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作品:《庶庶得正

楚刃转着眼珠想了一会儿,蓦地眼睛一亮,喜道:“对了,还有几件事儿要说予姑娘知道呢。。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头一件是昨儿晚上出的事儿,也不知是什么人,在朱雀大街、玄武大街并崇武坊、大功坊一带,贴了无数的告示,说那个毒‘妇’乃是大汉朝第一恶‘妇’,又将那毒‘妇’犯下的事都说了一遍,最后说这毒‘妇’论罪当诛,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什么的。如今整个金陵城都传遍了。五城兵马司的人倒是派了人出来收缴来着,只这告示贴得满城皆是,也不知被多少人拿回家去了。”

她清脆的话语声如珠落‘玉’盘一般,傅珺听在耳中,竟是莫名觉得温暖。

这一定是孟渊做的。

这也是她的主意,仍是利用舆论造势,务要让卢莹认罪伏法,将她的罪行昭告天下。

沈妈妈听了这话,红着眼圈笑了,道:“就该让大家都看看这毒‘妇’的嘴脸。这告示实是贴得好。”

楚刃笑道:“除了这个,还有件好玩儿的事儿呢。也不知是从几天前起,这城里的有些茶楼出了一段新书,叫做《大唐申冤记》,那评书里的故事倒与姑\/娘\/的事儿像了个七、八分,如今凡去茶楼喝茶的,必点了这书来听。好些人都在传,这是有人替姑娘鸣不平呢。”

傅珺忍不住‘唇’角微启,‘露’出了一抹浅笑。

事件的走向不出她所料。现在的情况下,就算东宫与抚远侯府也已无力挽回了。卢莹除了一死,再无别路。

杀人偿命。这是法律的尊严,是法律对人间正义与良善的维护,是对一切罪恶的终极审判。

在封建皇权社会条件下,为了给冤死的王氏一个公正的审判,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btxt.

而现在,她的努力终有回报。

傅珺的眼角有些微湿。她深吸了口气,压下心头纷涌的情绪,看着楚刃笑道:“你说的这几件事真是大快人心。我已经着人备好糖了,就放在青蔓那里,你快下去歇着。”

楚刃笑着应了声是,便自出了屋。

傅珺此时心‘潮’起伏,只想一个人待着,于是便遣退了旁人,只一个人独坐于屋中出神。

卢莹伏法已是迟早之事。然而,事情却并未到此完结。

那伙失了手的贼人,究竟是何人所派?那个想杀卢莹灭口之人,是否便是与藏剑山庄勾连之人?

现在这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还有傅庚他们,如今远在京城,与她这里不通消息。想来也是为了避嫌。

傅珺此举,令东宫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太子妃母族发生了这样的丑事,整个朝堂皆为之震动。

也许,用不了多久,这太子二字的前头,便要添上一个“废”了。

傅珺很是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时序转眼便到了大寒。

天气仍旧很暖和,大太阳天天挂在半空,东风阵阵,吹开了早绿的‘花’木,青雀湖畔的几丛迎‘春’,绽开了金黄‘色’的嫩蕊,长长的枝条沿堤岸探进水中,远远看去,宛若星河倒挂一般。

大寒过后就该到年下了。

元和十八年即将行至尾声,而傅珺一直期盼着的那个消息,却迟迟不曾到来。

卢莹下诏狱之后,便像是石子沉入了湖底一般,再也没听到有任何关于提审或供述的消息传来。

还有东宫与抚远侯府,亦像是被这乍暖的季节给融化了一般,便此消失在了金陵城喧嚣的人群中,亦是半分消息也无。

傅珺却也不急,仍是安闲度日。没了侯府中纷杂的各房人等,她觉得,这种类似于被放逐的日子,其实还是很怡人的。

这一日,傅珺歇午醒来,见窗外仍是天气晴和,院中‘花’坛之上,星星点点草叶的嫩芽破土而出,昭示着这个冬天的和暖。她心情甚好,略用了些茶点,又在廊庑下散了一会步,便自回至了屋中。

西窗之外,天静云缓,正是一天中最悠闲的时刻。傅珺坐在书房的案前,静静地抄写着经书。

侯夫人的病不过是个幌子,众人心知肚明。可是,这些表面功夫傅珺还是需得做的。且抄经亦能叫人心静,而于朗轩明堂之下伏案,时而睇一眼窗外早绿的‘花’树,亦是一种享受。

傅珺端坐于案前,雪肤映在半窗暖阳之下,似有光晕一般。

沈妈妈在一旁瞧着,眉心蹙起了几许愁意。

离着大年三十只剩下五、六天了,府里却没有一点儿动静,看这样子是不打算接傅珺回府过年了。

只要一想起这些,沈妈妈就觉得揪心。

难道还真要叫她们姑娘孤零零地在庄子上过年么?便是再怎样冲撞了,接回府去吃顿团圆饭总是可以的。这府里的人却像是根本忘了这事儿似的。

真真是一群捧高踩低的东西。沈妈妈心下暗啐了一句。

就在她皱眉苦恼之时,忽听院‘门’儿那里传来了一阵笑声,听那声音倒像是很久没见的钱妈妈似的。

沈妈\/妈\/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这钱妈妈真是没规矩得很,整天不见人影儿,连过来请安的次数都少得可怜。如今主子还在屋里呢,她哪来的脸面笑这么大的声儿?

沈妈妈看了一眼专心抄经的傅珺,轻手轻脚地退出房外,方行至阶下,便见前头一阵风似地走过来一个人,正是钱妈妈。

一见沈妈妈走了出来,钱妈妈便是一阵笑:“唉哟,老姐姐在屋儿呢,这可真是巧了。”

沈妈妈淡笑了一声道:“钱妈妈来了,什么事儿这么欢喜?”她一面说着话,一面便挡在了阶前。

钱妈妈倒也没在意,很自然地便停下了步子,一张脸笑得像开了‘花’儿似地,拍手打脚地道:“老太太使人过来接姑娘了,这可不是叫人欢喜的事儿么?”

沈妈妈一听这话,眉间愁意立时一扫。旋即却又有些不信,拉住钱妈妈追问:“此话当真?老太太真派人来接姑娘了?”

钱妈妈头点得跟什么似的,笑得眼睛都找不着了:“可不正是么,所以我说是喜事儿呢。这不,我这儿先过来报个信,传话儿的人立等着呢,还派了车过来,叫马上收拾了便回府去。”说着她便又笑了起来,显得极是欢喜。

沈妈妈面上也绽出一个笑来。

这才对嘛,总不能叫她们姑娘一个人待在外头,这话传出去也显得平南侯府忒凉薄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