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三宗一教

作品:《天丛云玉逐

第二十四节东琴西棋南书北画

今日是比试的第二天,比武场内外早已人山人山,人满为患。台上行旗飘扬,各宗各派各门陆续到场。正席之上,陆明绝满脸笑容,向四周抱拳作拱。

陆明绝的左边,依次是,云宗,玄宗,墨雪宗,五毒神教,右边是东琴,西棋,南书,北画。

离剑昨日喝酒,喝的很是不悦,满脸鄙视这陆明绝,搞个武林大会,出的什么馊主意,往酒里兑水,顿时心里不爽。下次武林大会你陆明绝就算亲自登门来请老子,老子都不来。

白衣凡知道离剑为何如此不悦,只见他满脸笑容的,在离剑耳边说着什么?然后两人相视一笑,离剑连连点头。

紫云依然一本正经,想起来昨日失态之举,她觉得自己身为云宗关门大弟子还不够严谨,毕竟云宗是天下第一宗,她必须维护宗门的脸面,如若像昨日那般,将成何体统。

飞云千雪,手持银翘,眼睛却一直盯着雨灵锋那边,静静地看着他一举一动,一想到那日在宿江上,他那般萧洒,自己渐渐地对他着了迷。昨日比武结束,她本想去找雨灵锋探讨一下武学,可又想到,自己一个女孩子家,主动找一男子闲聊,肯定会被人说闲话,如若传到师傅耳里,那后果不敢想象,如是她放弃了这个大胆的想法。她一直不明白师傅为何如此讨厌男人,而且也痛恨门下弟子与男子接触。

雨灵锋,方锦,麻脸,和其它四人,坐在擂台上左则,等待今天第二轮的决逐。麻脸已经完全没有了昨日那般神气,他明白坐在他身边的这几位,随便一个指头都能按死他。

鱼儿站在雨灵锋旁边,一声不吭。

擂台上鼓声大作,台下渐渐地安静了下来,鼓声止,陆明绝阔步走进台中,又公布一遍规则!台上胜三场者胜出,不可伤其性命。

比试开始,只见一精练马脸青年跃向台中,平稳着地,从身法上来看,台下的武者无法与其相提并论,其自带气场。

雨灵锋望了一眼此人上场身法,只觉得此人武功平平,没什么过人之去。

马脸青年自报师门:“在下乃北岳汤州松山派,吴应山,师从北画松山先生,承让。″

原来这马脸青年竟然是北画常如风的弟子,这常如风人如其名,行踪飘乎不定,喜游览天下名川大江,他的武功据说是从画中参悟出来的,这青年能被常如风收为徒弟,实乃是真人不可貌相。

这时,一俊面男子手握铁骨大折扇,轻跃台中,抱拳作拱!

雨灵锋眼前一亮,这人不是昨日那……!

只见他温尔儒雅的言道:“在下,陈俊生,师从南越越州南书院无用先生,吴兄请赐教。”

台下众人又一惊叹,这台上正席就是大手笔风范,上场就是江湖四大名师的弟子。

台上陆明绝摸着胡须,面带微笑,看着二人,默不作声,江湖四大名师,个个都非等闲之辈,除五尊,三宗一教之外,当今江湖中,当属四大名师最有威望。

马脸青年从腰间掏出二尺长的铁笔,这笔全身精铁打造,笔身雕有五老松柏图,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远去看更像一节短矛。

俊面男子见对面已掏出兵器,如是打开手中折扇,这折扇的扇骨乃精铁打造,扇面写满大字,字的形体如同武功招式,俊面男子随即摆开架势。

马脸青年先发制人,手持铁笔,提气运功,凝气于脚上,一用力,人如箭离弓弦,直奔俊面男子而去。

俊面男子见状,收扇,迎面阻击,挡住了马脸青年的正面突击,二人互拆二十余招,拳脚兵刃功夫不分上下,马脸青年进攻凶猛,招招全力,俊面男子姿态轻巧,防御的滴水不露,频频躲过马脸的攻击。

