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作品:《庶庶得正

秀云应该是先行仿制了一件,趁衣物送洗时以假换真,悄悄将原件带回住处,将丝帕填塞其中并重新缝好,再赶在衣物晾干之前放回秋夕居浆洗房,换回她的仿制品。-

据白芍提供的信息,秀云倒数第二次在浆洗房独处时,正逢着吴嫂子才将衣裳洗完。彼时衣物沾了水,便是‘花’样颜‘色’上有些差别,吴嫂子她们也很难辩认得出。此外,近段时间秋雨绵绵,天气‘潮’湿、衣物难干,足够秀云在小衣晾干之前将仿制品换回来。

至于秀云开箱笼的钥匙,反正她与吴嫂子她们熟了,寻机拿个印模子拓下来并不难。

想必秀云与郑氏也是颇‘花’了一番功夫,方才想出了这一招。

思及此,傅珺心下又浮起了一丝欣慰。

这也是她身边的这些丫鬟守得极紧,水泼不进,郑氏的人很难/‘插’/手,所以才不得不让秀云出马。

却不知秀云得了郑氏什么好处,或者被她抓住了什么把柄?

傅珺的眉尖又蹙了起来。想了一会后,她决定还是不管这些,先将手上的事情处置了再说。

此事若论错在何人,那便是吴嫂子。若非她有了一丝巴结之心,又怎么会允许秀云借傅珺的帕子,还数次将她单留在房中?

只是,傅珺现在还不能发落她。至少在没有完全斩断郑氏的手之前,她必须按兵不动。

不过,傅珺已经没有耐心再与郑氏耗下去了。

面对郑氏,只要有个孝字在上头,傅珺便永远只能失却先手、受制于人。而这方帕子的出现,却是郑氏压断她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

傅珺真是要谢谢郑氏这股孜孜以求的劲头。

她将帕子收进袖中。吩咐道:“绿萍去叫沈妈妈,涉江跟着,我们一起去见父亲。”

绿萍应了声是便出去了,涉江却是忍不住问:“姑娘,您这是……”

“自然是去与父亲分说此事。”傅珺浅浅一笑,“那人终究是长辈,我实在不便做什么。想必父亲会有法子叫那人收手。”

涉江点了点头。

只要她们姑娘说了。那就必是真的。

她凝下心神,便招呼着青芜去开了只官皮小箱,将地上这些衣裳全都收了进去。又亲自锁好收起钥匙。

傅珺看着她动作轻柔地做着这些,忍不住道:“涉江,你今儿做得极好。若非有你的册子记着,我们查起来可要费许多事。”

涉江的脸‘色’仍有些发青。垂首道:“婢子当不得姑/娘/的夸。婢子还是有错儿,收衣裳进来的时候没多注意一些。”说着她便低下了头。脸‘色’越加苍白,眼圈儿却有些红了。

傅珺的衣物皆是涉江打理的,此事若闹出来,涉江难辞其咎。

见涉江神情委顿。傅珺便安慰她道:“这并不怨你。你已经做得极好了。”

涉江仍是有些无‘精’打采的,只是见傅珺高兴,她便也强打起‘精’神笑了笑。将箱子归置好。沈妈妈此时也进屋来了。

她进屋之后,一旁的青芜便上前将事情轻声说了一遍。沈妈妈一听之下,立时气得两手发抖,咬牙切齿地道:“真真是下作东西,什么阿物儿,竟敢这样算计姑娘。”说着又要吩咐人去开箱笼再细搜,被傅珺柔声止住了。

动静闹得太大,郑氏那里必会得到消息,反倒打草惊蛇。总归东西已经到手,现在的首要问题还是要及时告知傅庚。这种累及‘女’子名声之事,只能悄悄处置,否则又是一场麻烦。

所以她才会将沈妈妈叫过来。

傅珺是存了几分‘私’心的。

沈妈妈是服‘侍’王氏的老仆,有她在眼前,傅庚定会思及王氏。傅珺希望,这种思念能够让傅庚对郑氏有着更明确的认知。

她实在没‘精’力再与郑氏斗下去了。这府里能制住郑氏的,只有傅庚。

傅珺吐出‘胸’中一口浊气,将那方诗帕收进袖中,含笑道:“我去见父亲,青芜、绿萍,你们把东西收一收,青蔓去挪个碳炉子进来。天凉下来了,屋子里冷。”

众人应诺一声,傅珺便带着沈妈妈并涉江,一行人神态轻松地出了南院儿。

桃源正站在正院儿的‘门’前嗑瓜子儿,打眼瞧见傅珺出了‘门’,她含笑打了个招呼,待傅珺她们行得远了,她便转身进了屋儿,见四下无人,便向郑氏轻声禀道:“姑娘又出‘门’儿了,看方向是往外书房去的。”

郑氏的脸上便闪过了一丝冷意:“你看她神态如何?”

桃源笑道:“回太太的话,姑娘与往常无异,婢子瞧见她手里还拿着本儿书,看着是又去向老爷问学问去了。”

郑氏面‘露’不屑,“嗤”地冷笑了一声,捏起桌上的帕子拭了拭‘唇’角,讥道:“姑娘家不知学‘女’红做针线,整天‘弄’什么学问。到时候出了事儿,便知这什么‘探‘花’‘女’史’不过是表面清高罢了,骨子里还不知是什么东西呢。”

桃源见这话说得难听,却也不敢接话,只向茶盏里续了些茶。

郑氏便从果碟子里挑了一枚咸金果儿搁进嘴里,眯起的眼睛里划过了一丝‘阴’沉。

傅珺那边防得太紧,直是水泼不进,她是拿着朝云的事情对秀云威‘逼’利‘诱’,才迫得她将事办成,真真是费尽了心机。

现在郑氏只希望姜姒那边别出了错。

不过,就算姜姒那边出错儿了也没什么。所谓一事不烦二主,秀云顺手塞进去的那方诗帕,便是郑氏自己的算计。有了这双重保证,郑氏相信,她这个继‘女’的名声,只怕落在地上便再也拾不起来了。

只可惜程甲现如今不在,否则那贱丫名声一落地,程甲便是现成接手之人,那几十万的嫁妆银子可不就到手了么?

思及此,郑氏的面‘色’复又‘阴’沉了下来。

便没有程甲也不打紧。这么一个名声败坏的贱丫头,傅庚就是再下死力去保,也是保不住的。再者说,傅珺名声一烂,郑氏便可提出将傅珂再接回来。届时她们母‘女’合力,不愁不将那贱丫头的陪嫁‘弄’到手。

如此一想,郑氏眼中的冷意又换成了得意。她打量着手上那枚‘精’致的宝石戒子,脸上的笑容忽隐忽现……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