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变了

作品:《小楼大厦

原单位当时效益很好,在城里黄金地皮上盖房子。开始的谈判很顺。阳春毕竟是原单位走出去的人,方方面面还是有所照顾的。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有时候,情感和关系就是助力器。

原本,阳春有了规划,文化口子宿舍完工,队伍立马就拉到原单位新建宿舍的工地上。钟庭带领手下的人,也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

接下来的情况,阳春没有想到。就在他去原单位准备签约时,情况有了变化。原单位领导班子改组。新班子上台后,必然有新的动作。对于前期的一些事情,搁浅。包括职工宿舍楼。

衔接这个项目的原单位同事向四海,也有苦衷。

向四海是这次宿舍楼项目基建组负责人。基建组归属于后勤处。

“阳春。不是我不配合。我现在,也是没有办法。还有可能,因为这个项目,我可能被调换工作。”

“为什么?”

“有些事情,说不清楚。”

向四海就绕啊绕的,说了一些事,包括听到的传言。阳春听着可是一头的雾水。他没有听明白向四海到底要告诉他什么。

阳春意识到,这个项目,内幕大到自己没有想到。似乎有其它的建筑公司要进来。听向四海说的意思,那家建筑公司跟新班子领导关系非同一般。

偏偏是,阳春和新班子的一二把手,以前没有多少关系上的交集。那个时候,阳春只是这个单位的一名普通工人。

阳春至所以能够在上一任班子手上拿到这个项目,是因为上届领导早先是阳春的分厂领导。应该说,阳春给那个老领导的印象不错吧。

这么说出背景,似乎就有些绕了。

向四海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有人举报,说我收了你的好处费。有没有这个好处费,你最清楚。你说,我是不是十分的冤枉。”

阳春呆住。这简直就是无中生有。

在运作这个项目时,阳春和向四海的关系,仅仅就建立在曾经的友谊上。他俩在一起钓过鱼,在一个桌子上喝过酒,在一块吹过牛,在一块逛过街。

还有,就是都是单身汉时,向四海曾经从阳春的饭盒里抢到过一块红烧肉。

看着向四海苦恼的样子,阳春没有什么好安慰的,就开起了玩笑,说:“你要是说,从来没有收过我的礼,也不现实。”

向四海可是呆住。老天爷作证啊。我真的没有收阳春礼。现在,就连这家伙都这样说,还给不给我活路。现在,我就是有千万张嘴,怕也是说不清楚了。

看着向四海蹙眉苦脸,阳春笑了,提醒道:“你小子。有一次,从我饭盒里,抢走了一块最大的红烧肉。那天的千张烧肉,里面就四块肉,最大的一块,让你抢去了。”

向四海也就乐了。

笑啊。

两个人居然全笑出了眼泪。

笑够了,向四海可是说了阳春。

“阳春。你啊,真的不够朋友。我有可能被冤枉,你还这样的皮蛋轻松。”

阳春说:“这事,还没到程序上来。应该调查的。咱们身子正,不怕影子斜。他们说有这事,就有啊。我还说,那些说这话的人,收了我三几五万呢。只是嫌少了,才疯狗乱咬人的。”

向四海问:“阳春。你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阳春笑,反问:“你看呢?”

“我看,你这人,这方面,特抠门。”

阳春说:“兄弟。我给你交一个底。虽然,做上了老板,自己可是给自己立下了规矩,这一生,坚决不行贿。即便是放弃生意不做,宁可经营不搞,绝不用钱去巴结人。喝酒抽烟吹大牛除外。”

这种誓言好表,但真正要做到,怕没有那么容易。向四海可是要拭目以待了。

向四海眼中含笑,说:“怎么吹大牛都用上了?”

阳春笑着说:“喝酒时,可以口头答应,给个十万八万的。”

向四海指点了阳春,也就笑,说:“你呀。真奇葩。用了酒桌上的话不算数那一套。”

阳春收敛起笑容,说:“兄弟。这事,要是真的有人往你身上抹黑,兄弟我,肯定不会坐视不管。我会给你一个清白。再大不了,你辞职,到我公司来干。好大的事啊。”

向四海这就瞅着阳春看了。这才做上几年的老板,口气就这样的大,这样的牛。他不得不感叹:还是自己做老板的好啊。

两个人分手后,阳春一巴掌拍在脑门上。

一个就要到手的大饼,成了一个虚幻的影子。

阳春这就想到,接下来,要争取到这个项目,又得重新开始,一个一个的去拜访,去游说。这可是低声下气求人的事。因为,手上不带礼,说话真的没多少的底气。

可是,要阳春像一些人那样,用钱财去铺路,不是他愿意做的事情。

自向四海通报了这个情况后,阳春去新班子决策层做了拜访。几个关键人,都是一个说法,这个事,可能要暂时停下来。企业效益出现大滑坡,不是盖宿舍楼的时候。

再后来,阳春得到准确信息,关于原本打算建设的这四幢宿舍楼,有人向上举报,这里面有黑幕。停工的最直接理由,就是这个项目没有在职工代表大会上审议,违规。

现在,这事搁浅。阳春的头又大了。

金之塔建筑工程公司的员工,现在有了一百多人。人马说是不多,但闲置下来,压力不小。没有活做,每天的工资成本可不少。换句话说,阳春已经赚到手的钱,开始倒流,缩水。

有人只看到老板手上有钱,没看到那些钱,随时随地都会倒流和缩水。要不然,也就不会有老板甚至大老板活不下去跳楼。

阳春不至于跳楼。他只有指望另外两个项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