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煞气凝魄阵

作品:《末日时代的守护者

尸气浩荡,弥漫龙首山。

“快跑!”

游小志大吼一声:“他启动煞气凝魄阵了,我们不可能是他对手!”

“啊!”

陈学鉴大喝一声,一招贪狼天怒斩出,命中那个破洞。

不知道是禁制破损了,还是因为绿毛僵尸启动阵法的缘故,这一次效果极好,直接洞穿。

“你们先走!”

招呼一声,让赵青梧和梁依玲先行爬了出去。

王一峰早已准备机器,将两人连同詹叔先后吊了上去。

地洞不大,只能慢慢来,30多米的高度,一个来回就是几分钟。

“你妈个喇叭花,这次亏大了!你先出去,在外边等着!”

游小志从怀里掏出一个木鱼:“李大师,看你的了!”

随即把木鱼放到地上,念了几声:“阿弥陀佛!”

木鱼被催动,瞬间金光大声,穿出佛音阵阵,如同晨钟暮鼓,震聋发聩。

金光与佛音浩荡,成功挡住尸气。但并非压制,只是挡住了朝他们这个方向涌来的尸气而已。

更惊人的事,陈学鉴分明看到绿毛僵尸在笑。

“你妈个喇叭花,大麻烦了!”

游小志也看到了,第一次真正面露惧色:“他不是普通的僵尸,他在恢复前世的记忆!”

“这怎么回事?”

陈学鉴也惊了,以他的知识层面,僵尸应该就穿着清朝官服跳个不停的那种。

至于将臣况天佑那种,他拒绝承认那是僵尸。

“我也不知道!”

游小志摇头:“我只是听说过一点,古代有风水术士可以养这种有真正智慧的僵尸,但那种人道行非常高,世间罕见的!”

“有点见识啊!”

绿毛僵尸突然大笑,说起话来:“我王奎布置多年,今日终得长生之道了!”

“龙首山乃龙脉汇聚之地,可笑那些蠢货只想着当一朝凡人之帝王。朝生夕死,即便荣华富贵,又如何比的神仙之道。”

“”

那边两人略做沉默,游小志说道:“我能明白你隐藏多年,一朝成功的快感但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陈学鉴也说道:“要不然你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天气这么好,你在这晒晒月亮,我们先回家,改天再来!”

外边的机器还没下来,先拖延一下时间再说。

“想走?笑话!”

僵尸王奎大笑:“我已经入鬼仙之道,血肉于我就是大补,尤其是你们这种有修为的人一个都不能跑。”

“你别逼我!”

游小志大喝一声:“大不了同归于尽!老子反正只能活一百年,你可是长生不老的,想清楚了!”

“话是没错!”

王奎冷笑:“那也得你有这个本事才对!在这煞气凝魄阵里面,别说你一个区区七元天的家伙,就算是十七元天,老子也能斗一斗!”

一声大喝,尸气汹涌,阵纹发出一阵绿光,引导尸气,笼罩整个龙首山。

以僵尸王奎为中心,出现一个古怪的漩涡,仿佛要吞噬一切。

地砖,石台,石门一个个凭空消失。

再蔓延到整个墓室,地洞,顷刻间,连同外边的人也被收入了绿光之中。

那些实物全部消失了,仿佛所有人都进入了一个虚无的世界。

“这这”

王一峰大惊,他一个大多数时间守在科研所的唯物主义者何曾见过这种场景,等看到僵尸王奎的瞬间,竟是直接跌坐在地上,脸色惨白。

不仅仅是他,其他人亦是如此,有些人甚至直接昏厥过去。

“你妈个喇叭花!”

游小志大惊:“他这阵法居然覆盖整个龙首山!”

“这是自然!”

王奎大笑:“天下乱战,各国征伐。号天子者不知几人,言真龙者难以计数。龙首山龙脉初现,收天下残破天子之龙气。”

“可笑那李璟李煜只看到俗世间的荣华富贵,却不知道龙脉最合适的是金丹大道!”

“当个一时天子,如何比得上我千秋万载!”

“喂喂喂!”

游小志立刻打断他:“李煜没当天子,最后当皇帝的是赵匡胤!现在已经过去差不多一千五百年了!”

“他!?”

王奎一惊,随即大笑:“居然是他,群龙夺珠,却让只老虎捡了便宜,太可笑了!”

“这位前辈!”

游小志换了个称呼:“打个商量,你继续养你的尸体,我们离开!鱼死网破的,大家都不好看!”

“那你就鱼死网破给我看!”

王奎大喝一声,一手挥动,立刻听到一阵鬼啸,见得大量冤魂从他身后飞出,张牙舞爪,疯狂攻击木鱼金光形成的护罩。

“一条人命就是一分煞气,一分煞气就是一分力量!”

“人言杀人多了会有报应,却不知道鬼仙之道自有逆转报应之效!”

“杀人越多,力量越强!这太适合我这乱世武夫了!”

得意狂笑,身后冤魂如同黑云密布。

不仅仅是他,所有被阵法笼罩的人身后都出现了类似的冤魂。少的几个,多的几十。

这些冤魂不仅仅是杀人,产生了灵智的动物都可算,只是煞气和业力大小区别而已。

詹叔最多,已经上百,但相比王奎身后的数量,也是不值一提。

五代十国是华夏大地最为混乱的时代之一,能建功立业者,无不是杀人如麻。

眼前这人,在那个时代就算不是杀人狂魔,直接或间接死在他手下的人,也是数以万计了。

只有被木鱼金光护住的陈学鉴和游小志暂时幸免,并无反应。

“哈哈,哈哈!”

王奎大笑,极为得意,生前做不成帝王,死后却是有了王者气象。

“你以为凭借这点佛道金光就能护得住你们吗?”

王奎随手一抬,十万冤魂犹如蝗虫一般对着沐浴金光冲了过去。

金光震荡,以看得见的速度褪色,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听见“砰”的一声,木鱼破碎,金光消失。

“啊!”

游小志大叫一声,尸气侵袭,身后出现几道冤魂。

正如他之前所言,他并不是个坏人,甚至可能还是个好人。

“哈哈!”

王奎仰天长啸,身后十万冤魂汇聚一体,亦是发出惊天鬼啸。

“嗷!”

一声仿佛要炸裂天地的鬼啸,冲天而起,整个世界都在震动。

王奎的笑声戛然而止,死鱼一般的眼珠瞪的老大,看着前方。

这一声仿佛要毁天灭地的鬼啸并非是来自他身后的冤魂,而是另一个人。

陈学鉴现在那里,浑身鬼气浩荡,一双眼睛也变成了诡异的赤红色。

身后冤魂冲天而起,鬼哭狼嚎,混在一起,犹如一张巨大的黑幕,遮掩了整个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