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白墙

作品:《你我之间的必然

“怎么一回事儿啊?”乐颜极其好奇。

这人吧,总是对说到一半的话好奇得要命的。

这下,也不用周扬说了,路骏自己就主动招了,“就是,之前谈了太多,有一个没有分好,她去表白墙闹了,然后,好多前女友都冒出来了。然后,你就知道了,我就是渣男了。”

唉,路骏只觉得自己出师不利。

“这有一句话啊,叫做清者自清。”乐颜说。

“你是相信我的?”路骏很意外,他本以为,乐颜会对他很不屑呢,“果然,还是长得漂亮的人有眼光。”

“额……你不用给我戴高帽,我还有下一句,叫做浊者自浊……”乐颜有些不好意思,刚才都被他夸了,现在却还要这么说他。

“你!”路骏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我又没有做错,我都是分了再找下一个的,又不是脚踩好几只船。”

说到底,他自己都委屈好吗。

“那你有没有认真跟小姑娘谈呢?”乐颜问。

有些人吧,虽然是母胎solo,但是,说起爱情大道理来,那就是一套一套的。

乐颜就是这样的。

“有啊,每一个,我都是很认真地谈的。”路骏很肯定,“你看看,每个月,我们寝室都只有我是最穷的,你就知道了,那些钱,都是花她们身上了好吗,我可是一个富二代。”

“那你为什么分呢?好好谈着一个不就够了。”乐颜不太理解他这种思维。

在她看来,要是她能够追到她男神,那就肯定会在一起一辈子的。

但是,爱情哪儿有那么美好啊,要是真有那么好,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分了又找,找了又分了。

很多时候,有些人在一起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分手,而有些人,在一起的时候,想着的是永远不分手。但是,无论是哪一种,都逃不过最后的答案,分开了。

“那不是刚开始的时候我很爱她们,后来不就发现,没有那么爱了。”路骏自己说着都很心虚。

他其实想说,还不是因为新鲜感没了,但是,这么直接,害怕乐颜这个也是女孩子的人,觉得他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渣男。

虽然他说得有些委婉,但是,乐颜还是听明白了,而且,一针见血地指出来了,“说到底,不就是没有新鲜感了呗。”

“对。”周扬对她的话表示肯定。

他现在真的是很想把路骏打包回去,免得乐颜觉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都觉得他不是好人了。

“这样不能怪我。”路骏还是觉得不能怪他,“那个感觉没了就是没了,我怎么知道它会没有啊。”

“你为什么不试试,先停一段时间,不谈恋爱,然后,想想自己在恋爱中到底想要什么呢?”乐颜很认真地说。

“可是,我不想一个人。”路骏实话实说,“一个人多无聊啊,有个人陪着自己,终究是好的。”

“要是你是想要一个人陪着你的话,一直是那个人,不也可以吗?而且,还没有间隔期。”乐颜建议。

“但是,要是一直是那个人,我要是对她没有感觉了,我就会连出去都不愿意跟她出去,我骗不了自己的心。”路骏说。

“别管他了,他就是一个渣男,改变不了的那种。”周扬不想让乐颜和路骏之间有过多的交流。

可能,每个女孩子都有一颗救世主的心,总觉得自己能够把陷入泥潭里的男孩拉出来。

但是,不会的,就像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一样。你也别想改变一个渣男。

除非,装睡的人自己醒,渣男自己愿意改变自己。

乐颜也不愿意多说了。

但是,路骏还来劲了,把事实都告诉她,“我跟你说,表白墙最主要的是,那个女孩,我前一天跟她睡了,然后,第二天就分了,分不了。”

“天。”这是真的震到乐颜的三观了,“这也能行?”

“我,说实话,我就是一个渣男。”路骏自己也知道。

他还知道,周扬跟林文哲都看不起他这些行为,要不是因为他是他们的室友,他们那么优秀的人,怎么会跟他这个人渣在一块儿。

“这确实,很渣男。”乐颜也是一个女孩子,她知道那边对于女孩子的打击,无疑是灭顶之灾。

“你为什么要分了啊?因为不是处女?”乐颜只能想到这个了。

听到乐颜跟别的男生讨论这个问题,周扬的脸都黑了,偏偏,那两个人都聊得特别起劲儿,没有人搭理他。

“不是,是因为什么,我也不清楚。”路骏说。

“行吧,渣男,不要跟我说话了。”乐颜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路骏也知道,自己恶心到她了,也是,那么一个看着就很干净的女孩,怎么会觉得他这种人好呢?

