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作品:《庶庶得正

深翠的竹叶上,积了一层薄薄的雪。[随_梦]小说WWw.SuiMеng.lā

午后的阳光滤过层叠交错的枝叶,印在眼前的石子小径上,叶影横斜、洒然疏落,倒有几分写意泼墨的味道。

傅珺将窗屉子推开了一条缝,凉润清寒的空气自窗缝里钻了进来,携着几分南方雪后的潮意。

“这雪也下得奇,才小半天儿就停了。”青蔓自傅珺身后探头看了看,发出了一句感叹。

傅珺合上窗屉子,转身看着她笑,一旁的涉江便翻动着薰笼上的衣裳,摇头道:“你都多大了,整天还老想着这些?”

沈妈妈便也笑了起来,道:“正是这个话,青蔓这是想堆雪人儿了,只恨这雪没下起来。”

这话说得连傅珺都笑了出来,青蔓的圆脸上升起红云,小声儿道:“人家就说一下,妈妈又来讲人家了。”

仍旧是孩子式的语气,便连她面上的神情亦带着几分天真。傅珺不由想起青蔓小时候的样子,一时间心下倒有些怅然。

人皆道光阴似水,此时的她倒真是如此希望着的。

只是,自大军开拔之后,这时间便过得格外地慢,如今距孟渊离开不过十余日,傅珺却觉得已经过去好长时间了。

她坐回案边,端起了桌上的茶盏,望着盏中浅碧色的茶水,轻叹了一口气。

郡主府的一应用物皆是按着宫制来的,以傅珺的品级。这茶碗杯盏等物便是一色的雨过天青官窑,盏中茶水亦是太后娘娘才赏下来的湖州顾渚。此刻,坐在烧着地龙的东次间儿里,傅珺只觉得诸处皆好,除了孟渊不在,让她略有些遗憾。

傅珺是在小雪前几日住回郡主府的。

此次她回郡主府的理由十分充分。年关将至,郡主府也需洒扫除尘,又有皇庄的庄头进京送来一年的账目并庄上的出息,勇毅郡主回郡主府打理事物,这理由自是无人敢驳。

这几日。**的庄头们已经陆续进府请了安。交了帐单并送上了年礼,又有孟渊名下的铺子掌柜进府交账,日子过得倒也充实。

孟渊前几天来了一封信,信上说一切皆安。又写了些沿路的风景。还道傅珺做的里衣他现在每天都穿着。夸傅珺针线活儿好。

傅珺捧着茶盏,忆及孟渊信中写的那些话,她的唇角便噙了一丝浅笑。沈妈妈在旁看着,眼中亦是笑意暖暖。

虽说女子嫁人之后,凡事便应以婆家为重。可是,有个裴氏那样的婆母在,沈妈妈便也觉得这些规矩不守也罢,傅珺回郡主府过冬,沈妈妈更是十分赞同。

她们家姑娘打小身子骨就弱,冬日颇为畏寒,而临清阁里却又没个地龙火墙,就靠那几个碳盆子,远不及郡主府暖和。

“绿萍,你去取了录册过来我瞧瞧。”傅珺轻声吩咐道。如今几所庄子的出息都出来了,她还不曾合过账,此时见手头无事,便想拿过来算一算。

绿萍应诺一声,便自去了里间儿,不多时便捧着账本过来了,又将算筹也一并带了过来,傅珺便搁下了茶盏,坐在案边合起账来。

自获封勇毅郡主之后,傅珺名下的四所皇庄进项倒是一年比一年多,今年交上来的银两加起来近六百两,颇出傅珺意料。再加上孟渊名下各处铺面儿等等,三房今年一年的入息共计五千七百两,算得上是收获颇丰。

除此之外,各庄头们还送来了不少野物、菜蔬、米粮、庄子里自酿的酒等等,将郡主府的库房堆得满满的。

这些东西自不好独个儿留着,于是,接下来的几日,傅珺便将这些东西分成了几份,分送往平南侯府、外祖父王家、谢家并其他人家,权作年礼。

待忙完这些事,便已到了十二月。

这一日清晨,傅珺召了阿九过来,与他商议金陵女校工坊建设之事,二人才说了几句话,沈妈妈便掀帘走了进来,禀道:“娘娘,平南侯府来人了。”

她说话的声音有些发沉,傅珺向她看一眼,见她神情严肃,大异于往常,傅珺心里便格登了一下。

沈妈妈极少这样,说不得平南侯府又出了什么事儿。

阿九此时便站了起来,十分识趣地道:“在下先回去查一查,明儿再给娘娘回复。”

傅珺颔首一笑,阿九便出了屋。

待阿九身后的门扇合拢了,沈妈妈这才凑上前两步,压低了声音道:“娘娘,三太太没了。”

傅珺震惊地抬起头来,望着沈妈妈。

郑氏死了?这么快?她本以为郑氏还能再撑些时候的。

“何时的事?”她问道。

沈妈妈摇了摇头,道:“老奴没问,李娘子现在外头候着呢。”

傅珺点了点头:“快叫她进来吧。”

不一时李娘子便走了进来。她穿着一身灰色袄裙,腰上环着白麻衣带,一见傅珺便行礼道:“娘娘,三太太没了。”

傅珺颔首道:“我知道了,李管事快起来。”

李娘子便直起身来,傅珺便问她:“九月间我去看过母亲一次,她还睡得好好的。最近病情又加重了么?”

李娘子便道:“回娘娘的话,三太太的病本就重,鲁医正说熬不过这个年去。前几日三太太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每日只能醒一个时辰,昨儿三太太却整睡了一天,待下人晚上送药过去时,才发现三太太已经没了。因那时候夜已深了,外头又宵禁,三老爷便叫今儿上晌再报丧。”

傅珺点了点头,沈妈妈便轻声道:“娘娘,国公府那里还要知会一声,再要请娘娘的示下,娘娘是先回国公府,还是直接便回平南侯府?”

“沈妈妈先收拾着,过会子咱们直接回平南侯府。”傅珺说道,“国公府那里父亲自会派人去的,就算府里准备丧仪,我也还是要先赶回去才是礼数。”

此乃母丧,就算傅珺是继女,亦需第一时间回去,并等不得裴氏等人备好东西。

沈妈妈应诺一声,便自下去准备。

李娘子便又道:“娘娘说得是,三老爷已派了朱管事去国公府报信儿了。”

傅珺早知道傅庚会如此安排,便请李娘子先下去喝茶,又吩咐人准备素净的衣裳,并将一应用物也换成素色的等等,郡主府中又是一阵忙碌。

左都御史丧妻,丧事自是办得极为隆重,当傅珺的马车路过侯府大门时,却见门上的灯笼已经换成了白色,门前亦停了不少华丽的马车。

吊丧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地来了,傅珺此时回来正是时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