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章节

作品:《天丛云玉逐

第九节武凝云

夕阳西下,最后一丝残阳消失在江面,江面的渔船点起了火烛,福临镇上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师傅,你看那里,那条船好漂亮,上面有好多人哦。″鱼儿指着江面上一条花船,欢喜地叫道。

雨灵锋顺着鱼儿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沉默不语地继续向前走去。鱼儿见状连忙追了上去,拉着师傅的袖子,两人来到一家小酒馆停下了脚步,雨灵锋望了一眼招牌,走了进去。

″这位大侠,吃点什么。“小二见来人了,连忙上前招呼。

雨灵锋将麻布包裹的剑放在桌子上,坐了下来。鱼儿对着小二说道:″小二哥,来一只烧鸡,和两个小菜,再来两碗面。”说完,鱼儿连忙给雨灵锋倒茶。

“好了,二位!“小二默记下菜名后连忙去了后厨。

鱼儿坐下后,歪着脑袋,望着雨灵锋说道:“师傅,我们不是要去东郡魚州云山镇吗?为什么跑到南越宿州福临镇来了。“

雨灵锋,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过了良久才说了一句:″过几天梅怜庄会召开五年一次的武林大会,为师想见识见识江湖上的武功。″

鱼儿托着下巴睁大眼睛,一脸严肃地望着雨灵锋,“难怪这里这么热闹。″

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小二把菜端上来了,放在桌子上,鱼儿站了起来,拨下两个大鸡腿放在雨灵锋的碗里,说道:“师傅,请慢用。”雨灵锋一愣,拿起筷子,将一个鸡腿又夹到鱼儿的碗里。

鱼儿满心欢喜,吃的可香,她从小沒有爹,和娘相依为命,自在落英山下娘亲被狼咬死了,就只有师傅待鱼儿最好,吃着吃着,不知不觉鱼儿眼泪掉了下来,雨灵锋放下筷子,伸手摸了摸鱼儿头,轻声说道:“别想太多,快吃吧!为师待会带你去看花船。″

鱼儿抹了抹眼泪,点了点头,继续吃了起来。

师徒二人走出酒馆,向宿江边上走去,江风吹的人有些发冷,在江边一渡口,有一棵千年的梅花树,这树想必是福临镇最大的梅树,雨灵锋将鱼儿挽住:“抓紧了。“纵身一跃,直飞树顶。顿时整个福临镇和宿江之上的夜景全部映入眼帘。鱼儿睁大眼睛,高兴的大喊一声:“哇,好美啊。″镇上万家灯火,街上热闹非凡,来来往往的游街行人,尽收眼底。远处江面,几只花船在江面游荡。

“师傅你听,那边有人在抚琴。″鱼儿指着远去的一条花船说道。

宿江之上,一妙龄女子正在抚琴,拨琴快如闪电,琴声如同涛涛江水,滚滚向东,绵绵不绝,如此狂野的曲风与那弹琴的女子,格格不入。此女子正是墨学宗墨宗主之女,墨灵伢!这墨灵伢天资聪慧,有过目不忘之力,虽武功不济,但身边高手如云,墨灵伢早年丧母,从小被她爹宠大,她行事诡异,心思极细,虽话语不多,但手段狠辣,做事留一线,不杀无用之人。此番这般高兴是因为她从那信函之中破解了一个天大秘密,那就是天丛云的下落,云宗主莫离亲手书信给她师兄乾离,目的是三十年之约,催乾离将天丛云和他破解的天行九绝,还给云宗。想必这乾离必会将天丛云交给离剑她们带回云宗,到时我等在她们回去的路上设下埋伏,将她们一网打尽,天丛云落我墨学宗之手,从此我墨雪宗要独步武林了。

