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

作品:《庶庶得正

见母亲不让自己说话,八岁的孟翡小脸立刻阴沉了下来。

她在国公府中素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连她大伯娘都要时常吃她抢白,如何会将傅珺放在眼中。

她靠在吴氏身畔歪着脑袋打量傅珺,一双眼睛十分不客气地从傅珺的头上扫到脚下,蓦地伸手指着傅珺,大声道:“三婶婶,我想要你头上的钗子。”

“哎哟,你这孩子,”吴氏作势轻拍了孟翡一下,脸上却含着笑意,“如何能就这么开口要东西呢,真是没规矩。”

裴氏立刻便道:“二郎媳妇,小孩子家家的你也不能太拘着她了,再说三郎媳妇又是她长辈,你这么说倒显得三郎媳妇小气,这样可不行。”

吴氏忙站起身来,一脸羞愧地道:“是媳妇的错儿,母亲教训得是。三弟妹一向大方得很,听说昨儿晚上给那周婆子的赏银足有三钱呢,可知三弟妹豪阔。倒是我小家子气了。”

裴氏笑着点了点头道:“正是这个话儿。”她一面说一面又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傅珺,语气随意地道:“既是二丫头喜欢,三郎媳妇想来也不会舍不得的,你那钗子我看也不值什么,便给了二丫头便是。”

傅珺瞬间有种进入奇葩世界的感觉。

吴氏已然是个奇葩了,没规矩乱说话,傅珺是深深领教过的,她没想到裴氏居然也不遑多让,竟就能在儿媳妇第一天认亲之时。撺掇孙女抢儿媳妇的头面。这种事情只怕乡野村妇也未必/干/得出来。

见裴氏如此给自己撑腰,吴氏母女二人脸上便都有了几分得意,孟翡神态张扬,娇笑道:“三婶婶,祖母都说了要您把钗子给我,侄女先多谢三婶婶了。”

坐在一旁的孟湄挑着眉毛,看向傅珺的眼神中含了一丝隐蔽的畅意。须臾后她又像想起了什么人或事,目光渐渐地穿过了傅珺,看着不知什么地方出起神来。

傅珺凝眉不语,沈妈妈已经气得脸都快青了。

她活了大半辈子。头一次见到这么不着调人。几个长辈合起来欺负一个新媳妇子,这话说出去都快成笑话儿了。

察觉到沈妈妈情绪有些激动,傅珺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又向她浅浅一笑。

此时。一直坐壁上观的冯氏已然站起身来。笑着打趣:“二丫头惯是顽皮。三弟妹可千万别当真儿,她和你闹着顽呢。今儿虽是头一朝认亲,只我却是个脸皮厚的。倒要求三弟妹往我那里走一遭儿。听人说王大学士擅书魏体,深得圆阔遒劲之真髓,又听人道傅探花更是一笔好字,嫂嫂我手上有张前唐周君柏的字贴,厚颜想请三弟妹帮着赏鉴赏鉴,不知三弟妹意下如何?”

不得不说,冯氏一开口,立刻将场中那种乌烟瘴气的氛围扭转了过来,这一番话说得既好听,又隐约点明了傅珺娘家的背景力量,这也是隐晦地提醒裴氏与吴氏。

只可惜,她这番话说出来,其语中深意那婆媳二人根本就没听明白,终不免媚眼抛给瞎子看的命运。

裴氏的脸迅速冷了下来,不虞道:“谁说二丫头顽皮来着?我们二丫头最是听话懂事的。大郎媳妇你身为长嫂,可不能为了显摆长房的身份就这么压着你弟弟他们,我们府里惯不是这么着的。”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傅珺真的很想笑。

所谓鸡同鸭讲,她真是切身体会到了。

冯氏面不改色,立刻垂首应了声是,当她抬起头来时,便不着痕迹地向傅珺递过去一个眼风。

傅珺立刻看懂了她的意思。不是她不想帮忙,而是面对这种货色,你除非把话说得明明的,她们才能听明白。

见冯氏吃憋,吴氏笑得更欢喜了,熊孩子孟翡已是咯咯笑道:“大伯娘又与翡儿说笑了呢。翡儿向三婶婶要根钗子又不是什么大事儿,您呀,还是坐着吃茶吧。”说罢她又眨着眼睛看向傅珺,一脸“天真”地道:“三婶婶,您怎么还不把钗子给人家呀?人家都等不及了,您快些给了人家吧。”

傅珺并未理她,只面向裴氏轻声语道:“母亲,媳妇这钗子……”她说到这里便没再说下去,神色间却显得万分为难。

裴氏一下子拉长了脸,冷声道:“怎么,你不愿意?”

“非是媳妇不愿,实在是……”傅珺的声音越来越小,她又低着头,倒是做足了一副受委屈的小媳妇姿态。

别人不说,只那孟钊的五个女儿,此刻倒都觉得傅珺可怜。孟沅心最软,此时更是一脸同情地看了过来,却终究不敢说什么。

裴氏的脸色已经完全沉了下去,她冷冷地哼了一声,道:“我说了叫你把钗子给二丫头,我是你婆母,我的话你也敢不听?你这是仗着郡主的身份违逆婆母不成?”说到这里她的声音陡地提高了八度,“我可是一品诰命,就单论品级也比你高,我的话你敢不听?”

此言一出,整个房间立刻一片安静。

吴氏的眼中闪烁着/兴/奋的神色。

太痛快了!

她早就看傅珺不顺眼了,不为别的,就因为她是三个儿媳妇里身份最尊贵的,如今见堂堂的郡主娘娘被裴氏训得低头敛首,还是当着这么多亲戚、晚辈和下人的面儿,她只觉得无比畅意。

傅珺抬起头来,淡淡地看了一眼裴氏。

裴氏有些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

没来由地,她便想起傅珺与萧红珠对决时的眼神来。那时的傅珺也是如此冰冷,那眼神虽淡,却让人有种莫名的恐惧。

裴氏的心忽然抖了一下。

这一丝惧意来得突然,却真切得让人全身发寒。可随后,一股冲天的怒意便涌上了心头。

裴氏的脸色变得铁青。

这傅四还真拿着郡主的款儿,她都说了这么半天了,对方居然一没下跪请罪,二未开口服软,竟还冷眼看了过来。

“你看什么看!”裴氏怒道,“砰”地拍了一下扶手,横眉立目、眸光如刀,“我的话你敢不听?”

傅珺突然又有种想要笑的感觉。

裴氏的词汇量也真有限,来来去去只一句“你敢不听”,真是听得人都要烦了。

她心下如此做想,面上却仍是昂然不动,目光保持平视,腰杆挺直、身姿如竹,只语气平静地向裴氏道:“媳妇只是想问母亲一句,若是媳妇不愿将钗子交出,母亲将如何处置媳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