正席上,一蓝衣女子望着俊面男子神情紧张,心里似乎十分为他担忧。

马脸青年见难分彼此,气息不稳,有些急躁。被俊面男子看出破绽,只见他由防御转为进攻,如是收起折扇,稳定心神,再抛出铁扇,直击马脸青年正面,扇子在空中旋转,书生以掌为主,以扇为辅,打的马脸措手不及,节节败退。

此时,蓝衣女子脸色才好看一点。

眼看马脸要不敌对手,俊面男子抓住一次良机,持扇直逼马脸,胜卷在握。马脸见情况不妙,手转铁笔,笔中射出三枚玄铁针,俊面男子眼急手快连忙开扇阻挡,挡住暗器。不料视线受阻,露出破绽,马脸乘机急跃上前一掌,打的俊面男子措手不及,直接被击飞了出去,倒在地上。

蓝衣女子心疼至极,银牙一咬,待会自己上场要让这吴应山好看。

台下嘘声一片,原来这马脸是故意露出破绽,引俊面男子上勾,虽使用暗器,胜之不武,但没有规定不能使用暗器。

俊面男子连忙爬起,看了一眼蓝衣女子,面露失望之容,摇头叹息,自己输在一时大意,握扇抱拳退场。

马脸青年并没觉得自己使用暗器有何不妥,江湖险恶,何必在乎手段。

“吴师兄,好本事,让小女子领教领教你北画的功夫。”

话音刚落,一灵气逼人,身着蓝色绫罗裙的女子跃向空中,在众人的仰目之下,缓缓地落在台中,吴应山望着这女子,久久不眨一下眼睛,看入了迷,仔细瞧这女子,一袭蓝色绫罗,面容娇好,皮肤白柝,婀娜多姿,抬手驻足之间更是灵气逼人。此人,正是为俊面男子担忧的那位蓝衣女子。

小鱼歪着脑袋疑惑着望着她:“好眼熟,感觉在那里见过!哦!想起来了,在那棵大树下……!”

蓝衣女子轻盈地站在台中,轻声细语道!

“小女子名叫蓝羽仙,拜在锦州红袖添香门下,从小跟随东琴伯老先生学习音律,偶尔学学功夫,还请吴师兄指教一二。”

马脸青年一听“红袖添香”四个字,先是一惊,片刻后仰天哈哈大笑。

“蓝姑娘说笑了,吴某武功粗浅,怎敢指教伯老先的门生,请赐教。“说完摆开架势,马脸不敢大意,他知道能拜在伯生牙门下,个个都非等闲之辈,自己若大意,必定吃亏。

蓝羽仙,眉角上扬,露出凝重之色,见示弱之计,没起什么作用。如是提气运功,抛出九丈白绫,将台边一华布摭的严严实实的物件拴住,拉入怀中,掀起华布,原来是一古琴,此琴由玄铁铸空打造,造型优美,琴身刻有百鹤吉祥图,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

陆明绝看了此琴后,大为所惊:“玉琊琴,她是伯生牙的什么人?”

只见蓝羽仙左脚撑地,右脚为琴台,鹤立台中,弹起了小曲:“幽幽南山南,望河西北川,楚楚东逝水,盼得鸿雁归。”

台下众人屏住呼息,个个像被勾了魂一样。

二人对峙,马脸不敢先发制人,他知道,论使用暗器,东琴和西棋最拿手,眼下对方如此悠闲自得,自己更不能冒然前去。

“吴师兄,好雅兴,非等小女子弹完这一首曲子,再动手不成。”蓝羽仙见吴应山有意防备自己,如是用些话语激他出手,并心里暗想道!

“你伤了我的俊生哥哥,今日不废你一条腿,本姑娘不叫蓝羽仙”。

马脸立在原地,久久不肯上前一步。心里想道,自己也是江湖四大名师的徒弟之一,当着这么多武林高手面前,自己畏惧不前,难免有失北画的名声,所兴先发制人,一招定胜负,败了便败了。

说完,吴应山脚上凝气助力,凌空跃起,手持铁笔,凝聚内力在铁笔后端。

“漫天铁雨!”

