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作品:《庶庶得正

绕翠山庄里的灯火,渐次熄了下去,然即便如此,那正房里几盏灯烛所散发出的光亮,仍在这暴雨将至的夜色里显得格外醒目。

傅珺静静地坐在案边,书卷摊放于一旁,她并未去看,而是侧耳倾听着屋外如山涛海啸般的风声。碎叶与尘沙被狂风搅起,不时拍打着屋檐与廊柱,发出“嘭啪”的声响,直若飞沙走石、天地剧变。

蓦地,廊庑下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

那是傅珺熟悉的脚步声,轻快而又稳重,若仔细去听,便能听见裙摆被风拂动的轻微声响。

她转首看向槅扇,果然,不消多时,涉江便捧着个描金玄漆托盘走进了房中。

“你方才去哪里了?”傅珺笑问道,又往窗外看了一眼,“外头风大得很,你没冷着吧?”

涉江微微一笑,蹲身道:“娘娘恕罪,婢子方才去了隔院儿找青蔓去了,外头风虽大,却也并不冷。”她一面说,一面便将一只官窑小盖盅儿放在了傅珺手边,柔声道:“娘娘看了半天的书,想是渴了,喝杯茶吧。”

傅珺的视线在她脸上停了停,旋即转开,启唇轻轻一笑,道:“好丫头,还是你想得周到。”说罢便以一手折起宽大的衣袖,姿态优雅地掀起盏盖,端起了茶盏。

茶是杭州云雾,茶水是洁净的浅碧色,苍白的水汽蒸腾而上,在半空中凝成一小朵云絮,复又散开。

傅珺举盏啜了口茶,闲闲地道:“涉江,你真的不打算嫁人了么?”

涉江怔了怔,抬眼看了傅珺一眼,随后便渐渐地晕红了双颊,摇头低声道:“娘娘也别总问婢子这件事儿了。婢子是真不打算嫁人,只想一直陪在娘娘身边。”

傅珺闻言,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是真的么?”她问道,语气中含了一丝怅惘。“你真的想一直在我身边服侍么?”

“是,婢子便是这般想的。”涉江语声不高,然语气却很稳,似是心中早有决断。

傅珺转眸目注涉江。良久后,启唇一笑。

“所以,你才给我端了这杯茶来,是不是?”

清清淡淡的语声,平静得仿若山间幽潭。兴不起一丝波纹。

“轰隆隆”,一声炸雷蓦地响起,直炸得整个房间都跟着抖了抖。

涉江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苍白。

傅珺并没看她,而是轻垂臻首,姿态优雅地再啜了一口茶。

茶香清浅,在房间里缓缓缭绕。然而,涉江此刻心底却如窗外疾风,掀起了阵阵狂澜。

她抬头凝视着傅珺,神情怔怔地,像是茫然无所知。又像是不知该何颜以对。

随后,她的脸色便一点一点地灰败了下去,那双永远镇定如恒的眸子深处,渐渐涌出了一丝难以言说的情绪,有些哀痛,又含着些许伤感,最后却又染上了几分希冀。

“啪,啪,啪,啪”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拍巴掌的声响。随后,便是一道清脆而甜美的声线响了起来:“傅四,连这你也能瞧出来,吾倒真佩服你了。”

“不敢当。”傅珺浅浅一笑。人已是直身而起,看向了纱帷上映出的那几个熟悉的身影:“明珠公主,别来无恙。”

“嘶拉”,裂帛之声陡地响起,长长的青纱应声而落,若青雾漫了一地。明亮的烛火下,现出了萧红珠那张满是不屑与嘲讽的笑脸。她“啧啧”两声,一旁的女卫还剑入鞘,束手而立。

“多年没见,你还是这么喜欢装模作样。”萧红珠讥笑地道,人已是大喇喇进得屋中,如同男子一般,撩袍便坐在了主位之上。

傅珺向后退了半步,身子却是微微一晃。

“娘娘小心!”涉江上前一步扶住了她,却被她轻轻一挣。

这一挣的力量极微,傅珺的额角却冒出一层细汗来。

涉江苍白的脸上迅速浮起了一丝愧疚,颤着嘴唇道:“娘娘,婢子不是……”

“退下。”傅珺截断了她的话,语声微凉,再用力一挣,终是摆脱了她的扶持,背依着桌案站好。

涉江面白如纸,垂首往后退了几步,再退了几步,又退了几步,直至与傅珺拉开距离,立在了槅扇边上。

萧红珠的脸上,浮起了一丝嘲讽的笑意。

“有趣,很有趣。”她将身子向后一靠,玩味地盯视着傅珺的脸,似是要将她面上的一切表情尽皆看个清楚。

“如何?被人背叛的感觉,是不是很不好?”她问道,脸上挂起一个虚假的同情的表情。

傅珺抿紧嘴唇,脸色微有些泛白,却是一言不发。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你不是一向最为能言善辩的么?”萧红珠终于笑出声来,眼中的得意与讥讽一览无遗。

傅珺静默不语,似是根本没听见对方的话,此刻的她脸色十分苍白,额上冷汗涔涔而下,看向涉江的视线里掩着讶然与不可置信:“涉江,你给我用的……是什么药?”她一面说一面大口地呼气,一只手用力地抚着胸口。

涉江的脸白得像纸,身子轻轻颤抖。

她抬起头,表情哀切地看着傅珺,眼中似是泛起了一线水光。然而很快地,她又低下头去,语声微带嘶哑:“没用的,娘娘,那盏茶,只是最后一剂药……就算有万毒不侵也解不了……那不是毒,乃是以药物相克的原理调制的迷药……婢子……并不想伤害……”

“你不想伤害我,我知道。”傅珺第二次截断了她的话,语声艰涩,神情黯然,唯眼波清冽如昔,此刻正凝在涉江的身上。

良久后,她淡然一笑:“若你存了害我的心,只怕我早就能察觉了,可是,你得到的指令却是尽全力保护我,是不是?”

涉江猛地抬起头来,张大眼睛看着傅珺,眸中迅速划过一丝震惊,旋即那震惊又散去,换作惨然一笑:“娘娘果然是天下间最聪明的人,您没说错,婢子……确实是被人派来保护您的。”

萧红珠“咯咯”笑了起来,身子靠在桌旁,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看傅珺,又看看涉江,眼神闪烁不定:“傅四,你不难过?你最亲近的人背叛了你,你一点都不难过?吾不可信哦。”她一面说着,一面终是放声大笑起来,直笑得前仰后合,笑出了眼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