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九阶大修士之间

作品:《打造诸天万界

在阎不悔看来。

演武场中的杨卓整个身体像是化成了万千碎片一般,风一吹,便消散在空气中。

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迹、抗争,就像是杨卓这个人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显然,只在这一瞬,杨卓就被云鹤仙尊给打的形神俱灭,整个人化为乌有。

不怪大家拼命追求进阶,伟力归于自身的世界里,弱者生死确实是全系在强者一念之间,太卑微了些。

只因给杨卓站台的那位九阶大修士跟云鹤仙尊交涉不利,云鹤仙尊动怒。

杨卓就直接殒命,而且是彻彻底底地化为乌有,连一丝存在过的痕迹也没留下。

世人眼中已然是金字塔顶端强者的八阶合体境大佬在更高一阶的人眼中,当真是跟尘埃也并无多大差别。

他所有的图谋,都伴随这悄无声息的化身尘埃,不再有任何意义。

突然,地面出现一阵强烈的震荡,仿佛连天空也跟着震荡不休。

悬立在空中的云鹤仙尊依旧云淡风轻。

阵中阎不悔,阵外观星殿众弟子却纷纷大惊失色。

须知山势险峻瑰丽的孤云诸峰乍看像是天然山峰,实则是由大修士大神通或是傀儡力士开辟出来的。

而飞羽仙门范围内,到处都是阵法禁制,下连地脉上合天道,就连日晒风吹这等事也都操控于修士之手。

是绝不会像凡人世界里那样发生地震的。

只有在当飞羽仙门受到外界攻击的时候才会形成震荡。

但这在众人的见识里,闻所未闻,毕竟谁敢来飞羽仙门惹事?

众人惊疑不定间,异变又起。

只见因大阵笼罩永远都显风和日丽的孤云诸峰蓦然变得灰暗起来。

天空里突然出现一层浓厚的黑云。

这层黑云携带着令人心悸的腥臭味,遮天蔽日地笼罩下来。

一下子就将原本风景秀丽仙气十足的孤云诸峰渲染成一副凶恶之地的模样。

“飞羽仙门内禁重重,连我们平时想随意运用力量都限制颇多,这突然出现的黑雾是什么鬼?”

“绝对不是正常的云雾,像是有魔头来犯!我一身玄法全然无法使用了。”

“我也是,像是突然变成了一个凡人一样,该死的,这到底是哪来的魔头,好大的胆子好大的凶威!”

“魔头?区区魔头敢跑到飞羽仙门来送死?还这么强悍!

这至少得是大魔尊级别的!看情形还突破了飞羽仙门外围直接进入到腹地来了,我没记错的话,这会该是观星殿中核心弟子约战较量的当口,到底发生了什么?”

群峰之中,普通弟子居室,无数四五阶的修士惊慌失措地议论起来。

“瞧这滔天魔威,大约也只有峰主他老人家能够应对了,不知道峰主他老人家此时在不在观星殿中,要是不在就惨了。”

又有一名普通弟子仰望着天空,语气担忧地说道。

“我不想死啊,我们该怎么办?”

“要不快逃走吧?飞羽仙门这么大,逃离孤云诸峰,等待飞羽仙门其他九阶大修士的支援!”

相比普通弟子们的惊慌失措,观星殿一众入室核心弟子,反而争先想出战迎敌。

“不知哪儿来的魔头,当真好大的胆子,竟敢进犯孤云诸峰!请师尊准许徒儿出战,给来敌一点颜色瞧瞧。”

“来犯魔头看架势至少是八阶合体境的,你一个七阶阳神境的凑什么热闹?师尊,徒儿陈立愿出阵斩敌为孤云峰立下头功。”

“师尊叫徒儿去吧,徒儿静修几百年,从未碰见过这等飞扬跋扈的魔头。

单看他擅自变更孤云诸峰气候影响孤云诸峰气运格局,就罪不可赦!”

……

悬立在半空的云鹤仙尊却是不言不语,看也没看广场上的几名弟子。

这让叫嚣着出战的几位弟子,不由都露出尴尬神色。

他们当然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再怎么憨也知道眼前这能够突破飞羽仙门重重禁制阵法来到孤云诸峰的大魔头,必然是跟云鹤仙尊一样,是当世罕见的九阶大修士。

他们真上去迎敌就跟送死没什么区别了。

只不过是见云鹤仙尊本尊在场,他们又对云鹤仙尊有着十足的信心,再说这还地处飞羽仙门地界呢?

真当飞羽仙门几万年的威势是白给的?

