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恶魔考核(九)

作品:《这个刺客有点牛

叶零两个人在山林里跑了一天的时间,现在他们两个人都累的跟都累的跟狗一样。

两个人在周围找了些吃的,打算吃完歇歇再继续赶路,后面的路更加的危险,他们两个人的想法其实都一样,早点到达考核目的地,结束自己的考核,避免夜长梦多。

两个人在周围找尽可能多的食物,叶零是有自己的方法,猎鸟猎蛇那都是小意思,然而,当他看见别人带回来的那些吃的,简直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真是大开眼界啊!

各种浆果叶零都没见过,不过看见那人拿了一颗绿色的拳头大小的不知名果实,在自己的外衣上随便擦了擦就塞进嘴里,想来是可以吃的。

除了一些浆果,还有蛇类七八条,这叶零也就忍了,但是各种蝎子、蜈蚣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虫类,带壳的和不带壳的都有,五花八门的,看的叶零眼花缭乱,身上瞬间就是一身的鸡皮疙瘩。

两个人各自吃点东西,很默契的是,两个人没有生火的打算,因为如果在这里生火,那么他们两个人的目标太大,就像是身上挂着个牌子在告诉别人自己欠打,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叶零也准备学着找了一些可以裹腹的浆果当食物,但是这周围的能吃的几乎没有,有几次叶零找到几枚浆果,看着就很有食欲样子,但是被人制止了。

“那些玩意是不能吃的。”

“……”

叶零看见他这么说也没说话,而是看着他,意思就是你咋知道的。

那个人走到叶零跟前,手里拿着一只蚂蚁,将蚂蚁搁在那颗诱人的果实上,然而很快就见那只小蚂蚁还没有咕哝两下,就不动了。

叶零一惊,手一抖就将那颗诱人的果实扔在了地上,他们想到,就是这样一颗果实居然这么毒,就在刚才,自己居然就从鬼门关上走了一圈。

“我们家就住行山边上,祖传三代的猎户,都说靠山吃山,从小几乎都吃遍了整座行山”

这也算是给叶零吃了一颗定心丸,主动告诉了叶零自己的出身,就是为了稳固两个人的合作基础。

叶零听见他这么说,反而更加的警惕了起来,一个人主动说出自己的出身,一定是带着某种目的的。

第一种可能就是人家想和你在一起,叶零首先就排除了这种可能,目前叶零觉得他们两个人的画风还是挺正常的;

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这个人在骗自己,至于人家为什么要骗自己,那就很值得让人寻味了。

“ ……”

叶零表面不漏声色,身体却是换了一个方向,继续找些可以吃的,但是他对那些可以吃的东西,真的认识的很少。

“你左边那颗草的草根可以吃,味道有点甜,就是吃多了肚子会胀气。”

叶零正在一脸郁闷的时候,就听见身后一个声音响起,叶零微微皱眉,不过最后还是先择了相信,因为叶零实在是没有想出来现在的自己还有什么值得人家惦记。

叶零看了一眼自己左手边的那株植物,仔细的几下那株草的特征,以后自己又多了一种可以吃的,叶零没有怀疑那个人所说话里的真实性,因为那个人要是想要杀死自己,刚才就没有必要阻止自己摘那个果子了。

掏出匕首开始挖那株草根,叶零现在已经有两把匕首了,自己原先的那一把匕首自己已经抹了蛇毒,不过他捡的那把匕首,现在正好可以排得上用场。

挖完了草根,抖掉上面粘的泥巴,叶零将草根放在嘴里嚼了嚼,一开始还有一点苦涩的味道,嚼着嚼着到了后面就开始有一点甜甜的味道。

叶零嚼了嚼,就吞了下去,别说还挺好吃的。

在周围又找了一圈,挖了七八株相同的草根,没有全部吃完,吃了四株还剩了三株,这是叶零留给自己后面备着的,毕竟在这里他现在能找的吃的也不多,万一有个什么万一呢?

默默的将剩下的三株揣进衣襟里,一回头就看见那个人将一只蝎子的尾针活活的拔了下来,然后用匕首剥了壳,就往嘴了塞,叶零差一点就将自己的胃给吐出来。

看见叶零盯着自己,他还将自己的嘴里的蝎子嚼了两下,然后咽了下去,看着还是一脸满足的样子。

叶零浑身的鸡皮疙瘩马上就起来了。

两个人匆匆的吃了点东西,就快速的的离开,两个人在山林里面快速的穿梭,快速赶向考核的目的地,两百里的距离,就算两个人全速的前进,也需要两天的时间,现在马上就要进入考核的第五天了。

越是靠近考核的目的地,遇见和自己一样参加考核的人的机率就越大,竞争也就越激烈,人死的也越来越多。

两个人经过一夜的奔波,在树冠之间跳跃前进,一边前进一边努力戒备着,这个时候,指不定就有人等在哪里准备放冷箭呢。

清晨的小树林里,很是安静,早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照在地上,很是安逸。

两个人经过一个晚上的奔波,精神力长时间持续的高度集中,让这两个人现在真的是疲惫到了极点,分别靠在一棵树冠上闭着眼睛休息,两个人面对面距离三丈多远,靠在树干上闭目养神。

没过多久,两个人就听见树下有人经过,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很默契的没有出声,但是手都已经摸在了匕首上,一有突发情况就立即动手。

两个人就在树冠上盯着树下鬼鬼祟祟的人,没有露出一丁点的声响。

那人在下面鬼鬼祟祟的,他的姿势很奇怪,却给了树上的两个人熟悉的感觉。

就见那个人在地上趴着,一点一点的挪动身子,往前一点一点的咕哝着,身上还带着些枯树叶,和周围的环境及其相似,不过显然伪装的及其草率。

两个人相互对视一眼,满眼都是疑惑,又是一个伏地魔,这种前进的方式两个人见到过啊!那会儿他们两个人都还惦记着别人身上的令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