铁笔前端散开,连续射出九九八十一根玄铁针,这玄铁针形成一个密集的针阵向蓝羽仙飞去。

败下场的陈俊生,大声喊道:“仙儿妹妹小心,这笔乃白应天亲手打造的追魂夺命笔。”

这时台上,台下才知道,这陈俊生和蓝羽仙是相好,难怪陈俊生败下阵来,蓝羽仙急着上场,原来是想教训一下吴应山,替他出口气。

论使用暗器,吴应山只能算小辈,就算他有白应天打造的暗器,在暗器之首的玉琊琴面前也不值得一提,蓝羽仙将琴竖起,五指快速触琴,内力化为音波,形成音御墙,八十一枚玄铁针离琴半尺悬在空中,无法穿透这音御墙。

蓝羽仙面生怒意凝聚全身内力一拨弦,将玄铁针全部反弹给吴应山。吴应山见状急闪躲避,勉强全部躲开,在空中露出破绽,蓝羽仙转身翻转玉琊琴,琴弹起在空中翻转一周,只见她凝聚内力一拨琴弦,从琴中射出十根细小内似于羽毛的暗器。

吴应山一惊,面露惧色,没想她会如此迅速反击,腿上中了几根羽毛翎,从空中跌落到台上。蓝羽仙知道他会躲开反弹回去的钢针,如是再用暗器封他的身位,如不是规则不能伤人性命,可能这十根羽毛早就插在马脸的喉咙之上了,蓝羽仙已经手下留情了。

台下台上称目结舌,这女子小小年纪有这样的修为,同辈人中实为少见,不愧为江湖四大名师东琴的门生。

紫云看在眼里,自己的内力可能不如这位姑娘,但自己也有师叔教的独门功夫,她怕莫离责备,不敢在宗内明用,而且在宗内她一直压制着自己的实力,待会就上场会会她。

吴应山自知不是对手,为了不落个狼狈的下场,忍痛直接抱拳认输:“蓝姑娘,好本领,在下自愧不如,输的心服口服。”

转身一瘸一拐下台去后堂疗伤去了。蓝羽仙不理睬他,继续弹着小曲:“朝朝玉兰卿,听者不明思,暮暮寒幽曲,谁能解忧心。″

雨灵锋望着蓝衣女子,和昨日简直判若两人,装的楚楚可怜,却是一个身藏不露的高手,心里满是佩服。

紫云最看不惯,这种心高气傲,多情善感的女子,云宗三代弟子,那一个不是被她教训的服服贴贴,规规矩矩的。

“蓝姑娘弹的一手好曲,不愧为伯老的得意门生。″

说话乃穿一黑白相间长袍的冷面青年,只见他神情冷漠,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握一铁盘走向台中,冷面青年不慌不忙,自报师门。

“在下黑风,西淮川州人氏,拜在莫门门下,师从西棋白应天。”

冷面男子一道出处,台下一片喧华,白应天是什么人,川州第一暗器高手,连三宗之一教都要给点薄面,天下暗器,大多出自莫门之手。

“原来是黑风师兄,不知白雨姐姐近来可好。”蓝羽仙优雅的抚琴说道。

“托蓝姑娘的洪福,师妹很好。”

“请黑风师兄代为转告白雨姐姐,仙儿近期定会去拜访白雨姐姐。”

“黑某一定代劳。”

″谢过师兄。”

“黑风师兄请出招。”

“我莫门暗器天下无双,独步武林几十年,其师也在武林中声名显赫,与令师东琴还有南书北画同称江湖四大名师,今日蓝姑娘若能躲过我三拨暗器,算我输。”黑风说完,当即摆开驾势。

只见男子神情肃然,提气运动,将气凝聚在指上,另一只手托棋盘,瞬间击发棋盘之上三枚白子。

蓝羽仙,将琴横抱,也凝气在指上,一拨琴弦,一道音波击出,改变了棋子运行的路线。

黑风一惊,表情沉稳,凝气在掌上,然后扔出棋盘,棋盘在空中旋转,当正面朝向蓝羽仙时,黑风一掌拍在棋盘之上,盘上所有棋子全部击出,奔蓝羽仙而去。

蓝羽见状,凝聚气力在手上,双手快速拔动琴弦,一道道音波从琴中发出,又一次扰动了全部棋子的路径。

黑风连失两手,看来是他小看了蓝羽仙。最后一拨暗器,黑风只好拿出杀手锏了,只见他将棋盘扔向空中,从棋盘上不断掉下黑白棋子,黑风双手凝气聚力,左右食指连续击出棋子,一阵棋子雨,密集的射向蓝羽仙。

