃红,抱剑作拱:“上次,多谢少侠救命之恩,无以回报,还望少侠告之姓名和住处,改日飞云千雪亲自登门致谢!”

雨灵锋,望了一眼飞云千雪,并未被她绝世容颜所迷住,轻言道:“姑娘,不必如此,小鱼也被姑娘救过一次,就当还姑娘人情。”

飞云千雪见雨灵锋有话中有回避之意,不好再说什么,可又不甘心,她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如是再次低头问道

“还未请教少侠姓名!”

“雨灵锋!”

“雨…灵…锋!”

飞云千雪回个头来,心里一个字一个字地默念了一遍,甚是欢喜。片刻之后,她才想起小鱼,如是又回头问道

“雨少侠,小鱼在些甚是危险,可否让我带她去正席那边。”

雨灵锋听了之后,看了一眼飞云千雪,又看了看小鱼,觉得有一个人保护小鱼,他也会安心一些,他心里清楚这女子对他们没有敌意!

“那就有劳姑娘了!”

飞云千雪微笑的点了点头,她这一笑,还真把雨灵锋给迷住了,雨灵锋用余光打量了她一番,简直仙气逼人,心里只承现一个字“美”。

小鱼听到师傅同意了,便跟随飞云千雪去了正席,她心里清楚,她在旁边,师傅肯定会分心。

离剑见飞云千雪牵着小姑娘走了过来,伸出大拇指。

“厉害了,雪丫头,三言两语,把人家徒弟拐过来了!”

“掌门师叔!别瞎说!”

飞云千雪将小鱼领到云宗女弟子中,众女弟子见小鱼这么可爱,纷纷蹲下,捏了捏她粉扑扑的小脸蛋。

“打情骂俏搞完了没有?”

“老子看的真是羡慕嫉妒恨啊!”

窜天鹰怀抱双手,不耐其烦的说道。

“切!”

雨灵锋,本来打算,把窜天鹰放倒在台即可,听他这么一顿挖苦,现在不搞断他两根肋骨,对不住自己这身修为。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