确实该远离,那么好的人,只属于好的人。

就比如,洁身自好的周扬,会有干净明媚的乐颜一样。

他路骏那么脏,是什么都不配的。

“周扬,我想喝水。”乐颜感觉太辣了。

她刚才一直吃着清汤的那个锅里的,现在因为是腌制的的牛肉,不能放清汤锅,她就吃红油锅了,没想到,真的,辣死她了。

周扬想也没有想,就赶紧把自己面前的水瓶拧开,递给她了。

乐颜接过来之后,喝了一大口,还是感觉很辣,她的嘴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来了。

没办法,她就是不能吃辣,但是,还是很喜欢吃辣。

“对不起,那个,那个是我刚才喝过的。”周扬反应过来之后就道歉了。

这要是没有别人,乐颜肯定会大手一挥,没事儿的。

但是,他室友还在,所以,现在的乐颜不仅是嘴唇红了,就连脸都红了。

“你也真是的。”林文哲轻笑,“你好歹等我们走之后再说啊。”

周扬摸摸自己的头,看向乐颜,乐颜躲开了,低头扒自己吃的。

吃完之后,林文哲和路骏就离开了。

“咱们现在去哪儿?”周扬问。

乐颜现在已经吃饱喝足了,不想动了,“我也不知道啊,好累了,要不,回去了?”

“这不是还早吗?”周扬有些不舍得。

现在确实还早,但是,乐颜累了啊。

“那要去干什么啊?”乐颜问。

“看电影,可以吗?”周扬问。

他自然是遵循乐颜的,要是乐颜说不去,那就不去了,虽然他很想去。

乐颜有些犹豫,她记得,最近没有什么好看的电影吧。

后来,她想起自己的这个犹豫,才明白,有些人,是真的凭实力单身的。

男生请你去看电影,不是为了看电影好吗。

再说了,你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在旁边,你还有心思看电影吗?那电影只是一个你们待在一起的借口好吧。

“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电影吗?”乐颜问。

“好像,没有吧。”周扬也不太清楚,“我看看,你想看什么的?”

“我想看鬼片。”乐颜主动说。

但是,大白天的,哪儿有鬼片可以给她看呢?

“没有鬼片。”周扬说。

而且,近年来,电影院已经很少放鬼片了。

“这样啊。”乐颜感觉有些遗憾。

“真想看?”周扬问。

“嗯。”乐颜用力点头,“小的时候,我哥哥姐姐们总是带我看鬼脸,好多人围在一起看的那种,现在,一个人,我都不敢看。好多年没有看鬼片了,有些怀念。”

“你有哥哥姐姐?”周扬很意外。

他本以为,她是独生子女的,而且,以她妈妈那个控制欲,想来也是独生女啊。

“不是亲生的,表哥表姐,堂哥堂姐。我们家的小孩,年龄都差不多,大的也只比我大一两岁,我算是我们家小的那一个,倒数第二小。”乐颜解释,“所以,我们小的时候,算是一起长大的。”

“好羡慕,我一直想着有一个妹妹。”周扬觉得很遗憾。

他家不是养不起妹妹,而是,他爸爸觉得,妈妈生他一个,已经很疼了,不能再疼一次。

“我表示,可以当你妹妹的。”乐颜本来就是一个治愈系的姑娘,拍拍他的背,甜甜地叫了一声,“哥哥!”

周扬哭笑不得。

“走吧,不是要去看鬼片吗?”周扬看着她。

“去哪儿看啊,你不是说电影院没有吗?”乐颜不理解。

“我家。”周扬解释。

“你家?”乐颜更不明白了,“大哥,你家不是跟我家在一块儿吗?咱们看个电影,得买机票回去看?这也太奢侈了吧。”

“你想什么呢?”周扬是真的很不明白她的脑子的构造,“我这儿的房子。”

“什么!你这儿的房子?你爸妈给你买的?”乐颜被吓到了。

本以为跟她一样穷的人,已经不声不吭在这儿有房子了!

“我自己买的。”周扬对于她脸上的表情很满意,“我爸妈把四年的生活费都给我了,加上我自己赚的买个房够了。”

当然了,这其中,最主要的,还是他自己赚的。

“你这天天跟我待在一块儿,我怎么没有见你去兼职啊?你是怎么赚的?”对于赚钱,乐颜格外感兴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