蓝羽仙眼睛一亮,将琴横起,也快速拔动琴弦,也从琴中射出密集的羽毛翎,双方就这样,用暗器互射,直到黑风射完所有棋子,蓝羽仙依然丝毫未伤。

“蓝姑娘,好本领,黑其佩服。”

“承让!”

台下又一片惊呼,这女子不简单。

第二十五节木紫云

紫云见无人上台,是个机会,早就想上去会会这蓝羽仙,施展云宗独门轻功踏雪无痕,跃向台中,在台下的一片惊叹声中旋转落地,抱剑作拱道!

“蓝姑娘好本事,你我年龄相仿,还望姑娘手下留情。″

蓝羽仙,看紫云着装和配剑,加上上场轻功身法,眉角上扬,知道她不是一般门派弟子,便施礼试探问道。

“不知,这位姑娘何门何派,如何尊称。″

紫云悠然自得,也不客气:“我乃云宗,三代首席弟子,木紫云。”

台下众人一听,一片惊呼,热情高涨,争先张望,这云宗首席弟子是何等的威风。

陆羽凡望着紫云,心里暗想:“终有一日,他也会登上玄宗首席弟子,像紫云一样威风。”

蓝羽儿一愣,琴声止,她没想到三宗一教的云宗这么快就上场了,她深知三宗中,云宗的实力最为强大,师傅也从叮嘱过她,遇到云宗,尽量避其锋芒。

将这武林搞的天翻地覆的,正是这云宗的前辈高人,席上坐着的离剑,现场恐怕沒一个人是他的对手,他的指剑功夫已经登峰造极。

自己虽天赋异鼎,世上少有的习武奇才,但这木紫云能当选云宗首席,其实力应该不会比自己差,她不敢过于轻视木紫云。

“久闻天下第一剑宗的大名,能与云宗首席切磋,真乃我蓝羽仙莫大的荣幸,木姑娘请赐教。“蓝羽仙沉稳的缓缓细道。

蓝羽仙持琴而立,如鹤单脚驻立水中,一阵微风袭来,台上行旗飘扬,台上台下屏住呼吸,不敢眨眼,生怕错过两人一瞬间的对决。

飞云千雪,深知紫云的实力,离剑师叔,经常亲自教导,将云明心法和千绝剑法,如数传给师姐。师姐在宗内因惧怕师傅责备,不敢声张,一直压制自己的实力。

陆羽鸣,经常被紫云教训,在宗内,事事都要管教于她,她虽然心里不悦,但她深知这位大师姐,是除了飞云之外,最好的大师姐。

风停旗止,紫云先发制人,提气运功,双脚发力,拨剑直奔蓝羽仙而去,动作一气呵成,只见紫云剑快如闪电,身后留下几道残影,这便是云宗千绝剑法一第一式,一字闪剑。

方锦望着紫云的剑法,表情疑重了起来,心里满是佩服之意。

蓝羽仙一愣,云宗剑法果然以快为进,以气为辅而闻名天下,其剑法独特,这一字剑,恐怕一般江湖人士,早就被夺了性命。

蓝羽仙不敢怠慢,迅速将琴竖起,将内力化为音波,抵挡这一剑,初始没感觉力道。只见紫云神情肃然,将体内半数之气,全部凝聚剑上,爆发而出,其劲道突然爆增百倍有余。

这千绝二式,一字破风剑,果然名不虛传,尽然刺破这防御强劲的音御墙。蓝羽仙一惊,转身骗过这一剑,跃上台边一石柱之上,单手抱琴鹤立,只见后面的行旗和护栏瞬间四分五裂。如若不是自己反应够快,下场就如这行旗一般,心里暗想道:“云宗不愧为天下第一剑宗。”

