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作品:《庶庶得正

傅珺这里正想着,忽听前头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随后一个惶急的声音便随风递了过来:“你……立刻……禀报……封城……”

因隔得远,那声音断断续续地飘进傅珺的耳中。-虽语声零‘乱’,但只要略加组合,便不难听懂这人的话。

傅珺一时心中凛然。

这疫症看起来情况不妙啊,居然需要封城了。她又凑到了车窗处向外张望。

此时,在孟渊的身前又多出来两个人。

当先一人穿着一身玄‘色’官服,前襟的补子上画着黄鹂。这人的服‘色’傅珺一点不陌生。鲁医正穿的便与他一样。此人应是太医院的某位医正。

这位医正的身后还跟着个穿灰袍子的男子,背着个大大的‘药’箱,头上戴着褐‘色’的葛巾,看上去像是‘药’僮的模样。

此刻,这位医正一脸的惶急之‘色’,正与孟渊说着话,说到紧要处两只手上下挥舞着,看上去很是焦虑。

傅珺盯着他看了一会,渐渐地觉出了几分怪异。

这人的表情与动作非常不协调。

可惜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否则就能做出更好的判断了。←→x79小說网

傅珺向四下扫了一眼,瞥眼瞧见吴钩便立在车旁,看神情像是凝神在听着那个医正说话,表情颇为专注。

傅珺心念一动,轻声问了一句:“吴将军,您听得见那人说话么?”

吴钩转首看了看傅珺。大约是因事情重大,他的神情一扫方才的轻松,而是颇为郑重。他将声音压得极低地道:“姑娘唤我吴钩便是。您是问我能不能听到那个朱医正说话?”

傅珺含笑点了点头。

吴钩肃着一张脸,将视线转向了前方:“属下自是能听得见的。”

傅珺的眼睛立刻亮了。

她就知道这些习武之人听力好于常人。

于是她便又向吴钩笑了笑:“烦请您与我说说,那朱医正现在都在说些什么。”

吴钩愣了一下,不自觉地搔了搔头皮。

说起来,这位傅四姑娘确实有些奇怪,连这种事情也好奇。

不过想一想在田庄里她与孟渊同去探查尸首,如今有此一说也不算稀奇了。

吴钩一面暗自想着,一面便凑到车窗前压低了声音道:“朱医正现在在说。村子里那几个人情况不大妙,他已经着人将祠堂辟了出来单独安置这些病人。他还说这疫症传得很快,他怕会传到京里去,请主子快马回京禀明上司。要京卫先把城封起来,以保安全……”

傅珺侧耳听着吴钩说话,眼睛却一直盯在朱医正的脸上。待吴钩的“同声传译”告一段落之后,她又将视线转到了那个助手身上,亦是盯着他细细地打量了好几眼。

待观察完毕后。傅珺便打断了仍在转述朱医正说话的吴钩,声音放得很轻:“麻烦您叫那位‘侍’卫大哥去请孟少公子过来,就说我有事。”

吴钩应了声是,一旁的‘侍’卫却是早就听见了他二人的对话,都没待吴钩吩咐,直接便策马往前去了。

吴钩盯着唐刀的背影有些磨牙。

这死小子,他算是记住这厮了。这时候跑得倒快,献殷勤真是不怕‘腿’短啊。刚才在土坯房里的时候,这小子就和个木头人似的,吴钩真是想想都有气。

唐刀过去后不久。孟渊便跟着他一同回转了来,他身后的朱医正以及那个军曹也都看了过来,朱医正的眼神明显地缩了缩。←→x79小說网

傅珺此时早已推开了车‘门’,人却隐在车帘之后,不叫车外的人看见自己,同时仍在暗中观察着朱医正的动静。

孟渊自车外探进来半个身子,“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找我?是不舒服么?”

说这话时,他那双宛若淬了冰的眸子便专注地凝在傅珺的脸上。

还好,她的气‘色’不错。瞧着比刚才要‘精’神多了。

孟渊呼了口气。

方才唐刀急急地叫他过来,他还以为她又不舒服了。现下他才算放了心。不过这村庄的情况却很不妙,她应该速速离开为上。

孟渊的眉心蹙得极紧。

过一会他恐怕没办法送她走了,他得尽快回京里面见上官禀报。还要给刘筠那边递个消息。

“你先别急着回京。”傅珺的声音响了起来,清淡冷冽。

孟渊微有些吃惊。

“那个朱医正在说谎。”傅珺这一回的声音低了许多,几乎是凑在孟渊的耳边说话。

温热清甜的气息蓦地扑进了耳畔,让孟渊整个人都绷紧了。

而随后,他身上的气息便冷了下来。

朱医正居然在撒谎?

看着孟渊有些疑问的眼神,傅珺继续轻声地道:“他说话的时候一直紧紧地盯着你和那个军官看。眼睛瞬也不瞬。据我所知,人在说谎的时候就会这样,一面编着谎话一面观察对方的反应。朱医正方才说到时疫以及疫情传染严重时,便一直在观察你与那个军官的反应。我认为,关于疫症之事他没一句实话。”

说到这里傅珺顿了顿,又将声音压低了一些:“还有那个‘药’僮,此人也有问题。”

孟渊的眸‘色’立刻变得十分锐利。

他并没有去看车外的朱医正等人,反倒一步跨进了车厢,一面轻声吩咐吴钩:“你们几个守在外头,莫叫人靠近,也莫叫人离开。”一面便坐了下来。

“是。”吴钩利落地应了一声。

他们也都听见了傅珺的话,此时便都分散了开来。表面看来他们只是随随便便地站在那里,其实每个人选的方位都很巧妙,已是将这条官道封了起来。

“那个‘药’僮哪里不对?”孟渊关上车‘门’,压低了声音问道。

“首先是他的指甲。”傅珺说道。

孟渊的神情一下子有些古怪起来。

居然又是指甲?

他忍不住垂眸看了一眼傅珺的手。

她的手安静地搁在膝上,手指并拢,指尖粉嫩的‘花’瓣簇在一起,像是氅衣上开了一朵娇柔的杏‘花’。

傅珺其实也有些无语。

她今天还真就是跟指甲杠上了。

不过,那个‘药’僮最先引起她注意的,就是他的指甲。虽然隔得有些远,她的视力却一向极佳,那个‘药’僮的指甲她看得十分清楚。她的怀疑从这里开始,后来才又观察到了其他的地方。

她示意孟渊坐了过来,借着车窗上布帘的遮挡指着那个‘药’僮,轻声地解释:“你看他的指甲,既长且黑。据我所知,太医院的‘药’僮平素负责拣‘药’、捣‘药’、碾‘药’等事,若是留了长指甲,指甲缝里便难免带上‘药’粉或‘药’末,很可能损了‘药’/‘性’/。所以‘药’僮的一双手都是干干净净的,指甲也很短。你细想想,便是鲁医正也断没这样长的指甲。此乃这‘药’僮的第一个可疑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