突然琴声嘎然而止,墨灵伢从衣襟之上摸出三枚金针,向岸上的一棵树上射去,“何必鬼鬼祟祟。“

“砰!砰!砰!″三枚金针全部钉在树上。

“墨小姐,好生眼力。“从树上闪下一黑影,只见她蒙着面,手里握着一把黑色长剑,细看这人正是昨天那黑船上的少女。

船上高手,闻声而动,迅速跳了出来。

“本姑娘只是闻琴声而来,不知是否打扰了墨小姐的雅兴。″蒙面少女,用手指卷了卷头发侃侃说道。

墨灵伢冷眉一横,站起喝道:“武凝云,你三番五次,前来挑衅,莫非欺我墨雪宗无人。″

“哈哈!墨小姐又说笑了,我一个弱女子,岂敢在你墨小姐面前造次。″蒙面女子靠在树旁,仰天笑道。

“武凝云,上次你偷袭我墨山叔叔,害他身中剧毒,自废一臂,才保住了性命,今日你我相见,你就不用走了,留下命来。″墨灵伢一挥手,银牙一咬,愤怒的说道。

众人一看,纷纷跳上岸,抬掌向蒙面女子劈去。只见她一掌打在树上,树叶随着一股粉尘一起落下。这粉尘可不一般,几乎是一瞬间笼罩在蒙面女子周围,蒙面女子站在这毒雾之中,根本沒把这几人当回事。

墨灵伢见那毒雾,大喊一声:“各位叔伯,快回来,那是五毒瘴气,吸入会全身麻痹,动弹不得。”

众人听了后,一愣,为首的一位,褐须老者,已身入毒雾,只见他运功屏住呼吸,可为时已晚,毒瘴渗入体内,全身麻痹,僵硬,面露褐色站立而亡,另三人见势不对又跳回了船上。

蒙面女子冷笑道:“堂堂墨雪宗高手,就这点能耐,真是贻笑大方啊。”

墨灵伢见形势不利,不便与她纠缠,但心里咽不下这口恶气,这武凝云是使毒的高手,次次与自己作对,杀一两个她身边高手便走,明显意图是消耗自己的实力。要是墨雷墨风叔叔在的话,定能擒了她。

这时天空中传来破风声,只见一黑影落在桅杆之上,一股强大的内力催生的声音,爆口而出:“小小黄毛丫头,也敢口出狂言,先接老夫一掌再说。”黑影催动内力化作一股强大的真气凝聚手掌之上,化成掌风。黑影大喝一声,一技硕大的掌印从桅杆之上直劈蒙面女子所在之地。女子见状,面生惧色,如此深厚的内力,接了必死无疑,纵身向旁边跃去,躲过这了掌。只见这一掌将毒瘴劈散,身后的树被劈的四分五裂。蒙面女子被掌风波及,吐了囗鲜血,心里想到:“这大劫悲化掌,果然厉害,沒想到这墨雷也来了,今天先撤,等和师叔会合再说。″蒙面女子,掏出圆形暗器,扔向空中爆炸形成毒雾,在毒瘴的掩护之下,轻身一纵跃上屋顶跑了。

“追,别让她跑了。“墨灵伢银牙一咬,那个恨啊。

“慢着!”黑影无风自动,从空中缓缓落下,此人正是墨雪宗大护法墨雷。

墨灵伢一脸喜色,笑迎而上:“雷叔″

“伢儿!此人诡计多端,擅长瘴毒,别让宗门再损了高手,放她走吧!“墨雷一脸悍然,淡定说道。当他走近墨灵伢轻拍她肩上,小声说道。

“那千年古梅之上,有一高人。这女子敢如此放肆,想必也有高手护她,梅怜庄大事要紧,以免打草惊蛇。“

“是。"墨灵伢虽心有不甘,但墨雷的话,她也要敬他三分。

“伢儿,明天你随我去趟梅怜庄,我也好久没有会会我这位结义兄弟了,早点去歇着吧。“

“是,叔叔“。墨灵伢脑袋一转,她和梅怜庄不熟,她去作甚,想必是爹爹交待的事吧!

墨灵伢转身离去,瞅了一眼,远去的古梅树。

“师傅,刚才那边好像打起来了,那么好看的一棵树竟然没了。″鱼儿转了转脑袋,指着远方。

雨灵锋将刚才的一幕看在眼里,那使掌的人武功不错。天色渐晚,二人落到树下,去投了店。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