紫云脚蹬台面,飞身跃上石柱和蓝羽仙近身过了三十如招,不分彼此。蓝羽仙想拉开距离跃上另一个石柱,再施展暗器,可这木紫云像知她的想法一样,立即就缠了上来。

蓝羽仙怀抱古琴,不便近身过招,其兵器不利,只能躲避,如是又跃向台中,紫云乘机追上,蓝羽儿抱琴回转,射出一波暗器,紫云见状,顺手挥出剑气,剑气弹开十枚羽毛翎,双方又拉开距离,不敢轻举妄动。

离剑不发一语,表情稍微正经了一点。

白衣凡将折扇折起,右手拿着折扇轻拍着左手,向木紫云投去佩服的目光。

紫云心里暗想:“这女子果然厉害,看来我要使出千绝七式,无影剑,方可速战速绝,千绝剑法,以气为辅,其内力消耗是常人的五倍,切磋时间越长,对我越不利。”

说完,紫云稳定心神,将全身之气,会聚成一点,然后全部凝聚在剑上,轻轻一挥剑身幻化出剑影。

台下,雨灵锋看到木紫云使千绝剑法,神情变的有些微秒,心里想道:师傅曾说过,千绝剑法不适宜女子修炼,女子乃阴柔之体,不足以驾驭,千绝剑法的霸道之力。

而且千绝剑法,以迅速和霸道而闻名如世,使用者必须匹配相应的内功心法,目前能匹配的心法,只有云明心法和天行九绝。

云明心法讲究心静自然聚气,气自然生于体内,周而复始,源源不绝。

而天行九绝则是海纳百川,强行修炼提气之道,凝聚体内,再运行全身,扩展气所行走的路经,霸道至极,稍有行走偏差,修炼者就会爆体而亡,而天行九绝不适宜女子修炼。

这女子云明心法修行的一般,但能把千绝剑法使到这种地步,也是极其的不简单。

陆羽鸣,惊愕的张大嘴巴:“没想到,大师姐竟然这么厉害,平时总以为大师姐总拿首席压人。”

紫云一挥剑,剑化数道残影,几道剑气直奔蓝羽仙而去,蓝羽仙一惊,轻跃腾空而起,躲过剑气,还没等她落地,紫云的一字闪剑,又冲了上去,丝毫不给蓝羽仙一点空闲,双方缠斗四十余招,互拼了一掌,两人相互推开,蓝羽仙从空中旋转落地:“娇娇玉儿心,似花晨起露,坎坎酒歌行,何处惹凡心。”

紫云道:“姑娘好有雅兴,仍不使全力。″

“木姑娘,可要当心了,我这玉琊琴虽然比不上天丛云和玉逐剑,但也是江湖十大神兵之一,先前我正余姑娘所言,并沒使全力。“

″玉琊琴!″

“伯生牙一生至爱的玉琊琴,都在姑娘手中,请问姑娘你是伯老的什么人?″

“实不相瞒木姑娘,伯老乃是小女子的爷爷。″

“原来如此,蓝姑娘多有得罪,请使出全力,一较高下。″紫云抱剑作拱。

″好!木姑娘接招吧!”说完蓝羽仙凝聚气力,准备出手。

“等等!″突然离剑喊道:“伯老头的孙女有神兵玉琊琴,难免有些胜之不武,为了公平,今日神兵对决,才能章显公平,雪丫头快把银翘剑扔给你师姐。”

离剑其实在为紫云争取短暂的休息时间,千绝损耗内力的速度可是常人的五倍,紫云修为不够,不能长时间耗战,除非像他这样学成绝剑的大成者,以指化剑,指剑由莫天愁所创,只有离剑学到大成,配合形意决,指剑可瞬间点杀各门高手。

“是,师叔!”说完,飞云千雪将银翘扔给紫云。

“离师伯,言之有礼。”蓝羽仙没有趁人之危。

“银翘剑,天下神兵榜,排第三位。”

