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作品:《庶庶得正

想到这里,孟渊又看了看对面的傅珺。。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她的表情有些凝重,墨染般的眉轻蹙着,长长的睫羽覆住了眸子,红润的‘唇’抿得极紧,连颊边的梨涡都显现了出来。

他一时有些失神。

傅珺抬起头来,一下子便撞进了孟渊深深的目光里……

傅珺轻轻挪了一下身子。

恐怕是坐得有些久了,她浑身都有些不舒服。

她抬手拉开窗帘,流光纱外是一片晴好的‘春’日光景,蓝天碧树掠过车窗,官道上偶尔还有赶围子的农人,担着货物慢慢行来。

‘春’风和暖、阳光明丽

真是个适合郊游的好天气。

*************************************

太子刘章望着窗外微温的斜阳,平淡的眉宇间几无表情。

这种温温吞吞的天气,实在使人有些厌倦,一如他这个温温吞吞的太子身份,他扛了这么些年,也有些厌倦了。

刘章收回目光,看了看站在案前的方预和杜冲。

这两个人此刻的面‘色’都有些不太好。

“说吧,怎么回事?”刘章的语气一如他的眉眼,平淡得几乎没有情绪的起伏。

方预觉得头上的缁撮扎得有些紧。

他咽了口唾沫,定了定神方才开口道:“启禀殿下,五军营的人已经从小马庄撤了,朱医正被刺身亡,阿贵自戗。”

刘章望着窗外,半晌没说话。

时近黄昏,而他收到的消息亦如这黄昏一样,是使人颓丧、叫人无力的。

杜冲的眉头锁成了一团。

他与方预谋划了很久,安排下了不少手段,才将朱医正牢牢地掌在了手中。阿贵亦是借了些见不得人的力量才‘弄’过来的。当时他们想得是,便是此计‘露’了馅,也要把二皇子刘竞扯进来。

刘竞的堂舅吴拓便任滇军提督。只要阿贵的身份一‘露’,此计也算成了。

可是,他们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这计划还没实施。就被人提前破去了。他们安排下的那些后手几乎根本无用。

这件事被压了下去,小马庄发生的所有一切,全都被抹得干干净净。五军营提督乃是定西伯陆机,这是个很不好糊‘弄’的‘精’明角‘色’。此事一定是由他压下去的。

不过是太医院死了个医正,这个医正误诊小马庄出了疫症。其后发现不过是普通风寒罢了,仅此而已,就算加上苗疆探子也不算什么。这种事根本不用惊动上峰,联调司的人便能摆平。

杜冲觉得十分憋屈。

这就好像一个名伶勾好了脸、换好了戏服,前头已经有锣鼓四击头响起来了,这时候突然有人跑来说“这戏不唱了”。那种空落落的感觉,很让人心情郁郁。

“吾一直很信任杜先生和方先生。”刘章的声音仍旧没有起伏,“吾一直以为,两位先生智珠在握,定能为吾善加谋划。便有千难万险亦不能退。可是,吾今天实在是有些失望了。”

杜冲躬下了腰,身上的宝蓝直裰被窗外的风拂了起来,他觉得他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殿下恕罪,臣等万死。”杜冲与方预同声道。

刘章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复又转身望着窗外,眉眼淡淡:“两年前,你们派人拿着吾好容易叫人寻来的鹰首蛇身印进了宫,说是要以此印做些大事。可结果呢?”刘章笑了起来,“结果印失人亡。还是两年后被傅庚这厮发现的。那时候,你们就说你们罪该万死。但吾并没有要你们死。”

杜冲与方预同时跪在了地上,以手扶地,一言不发。

刘章似是没注意到他们的动作。仍在继续说着话:“后来,吾叫你们去查那个失踪了的尚林局管事李成喜,那鹰首蛇身印便是在他的房间里查出来的。结果你们查了许久,除了‘藏剑山庄’四个字,便一无所获。甚至就连这藏剑山庄也还是你们推测出来的,并无实证。吾难道不知‘藏剑山庄’么?吾想知道的是他们要做什么?怎么做?何时做?可你们却始终查不出个所以然来。目今为止。你们所定之计、所谋之策,成者寥寥,纰漏却是一个比一个大。如今吾便是想要找人探听一些都城换防的消息,看来也是不能的了。”

说到这里,刘章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声音里透着深深的疲惫:“吾往后但凡动问一句五军营换防之事,便等于告诉联调司,小马庄一事是吾做的。你们这是要害死吾么?”

“哗啦”一声,窗外的东风忽然大了起来,一角锦帘翻卷开来,恰恰卷住了案上的白‘玉’蟾镇纸,又扫过了青东瓷圆壶水注。

“哗啷”数声,镇纸与水注皆被锦帘卷落在了地上,碎了一地的‘玉’渣,水注里的水也溅了出来,沾湿了杜冲二人的袍角。

那一刻,刘章真的很希望,这两样东西是他亲手砸在地上的。

至少,那样还能叫他心里痛快两分。

可是他不能。

他不能喜怒形于‘色’,不能御下过严或过宽。他从小接受的教导皆是教他如何举重若轻,如何不动声‘色’。

有的时候,他会很羡慕他的弟弟刘竞。

至少在有些事情上,刘竞可以肆意而为。而他呢,他是嫡长子,又是当朝太子,他的一举一动不知有多少人盯着。

刘章长长地吸了口气。

再开口时,他的声音又有些了起伏,变得温和而平静:“此事虽未成,却好在未‘露’首尾。”说到这里他终于站了起来,上前去扶地上的两个人:“两位先生请起。此事错不在先生,而在于吾。先生万勿自责。”

方预和杜冲皆是一动不动。

那瓷壶落地之后磕去了壶嘴,却仍是骨碌碌地向前滚去,滚过了大块青砖铺就的地面,直滚到梁柱前方才停了下来。

杜冲跪伏在地上,耳听那瓷壶滚落的声音,心里万般不是滋味。

他一直在想,这件事是怎么败‘露’的?

他已经安排得极为妥当了,甚至还叫阿贵从云南元江‘弄’来了几件死于疟症之人穿过的衣服。

既说是发了疫症,则要将事情周全过来才算完美。按照他的原计划,待疫症的消息传到京城之后,阿贵便会将这些衣物悄悄放在军营里。当时挑的便是与他们东宫不大对付的西营把总吴彪。

只要西营的官兵染了疫症,此事便是真的了,朱医正推断无误,都城必定会封起来。而若天幸吴彪死了,他们东宫便可一石三鸟,既知晓了换防情况,亦可在西营那里安‘插’下人手,再顺手把阿贵往上一呈,拉刘竞背黑锅。

这是多么完美的计策,却不知是何处出了差错,还没施展开来便告结束。

杜冲一面听着刘章温和地劝慰他们的话语,一面又回想起了秘报上的内容:

孟渊突袭,朱钦、阿贵亡,‘药’箱被带走,孟渊身边有一‘女’子两度出声示警。

这个神秘‘女’子到底是谁呢?

杜冲陷入了深深的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