哪能随随便便被一个大魔头给攻破。

这才拼命说些讨巧的话,反正不要钱又没风险。

云鹤仙尊又恰好喜欢听好话,何乐而不为。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云鹤仙尊原本豪气万丈前往蓝星准备清理门户,然后收割十几年的布局。

却不曾想,反被陆庸以某种无上妙法给束缚住了神魂。

十多年的谋划付之东流还不算什么,对九阶大修士而言,十几年不过是弹指间的事儿。

但云鹤仙尊在琼玉世界里身居高位已久,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就连面对那冥冥之中的老天爷,也从不屈服。

与人都,与天斗,其乐无穷!

但在之后这一切都将成为历史,泡影。

会总有个人轻易压自己一头,甚至驱使自己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他都不知道到时候是该拒绝,还是该维持九阶大修士的尊严,慷慨赴死。

前后落差之大,道心没破都得归功于多年的养气功夫了。

但心情变差是在所难免的。

此情形下,云鹤仙尊就懒得像平常那样跟这些弟子虚与委蛇逗乐了。

“只当是天地给予的磨难,也许正是在成就十阶之前最后一道大磨难也说不定?”

云鹤仙尊很快就不再想这些烦心事,而是专注看向远方的敌人。

在孤云诸峰弟子眼中,天空弥漫的浓厚黑云是来犯魔头的本体或玄法。

其实并非如此。

此时,不死魔尊本尊真身,远在万里之外的死雾峡谷中。

弥漫在孤云诸峰的浓厚黑云,名为死亡雾气,是那死雾峡谷中天然形成的一种极为特殊的雾气。

寻常生灵,触之必死。

是不死魔尊得以晋身九阶的倚仗。

但此时,进犯孤云诸峰的浓厚黑云,并不是谷中纯粹的死雾魔气。

而是不死魔尊以杨卓为载体,催动秘法,投放到孤云诸峰来的一种变种魔气。

威力依然很大,但与谷中死亡雾气还是有着很大的差别。

“别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侮辱人了,洪守正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云鹤仙尊面容平淡地手一张,手指像是变成了五座巨型山峰一样。

弥漫在天空里的浓厚黑云,顿时就受到一股巨力的裹挟,飞快往云鹤仙尊那张开的手掌上涌动。

霎时间,便全部被云鹤仙尊抓捏在手上。

跟先前的杨卓一样,一丝存在过的痕迹也没留下。

见此情形,群峰间普通弟子们大多惊喜相拥。

既为逃过一劫感到惊喜,又觉孤云峰坐镇着如峰主云鹤仙尊这等手眼通天的九阶大修士,实在是一件让人心安而又与有荣焉的大好事。

很难想象,在琼玉世界里作恶多端,邪道领头人物之一的不死魔尊居然出身雾州一个儒门世家,名叫洪守正,不得不说是天大的讽刺。

练气士的世界,就是这么光怪陆离。

“云鹤兄,我敬你是前辈,称呼你大修士之名,你也该喊我‘不死’才是。”

声音愠怒中夹杂着一丝戏谑,辨不清男女,或者说既像男又像女。

练气士修炼到九阶之后,通常会给自己一个称号而不再使用之前的名字,是对彻底脱离凡人之躯蜕变为神的一种期许。

当然,也有时候是友人,或者外人所赠。

比如云鹤仙尊的这个称号就是自己取的,取闲云野鹤之自由意境。

不死魔尊这个称号则是他的敌人们赋予的,因为这个人极为难缠,精通多种诡异古怪的秘法,几近不死不灭。

“洪守正你既然知道我是你的前辈,就该放尊重些,有人怕你的不死不灭,可在我看来,想杀你其实也不难。”

云鹤仙尊依旧平淡道。

但远在死雾峡谷正沐浴在非黑非红的浓郁雾气中的洪守正却能感觉到云鹤仙尊话语中透露的危险,连周身让他极为舒坦的死亡雾气,也仿佛凝固了些许。

这不是在说笑,也不是一个说笑的人。

对于九阶洞虚境大修士来说,万里不过是等闲。

“似乎跟传说中不太一样。”

这么一想,洪守正当即正了正神色,不敢再造次,而是认真道出此次所求。

“事情是这样的……这是一次对你我都十分有利的合作不是吗,区区一个杨卓算得了什么,不知云鹤仙尊意下如何?”

“洪守正你布置暗子在我孤云峰在先,今天还撕破脸使杨卓强行探听渡虚镜的消息,后又在孤云诸峰张牙舞爪显圣,我凭什么要跟你合作,你觉得我会答应你吗?”

