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作品:《庶庶得正

“您的第三步棋,便是借着当年中秋节的茯苓粉一事,救下了素云,就此在祖母身边安插了一条眼线。[随_梦]小说WWw.SuiMеng.lā”傅珺漫声续道,语声无波,“另一头,您将原先二伯娘安排的采买管事拉下,换上了苏娘子。这苏娘子表面看来与任何一房皆无干,可她却是个无子无女之人,唯有一个远房侄女,便是二伯父房里的朝云姨娘,当年叫做朝儿,也是祖母房里的小丫鬟,您允诺将来有机会定会提拔朝儿,由此拉得苏娘子入了您的局。如此一来,几颗棋子皆已布下,您便也好行事了。”

说到这里,傅珺转首看了看张氏,那双乌沉沉的眸子有若寒冰,似是看透了一切。

张氏只觉得后脊梁骨窜起一股凉意,眼神微微一缩。

“您布下的局,亦就此开始渐渐收拢。”傅珺不紧不慢地道,信手扯下了一片竹叶,拿在手里把玩,“您先助着巧云斗倒了肖家大妇,又联手苏娘子让肖家的保泰堂入了侯夫人的眼。接下来么,便是由巧云按时往侯府送毒燕窝,这燕窝经由素云的手,尽皆捧到了祖母的眼前,此乃专供祖母一人所用,旁人若要领燕窝,领到的却是益年堂的无毒燕窝,如此一来,此事便惊动不到旁人了。至于朝云,您将她送到了二伯父身边,助她一步登天。有她在,二伯父与二伯娘必生嫌隙,再由您推波助澜,不愁二房不乱。若非当年有人横插一脚,令朝云堕下死婴,只怕她早就母凭子贵,在二伯父房里搅风搅雨了,哪能像现下这么安生?”

越说到后来,傅珺的语声便越发淡然,一双清眸若冰水流波,漫向张氏:“祖母一向厌恶长房,祖父数次想立大伯父为世子,皆被祖母拦了下来,这一切您皆看在眼中。表面上您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暗里却使下了这一箭双雕之计。按照您的谋划,只要祖母这块绊脚石不在了,大伯父请封世子一事便有了五成把握。而二伯父房中妻妾争斗、乌烟瘴气,定会令祖父不喜,这便又多了五成拿手。至于三房,因是庶出,自是争不得这世子之位的。到时候,长房袭爵顺理成章,任谁也挑不出错儿来。”

一阵凉风掠进庭院,将傅珺手中的翠叶吹得翻卷起来,她手指微松,那翠叶便顺风而去,轻轻飘落在那一池碧水中。

张氏定定地看着傅珺。

那一刻,她的心里是冷的,那冷一丝一丝地漫上胸口,连同腔子里那一口热气,亦被这冷冻成了冰。

她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从喉咙到心底早已覆满了坚冰,有那么一瞬,她甚至以为那坚冰已然将她冻成了石像,而这满院的秋色,亦换作了十二月的寒冬。

“我不懂……”强撑着说了三个字,张氏便再也无法接续下去了,心底的寒意向四肢蔓延,她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她怎会不懂?

这一切,原就是她亲手布下的局,为的便是那个世子之位。

然而,此时此刻,这耗时经年、辛苦谋划而成的局面,却被傅珺轻易破解。

张氏的面上划过一丝惨然。

明明早就拿到了人证与物证,将所有人皆收拢掌中,却仍旧叫这些人在她眼前作戏,仅是这一份心机,便已令人胆寒。

而更可笑的是,她竟以为一切如常,/一/门/心/思地与兄长合谋杀人之事,却忽略了眼前显而易见的破绽。

是啊,侯夫人怎么竟能活到现在?

而她,怎么就一点不曾起疑?

张氏青白的脸上,渐渐漾起了一层灰败。

那衣衫上的灰不只浸上她的脸,亦遍及她的全身,让她的身上弥漫出一种颓败的、行将消散的味道。而一直以来支撑着张氏的底气,在傅珺的这一席话里,终是化作了飞烟。

“娘娘真是……聪明。”平板无波的话语声响起,沉寂而单调。

语罢,张氏有些自嘲地勾了勾唇角。

她确实是自大了。

她救了素云的命,给了巧云尽享独宠的尊荣,更令朝云成了傅庭心尖上的人。

然而她却忘了,人心,最难掌握。

她能掌得了一时,却掌不了一世。而她多年来依靠掌控人心布下的局面,让她产生了错觉,自以为万无一失,却不料最终仍是一招错,满盘皆落索。

这滋味,实在是难耐得紧。

西风掠过萧瑟的庭院,树叶“哗啦”作响,青砖墙上的那一抹斜晖,颜色越发地黯淡。

暮色渐涌,空气里弥漫着秋日荒草的气息。

张氏的身子动了动。

站了这么久,她全身都有些发麻了,她想要换个姿势。可是,她的脚却重得如同灌了铅,半步也挪不动。

风过枯叶,秋尽冬来。

那一刻,张氏蓦地醒觉,她生命里的冬天,原来早就来到了,可笑她还以为一切在握,妄想扳回局面。

“娘娘……想要怎么做?”

微有些滞涩的声线,砂子似地硌着人的耳膜。

傅珺转首,默默地看了她一眼。

没有做无谓的困兽犹斗,更不去逞一时口舌之利,此刻的张氏虽满身颓败,头脑却仍旧十分清醒,问出来的问题亦是直指核心,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

这确实是她所熟悉的那个大伯娘,即便是输,也能够输得不那么难看。

“大伯娘,自请下堂罢。”傅珺转开视线,背向而立,微凉的话语散落于风中,寒意砭骨。

张氏猛地抬起头来,苍白的嘴唇没有一丝血色。

“您谋害祖母的证据,还有您打算半路截杀祖母与二伯/娘/的证据,我已经给大哥哥、二哥哥还有二姐姐都送了一份过去。”傅珺续道,语气平静无波,“此时此刻,想必张阁老也从我爹那里知晓了事情的始末,他应该会为您安排一处庵堂,您可以在那里清修。”

张氏木然地看着傅珺,指甲早已刺破了手掌,掌心里有了粘腻的湿意。

庵堂清修,那她这后半辈子便再也没指望了,活着也不过行尸走肉罢了。

倒不如一刀杀了她,也好过受这些零碎折磨。

她攥着一掌微腥的粘腻,看向傅珺的眼神渐渐变得怨毒,须臾又淡去。

既然前路已被完全堵死,那么,她也只剩下一条路可走了。

如此倒也简单。

她并不怕死。

早在与娘家阿兄定下计谋时,她便已做好了死的准备。

不过,她是不会白白去死的,她会用尽一切办法,让她的孩子们记住这仇恨,记住傅氏宗族欠他们的一切!

她做不到的,自会由她的子子孙孙替她做到!

那一刻,张氏的神情变得绝决,抿紧的唇线有若刀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