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下

作品:《天丛云玉逐

第十七节方锦

方脸大汉,面无表情,眼神坚定。只见他拔开人群,向擂台缓慢靠近。雨灵锋望了一眼这人,此人身材魁梧,气息平稳,迈步稳健,行为举止低调务实,很不一般。

待他来到擂台边,轻跃上台,这时众人才将目光,聚集在他魁梧的后背之上,不由的发出惊叹。陆明绝,看了一眼此人,微微点了点头。

此时,那名叫吴尺的守擂者,还在台上比划着,继续沉静在喜悦之中,完全没有发觉方脸大汉已经上台了,直到旁人提醒,他才回过神来看到方脸大汉。

“你是何人?懂不懂比武规矩,先报上名来?”吴尺得意洋洋的叫喊道。

“方锦。”

方脸大汉,一脸冷漠,不以为然,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

吴尺一听,指着方脸大汉哈哈大笑起来:“方颈,的确很像。”

台上台下无一人发出笑声,场面略显尴尬,吴尺这才意识到,只有他一个人在那里傻傻大笑,面子很是挂不住。

雨灵锋,怀抱双手,脸上挂着一丝轻蔑的笑容!鱼儿一脸茫然,一向冷冰冰的师傅为什么会突然发笑。因为雨灵锋明白待会那名叫吴尺的会败的极惨,两人实力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吴尺摆开架势,极为自信,他认为方锦只是块头大一些而已,除了蛮力,根本不会武功,又开始喊他那句口号

“所谓天下武学正宗。”

“外练筋骨皮,内炼一口……!”

“气!”方锦一脸冷漠的贴在吴尺耳边轻轻言道。

只见吴尺双目圆瞪,一脸惊愕!鲜血从他的口鼻中流出,五脏六腑传来的剧痛,使他发不出声音,他微微地向腹部看了一眼,原来是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中了对方一拳,这一拳正中他的要害,使他瞬间失去了所有行动的机能,他脑子里还在质疑,他到底是怎么过来的,然后用尽最后一口气,喊出两个字。

“卑鄙……!”

方锦面无表情,直接无视他的话语,连他一成的拳力都接不住,根本不佩再站着,方锦收回拳头,吴尺随即倒下。

台上台下,鸦雀无声,众人只看到一个魁梧的汉子,极速冲向对方,其身后留下数道残影,然后那个叫吴尺的,被直接一拳秒杀了。

陆明绝原地站起,连喊几个好!此人正如他所料,果然不同凡响。只见他一挥手,几名随从立即上台,把倒地的吴尺,抬到后方救治。

方锦立在台中继续冷漠的言道:“所谓武学正宗,以练气为主,练力为辅。”

陆明绝点了点头,对他赞赏有佳,这种赞赏和以前那几人都不一样,这种赞赏是对真正习武之人的肯定。台上众人,也都投来赞许的目光,台下则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无形化有形,气形相结合,方可称为武功。”方锦紧握双拳,体内爆出真气,环绕全身,只见他将气凝聚在双拳之上,然后向空中挥出一记直拳,凝聚的气瞬间化为力量随直拳爆发而出,空中立即传来一阵强劲的破风声。

白衣凡面露疑色,目不转睛的盯着方锦:“他使的武功,怎么像外域的功夫,难道他是从外域来的。”

台下众人这才明白真正的习武之人与那些三脚流功夫的天差地别。

方锦向一旁拿了首胜的麻脸冷冷地望了一眼,麻脸立马慌张了起来,颤颤抖抖地拿起茶杯,有意躲避着他的眼神。

台下面面相觑,白发秃顶老者摸摸胡须,点头微笑的言道:“这才是武学正宗。”

几个本来想上场的人,硬是被方锦的气场,给逼退了想法,现在不存在耍卑鄙,耍无耻的,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都是雕虫小技,只有凭真本事的人才敢上台与他一战。

此刻,天下武林大会,才是真正的开始。

第十八节实力

方锦双手怀抱站在台中,一言不发,他在静静等待下一个上台之人,台下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久久没人敢上,谁都明白,现在谁上去就是找打。

陆明绝坐在席中环视擂台之下,台下竟然无一人敢上台。

就在此刻几只小鸟落在行旗之上,叽叽喳喳的叫着,好像是在嘲讽台下的众人。一白须长发秃顶老者,见无人上台,摇摇头,轻跃飞向台中,几只小鸟受到气流的惊扰,纷纷从行旗上快速飞离。

待秃顶老者落在台上,只见他手中持有一根竹竿,像是一个拐杖,方锦这才睁开双目!

“是你?”

秃顶老者,手抱竹竿作拱,缓缓笑道:“侠士好身手,老朽佩服!”

“不敢!”

“老朽也不多废话了,只想切磋切磋,还望侠士手下留情啊!”

“岂敢!”

方锦心里清楚,这老者的实力不会比自己差多少,在中原武林之中,高手如云,往往最不起眼者,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师傅曾教导,我们外域所学的功夫基本都源于中原武学。

老者一脸严肃,提气运攻,脚踏迷踪,持竹竿,涌上前去,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方锦看老者身法如此轻巧,行动迅捷,果然是个高手。只见他提气握拳,看准时机,凝气在手上,一拳击出,眼看要击中,却打空了,这老者的身法怎么如此怪异,与老者交手二十来回合,却一次也没击中,双方不分上下。

雨灵锋细看他二人身法和武功套路,那个叫方锦的拳力霸道,对气的运用,可谓是炉火纯青,分寸把握的极为精准,并且他动作迅捷,出拳刚猛,只要对手露出破绽,基本上是一拳定胜负。

再看这老者,虽上了年纪,但体态轻盈,提气平稳,凝气助力迅速,攻守有序,招式变化多端,与对方缠斗这么长时间,都不落下风,如果让他再年轻二十岁,对方还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两人拉开距离,老者定住步伐,沉稳道

“看来老朽是真的老了。”

方锦没有理他,他已经摸清老者的路数,虽然他知道自己必赢,但是赢得还不够体面。

方锦大喝一声,体内之气爆增几十倍有余。

老者一惊,他知道,对方想和他一招定胜负,凭现在的他,怎么可能在一招内定出胜负,他知道自己必败,但决不能退缩,这是习武之人的气概。

只见老者闭目,稳定心神,凝气化劲,将竹竿一掌劈了出去,竹竿带着劲道直奔方锦而去,老者睁开双眼,再次凝气,凝聚在掌上,抬掌仅随竹竿急速朝方锦驶去,其身后留下数道残影。

方锦将所有的真气凝聚在双拳之上,表情狰狞地大吼一声,!

“方天拳!”

一瞬间一股极强的气浪,从他体内爆出而去,竹竿直接在空中爆裂开来,老者也被气浪直接轰出场外。

台上台下,一脸惊讶,这是什么功夫,不像是中原武功的路子,中原武功,体内真气循环,提气,运气,凝气,然后凝气转化为劲道,再配合招式击出。他怎么直接将所有气直接凝聚成劲道,然后一次性全部爆发,如果一般人这爆气,气必将逆流,伤及经脉和五脏六腹,那不就成废人了,这人真是个怪物。

雨灵锋,沉默不语,勿然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他觉得这轮已经没必要再比了,已经无人敢应战了。

陆明绝,连喊三声,台下一片寂静,无人敢应,因此他宣布

“即然,无人挑战,那么这么侠士直接进入明天的第二轮,请到侧席入座。”

台下依然一片寂静,无人发言。

方锦听到结果后,缓缓向侧席走去,只见他慢慢坐在麻脸身旁,麻脸假装镇定,手却抖的,连茶杯都拿不起来了。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