云鹤仙尊微笑道。

他是真觉得有点意思了,九阶大修士大多骄矜自持,像洪守正这么不要脸皮的当真少见。

应该说是举世罕见才对。

“咱们谁也别指责谁了,你敢说你没在我血衣门布置暗子,没在其他九阶练气士身边布置暗子么?

琼玉世界就这么个情况,这么多在世九阶,都在争那天地间唯一一丝突破到十阶的契机,明争暗斗是必然,我以为大家都习以为常了呢?

还是说回我的计划,云鹤仙尊你同不同意来句痛快话吧,你若不愿,我自会找其他人。”

“同意,为什么不同意?就像不死魔尊你说的,这是一桩大好事。

如果此事真如你所说,那事成后我们再公平竞争,谁胜谁负无怨无悔。”

云鹤仙尊神色微动道。

当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这不死魔尊倒是确实送来了一个很让人振奋的消息,若是能借此突破到第十境,神魂里的那枚特异的符篆,未必不能解开……

“好,那就说定了,本尊恭候云鹤仙尊你的大驾。”

洪守正高兴说完就切断了跟云鹤仙尊之间的精神联系。

所谓的故人后裔,杨卓的歇斯底里,都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

在目标坚定追求长生不死的九阶大修士眼中,这些人的故事、生死,确实是太轻太轻。

至于洪守正在观星殿安插谍子,刚刚还使杨卓在观武大阵里威逼渡虚镜的情报,事情败露后又索性借助杨卓展现出滔天魔威,这些说大可大,毕竟关系到九阶大修士的面子。

但说小,也小的可怜。

只要云鹤仙尊本人不在意就是小事。

云鹤仙尊有一些在意,但相比洪守正带来的消息就不值一提了。

而且洪守正也没说错,琼玉世界,九阶大修士之间的明争暗斗早已经进入到白热化阶段,随时拼个你死我活也是有可能的。

只因那昊阳老人陨落前的一句箴言。

“阎不悔,你很好。”

相比早早欢庆鼓舞的普通弟子。

观星殿核心弟子们只看到云鹤仙尊挥手收黑雾,原本也振奋,但旋即只能看到云鹤仙尊像是想什么事情想入神了一般眼神涣散。

谁都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或是擅自离开,生怕打扰到云鹤仙尊。

显然云鹤仙尊跟不死魔尊在神魂层面的交流,是没有任何弟子能够察觉到的。

此时云鹤仙尊突然开口,却看向了因杨卓死亡阵法覆盖自动解除而回到了阵外的阎不悔。

众弟子无不觉得怪异。

因为云鹤仙尊说这话语气实在算不上多好。

但云鹤仙尊是什么人?虽然外界评价是九阶大修士里,脾气相当好的一个,而且九阶大修士毕竟修行已久,心性淡漠,大多确实不会刻意去为难低位阶的修士。

但要是谁觉得云鹤仙尊软弱可欺那就太天真了。

九阶不仅仅代表战力,而是在方方面面,无不让人敬畏。

比如杨卓,云鹤仙尊一个不高兴随手就捏死了。

实力上的天差地别且不说,做这等事,云鹤仙尊还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可以说是眼都不曾眨一下。

当然,对于杨卓的‘叛变’云鹤仙尊同样没有任何情绪流露。

区区阎不悔何德何能,能惹得云鹤仙尊不高兴,还活下来了?

众人虽觉怪异,却谁也不敢发出疑问。

顶着无数道目光的阎不悔本人也是压力极大,云鹤仙尊的语气,好像知道了一切?

阎不悔小心翼翼道:“师尊既有吩咐,自当遵从。”

云鹤仙尊也不废话,一挥手‘吹’散在场众弟子,然后随手造出一个能隔绝九阶大修士探查的隐秘阵法。

“蓝星那位到底有什么布置,你照实说来吧。”

云鹤仙尊的开场白差点没把阎不悔吓的当场运用本源力量逃离,即便是云鹤仙尊当面,他也有把握能逃走。

这毕竟是琼玉世界本源力量,代表着规则,代表着世界的一部分,完美融入到体内后,阎不悔就像是成了琼玉世界的一部分一样。

能够行使诸多异能,诸如世界内跨空间挪移,隐匿等。

他有感他如果想彻底隐匿起来,连九阶大修士也无法再找寻到他的气息足迹。

不过看着云鹤仙尊探究却并无杀意的眼神,接着又感受到神魂中心灵之墙对关键信息的屏蔽松动。

阎不悔眼中闪过一道明悟,镇定着将陆庸的计划一一说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