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作品:《庶庶得正

刘竞缓缓坐归椅上,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唯眸中含了一抹嘲意:“你不是说要帮我做三件事么,怎么才只应了一件?为何不能帮我去掳了傅四来?”

那个影子“嗤”了一声,语意轻蔑:“此等小事,不足为之。-(79小說更新最快最稳定)殿下何以牛刀宰‘鸡’耳?实乃暴殄天物。”

刘竞心下怒极,面上却浮出了一丝淡笑:“哦,此乃小事?不知在你眼中,何为大事?”

那个影子又是轻笑了一声,语声淡淡:“殿下可知京郊田庄发生的一起命案?”

刘竞一愣,问:“你说得可是邸报上记的官员夫妻烧碳致亡之案?”

“是。”那个影子说道,声若轻烟般虚渺:“那是我们为殿下做的第一件事。”

“此话怎讲?”刘竞低声问道,神情有些‘阴’沉。

那个影子这一回终于笑出声来。那笑声细得如同针尖一般,刮在人的耳鼓上,直叫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那官员夫妻乃是从西北来的,殿下请想,您在西北可有故人?”影子淡声道。

刘竞的瞳孔微微一缩。

西北?契汗国?萧红珠?

难道说,那官员从西北而来,竟不是普通的调动,而是有旁的事?

刘竞向前走了几步,压低了声音问道:“愿闻其详。”

那个影子似是轻叹了口气,随后“啧”了一声道:“殿下自来聪明,如何不明其中之意?若非我等夺下密信,殿下以为,这联调司官员手上拿着的东西,还能是什么好东西不成?”

刘竞怔住了。

随后,一阵巨大的冷意刹时贯穿了他的全身。.btxt.

此事真是太容易推测了。

联调司的官员自西北秘密入京,手执密信,说不得便是拿到了他与萧红珠‘私’下联手的证据。

只要这密信一‘交’出去,届时不只他,便是吴贵妃乃至于吴氏阖族,只怕亦再无翻身之日。

刘竞额上的青筋一根根凸起,面‘色’瞬间变得无比狰狞。

他万没想到,联调司居然有人在暗中查他。难道说,这竟是他那个好皇兄安排下的?

想到此处,刘竞的脸上又浮起一丝笑来。这笑容与他面上的狰狞之‘色’糅杂一处,说不出的扭曲。

“原来此事竟是你做下的。”他说道,语声十分‘阴’冷。

“那是自然。”那个影子的语气仍旧平淡,“藏剑山庄那几个人,无力为之。”

说到藏剑山庄这几个字时,他的语声没有一丝变化,就像在说一个最普通的江湖‘门’派一般。又似是在他的眼中,藏剑山庄亦不过尔尔。

“田庄之事,是我们为殿下做的第一件事。”那个影子淡声续道。

刘竞的表情僵了一僵,旋即面上又隐隐划过了一抹杀意。

此人之语,无一不触及他的逆鳞。若非此刻正是用人之际,他一定……

那个影子却似是没发现刘竞满溢的杀气,继续说道:“今日殿下所言之事,是第二件。这第三件事,殿下当真愿效小儿,以牛毫换金针乎?”

刘竞额上的青筋又凸起了几根。

这厮以为自己是谁?口出不逊,竟敢以小儿之称辱及当朝皇子?

他的拳头捏着“咯吱”作响,几乎用尽了全副的力量,才将那股汹涌而至的杀意压了下去。

“自是不会。”刘竞的声音冷硬如冰。

“甚好。”那个影子看上去十分满意。

说完这两个字,只见重帷深处蓦地起了一阵涟漪,似是窗外的风拂了进来,吹‘乱’了这锦重重的华丽锦绣。

待到锦帘重又归于平静时,那个影子已经消失了。

望着那道凸绣五彩龙凤纹的帘幕,刘竞压抑多时的怒气终于爆发了。他抬手向桌上一扫,“哗啦啦”一阵声响,案上的笔格、砚台、镇纸等物洒了一地,瓷壶中的水飞溅出来,将他的白‘色’鹿皮靴染成了肮脏的灰‘色’。

“来人。”他低吼了一声。

一个面白无须的‘侍’卫应声而入,却被他挥手赶了出去:“叫刚才点灯的婢‘女’进来。”

刘竞觉得有点呼吸不过来。

现在的他迫切地需一点鲜血,一点残碎的肢体以及属于少‘女’的凄惨恐惧的尖叫声,来消解他满心的怒火和莫名的\/‘欲’\/望。

未几时,锦帘下走进来一个娇小的婢‘女’,正是方才点灯的那个。此时的她浑身颤抖,一双眼睛里盛满了惊慌与恐惧。

刘竞觉得口渴极了。

他‘舔’了一下嘴‘唇’,探手捞过那个婢‘女’,在一声短促而颤抖的尖叫声中,将她狠狠压在了案上……

****************************************

金陵城今年冬天的气候,着实有些古怪。

自小寒之后,雨雪稍歇,连着十来日皆是晴天,偶尔风过时,那风里竟似带着几分暖意,倒有几分‘春’天的味道。

傅珺跨进宜清院的院‘门’儿,一行与涉江说着话,一行便将手里的小竹篮子‘交’予了她。

今年也不知怎么回事,草木生发得极早,竹林里竟有了几枚新笋。傅珺方才便是去挖嫩笋去了,如今那小竹篮子里便搁着两根儿,傅珺打算一会儿叫小厨房做一盅冬笋云‘腿’汤来,也算是尝个鲜儿。

“姑娘这又是去做什么了,瞧瞧这一身的灰。”沈妈妈从屋里迎了出来,一见傅珺就开始数落,又拿出帕子替她掸灰。

傅珺便笑着拉了她的手道:“妈妈别忙了,横竖一会子便换了衣裳,妈妈尽可以拿去外头抖落便是。”

沈妈妈被她说得笑了,只得收了手,仍是忍不住叮嘱:“姑娘这一身儿也不该穿着,若被人瞧见了可不好。哪有侯府姑娘穿布衣的?”

说起来,这身青布衣裙还是为了便于活动才换上的,平素傅珺自不会这般穿着。此刻听了沈妈\/妈\/的话,她便从善如流地去换了身半新不旧的天蓝‘色’绣五蝠纹香云纱袄裙,又重新梳了头,这才坐在迎窗的案前喝茶。

此时便听廊下响起了青蔓带笑的声音:“哟,咱们的糖人儿来了,快请进。”

楚刃的声音随后便响了起来:“我是糖人儿你又是什么?针线人儿?”

这话引得周遭的丫头们一阵咭咭咯咯的笑,房里的涉江等人听了,亦是笑了起来。

涉江便摇头道:“如今青蔓是找着伴儿了,与楚刃整天打牙撂嘴儿的,也不知怎么有那许多话要说。”

傅珺浅浅一笑道:“庄子里本就人少,有她们说着话儿倒也不显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