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作品:《庶庶得正

四个月后,当傅珂终于从昏睡中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交趾国最南端的一个偏僻海岛。∈↗頂點小說,

此岛孤悬海外,十分偏狭,岛民皆为当地土著。离此岛最近的一个岛屿,走水路至少要半个月,而该岛离交趾国的大片陆地更是遥远,需在海上航行四、五个月方可抵达。

傅珂此时的身份,乃是海岛族长新买的婢女。语言不通、身份低下,每日还要进行长时间的辛苦劳作,回到简陋的下人房,往往累得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

常人遭此大变,只怕大多数都了无生志。

然而,傅珂却并没有死。

她卑屈而坚忍地活了下来。

复仇的念头如同淬了火的毒液,每时每刻都在侵蚀着她的心,她想尽一切办法想要离开孤岛,甚至不惜向年老的族长出卖自己。

只是,傅珂的运气似乎并不太好。

她这样皮肤微黄的少女,以海岛人的眼光来看,并不以为美。岛人最爱的还是丰腴微黑、野性妖娆的女子,在先天上,傅珂已然棋差一着。

她虽是如愿已偿地被族长收用了,然没过多久,她便被当作礼物转赠给了族长的下属,那个下属很快也腻烦了,于是,她又继续被当作礼物转赠给了下属的下属。

如此几个轮回,傅珂心中的仇恨尚未被时间消磨,她并不太多的那点儿美色与青春,便已被酷烈的阳光、粗砺的海风啃啮殆尽。

不过一年光景。傅珂已然变成了一个黑瘦的海岛渔妇,干着最低贱的活计,只为求一口饱食。这日子不是一天两天,亦不是一月两月,而是年复一年,永不止息。

她此后的余生一直为了生存而拼命挣扎,心中的仇恨如尖利的顽石,刺得她无一刻安宁。然而,她身份低贱、容颜丑陋,她在大汉朝拼了命才习得的礼仪、知识与技艺。在这海岛上根本无用武之地。终其一生。她再也不曾踏足过大汉朝的土地,身处异国海岛,贫贱终老。

此皆是后话,按下不表。

却说傅珺。在傅珂离开当日便去了别庄消夏。

温国公府的别庄建在宝华山麓。临着山脚下一面不知名的湖泊。风物秀丽。每逢初春时节,漫山遍野的宝华玉兰若星河点点,于山间掩映成辉。实为踏青的好去处。

此际已是盛夏,山间绿树如荫,高大的玉兰树接天连地,如同一张巨大的绿毯,将整座山体包裹得绿意葱笼,一眼望去,已叫人心生爽然。

孟渊并未跟着来别庄。

五军营军务繁忙,最近又到了演练之时,这些日子他皆在军中督练,要等七月方能歇下来。女眷们是由孟澄带人护送过来的。不过,他也没留在别庄,护送的任务一完成,他便匆匆赶回了金陵。

兵部最近也很忙,刘筠算是半个马上皇帝,对军中事务尤为着紧。如今各地卫所皆在进行夏演,内阁又在皇帝的授意下,对辽南、滇西、关东几处军队进行了重大调整,孟澄也是忙得脚不点地。

府里最闲的男丁大约就是孟瀚了。

只是,孟瀚也没有跟来别庄,而是留在国公府看家。

这也是吴氏的一点小心思,妄想借此机会再搏一搏掌家权。孟瀚留下的目的,便是要熟悉家中各项支应开销、进项出息等等。虽说男子不好中持内宅中馈,但搜集一些情报还是可以的。

以吴氏的打算,即便不能夺下半壁江山,从冯氏手上分一杯羹亦是好的。便因有了这些心思,裴氏与吴氏最近倒不怎么针对傅珺了,只整天找冯氏的麻烦。

当然,在冯氏的眼中,她们的所作所为并不能称做麻烦,最多不过是小纰漏而已,以冯氏的手段,处置起来自是轻而易举。

平南侯府唱的那一出认女大戏,如今已是传遍了京城,来别庄后没几日,裴氏与吴氏便皆听说了,还专门找了傅珺去问,却什么也没问出来。

不过,这也不当紧,京里传来的消息多得是,足够裴氏与吴氏闲来拿此事磨牙,二人自免不了当着傅珺说些怪话,傅珺只当是空气,根本不予理会。

宝华山山势平缓,极宜于登临赏景。只傅珺是个没体力的,自是没有登山的勇气,不过是闲时在院中散散步,偶尔带着侍卫们去山道上走一走罢了,日子过得倒也闲逸。

建武二年的夏天比往年短了一些,时间堪堪到了七月头,天气便已经没那样热了,山间拂来的风已带了几分飒然,夜时便有秋虫唧唧,凉意顿生,沈妈妈便取了/床/小夹被出来,晚上睡觉时常替傅珺盖着。

这一日清晓,傅珺悠然醒来,先在/床/上躺了一会,望着帐顶上绣着的石榴绕云纹出神。

淡青的曙色自窗外投射进来,滤过浅青色的绡帐,光线越显清幽。她轻轻阖起双目,各色鸣禽间间关关、兜兜转转,于雕梁画栋间缭绕不息。山中的早晨,就连热闹也透着一种格外的清丽,而这般鸟啼破梦的山间晨曦,她前世从未体会过,此刻只觉满心的宁静。

今日恰是绿萍当值。她是个心细的,听见帐中传来轻微的响动,便知傅珺已经醒了,于是便上前轻声叫了起,又将绡帐挂了起来,唤小丫鬟进来服侍。

一时梳洗完毕,傅珺在房中略用了两口点心,便依例去往主院给裴氏请安。

跨出院门儿的时候,她才发觉天色尚早,若此时过去,少不得还要在裴氏门前立会儿规矩。

傅珺实不欲多看裴氏那张冷脸,只此时倒也不好再回头了。她想了一想,干脆便拣了一条平常不大走的路,转去了花园散步。

沿着修建得极为平整的青砖小路走不多远,便是一片大荷花池。此际恰是荷花盛开的季节,池上荷叶荫翠如盖,淡粉的荷花亭亭而立,在晨风中轻摆。

傅珺便立在池边赏玩了一会,偶有洒扫的仆妇经过,见了傅珺便俱都停下手里的活计,上前问好,傅珺亦含笑点头回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