“天丛云,玉逐剑,银翘剑,白展刀,紫影诛邪剑,子午七星刃,玉琊琴,星罗棋盘,天陨玄铁扇,青翁松山笔。″

紫云接住银翘,拨出长剑,剑身寒光大作,轻轻挥舞,其剑影承现,不愧为神兵利器。

这银翘是云宗开宗祖师,清静散人的配剑,只传给掌门人,莫离拥有玉逐剑,这把银翘在她手里也没什么用处,所以她就把它给了飞云千雪,足以见得她对飞云的喜爱。

蓝羽仙见状,再次凝聚全身内力,注入玉琊琴:“木姑娘,我的这一招,名为花蝶之舞,其招式是配合暗器一并使用,依你先前所见暗器为五种大小不同的羽毛翎,封人三觉,眼,鼻,耳,你可要小心了。”

说完,蓝羽儿原地运功,手指飞快的拨动琴弦,琴声急促,只见她原地化为残影。

紫云一惊,望向空中,空中的蓝羽仙化成数个幻身,同时伴有异香和花瓣飘落,然后暗器如同天女散花般向紫云袭去,紫云飞身持剑旋转,躲过第一波攻击,在场人士,目不转睛,这蓝羽仙竟然这么厉害。

紫云原地凝气,集中精神,看来蓝羽仙是想一招定胜负,所性依她,紫云使出从未使用过的千绝八式(九式擎天剑式,十式横扫千军式,十一式,绝剑.落式,绝剑.暮式,绝剑.承式,绝剑.重式)一字冲云剑,冲云剑是破风剑的近千倍,冲云剑其强大的气场可瞬破她所有的防御招式。

紫云左右闪避蓝羽仙的暗器,其踏雪无痕也任用到中成水准,她在判断蓝羽仙下一个落脚点。果然蓝羽仙落地一瞬间,紫云强行突破云明心法限制,凝聚全身之气,会聚一点,看准时机,银翘寒光大作,剑气瞬间凝聚成一把大剑。紫云用尽全力推出剑气,巨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式瞬间向蓝羽仙急驰而去。蓝羽仙大惊,极速转身,想躲开,可为时已晚,慌忙以琴防御,还是被剑气波击,倒飞出场外,伏地吐了口鲜血,如若不是紫云故意打偏这一剑,蓝羽仙可能早已香消玉陨了。可见这一字冲云剑的威力,是多么的恐怖。

紫云也扶剑蹲地,由于强行凝气聚力,五脏六腹难以适应云明心法七重的凝聚力,心肺受损,嘴角流出鲜血。

“大师姐!”

飞云千雪,陆羽鸣和云宗众女子焦急喊道,连忙跑上擂台。

“这个傻丫头疯了,这么急于证明自己的实力干什么。”离剑焦急的道。

台下目瞪口呆,连台上都叹为惊止,这云宗不愧为天下第一剑宗,其首席弟子果然不是浪得虚名,陆明绝站起身来,投来赞赏的目光,这一剑,恐怕连他都要忌惮三分,看来让羽鸣入云宗,是没有错的,只是羽鸣生性贪玩,不肯用功学。

离剑纵身一跃,跃到木紫云旁边,将她扶起,封住她五个大穴,怕她因经脉真气不足,无法再凝住气力,而损伤经脉。然后逐一解开大穴替她逐步输入真气,缓和性修复受损经脉。

白依凡也跑了过来,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小药瓶,取出一粒说道

“大哥,小弟这里有百露凝气丸,据有凝气护脉之功效。”

“飞云丫头,快给你大师姐服下。”

“是!师叔!”飞云焦急,接过白衣凡手中的药丸,将它送入紫云嘴中。白衣凡见紫云服下,又来到蓝羽仙身旁。

“这位少侠,还请不要胡乱输入真气为妙。”

陈俊生一听,收攻散气,蓝羽仙又吐了口鲜血,表情痛苦,白衣凡给她号了号脉,片刻说道

“其经脉并未受损,只是被剑气波击,五脏六腹轻微受损,只要安心修养一两月便可!”

陈俊生一听,脸色有所好转

“多谢这位少侠。”

“扶她到后台,让谷神医给她再仔细瞧瞧!”

陈俊生连忙背起蓝羽仙向后台跑去。

.

*****作者有话说*****

谢谢!各位观看,武林大会马上要结束了,剑也该出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