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作品:《庶庶得正

卢悠的脸‘色’已是一片铁青。。 更新好快。←→x79小說网

她长这么大,就算是见到了宫里的福安公主,也没受到过这等屈辱的对待。

卢悠握着缰绳的手骨节泛白,双目之中怒意隐现。站在一旁的‘女’生们此时亦皆是对萧红珠怒目而视。陪同的夫子便出声道:“公主殿下擅骑‘射’,不如上场一试?”

萧红珠根本理也没理她,依旧看着卢悠笑道:“听闻大汉朝乃是礼仪之邦,怎么,吾要你一个没有品级的人拣样东西,你也不愿意么?且还在吾面前骑在马上不下来?这又是哪里来的礼仪?”说着她便冷下脸,向身边的几个‘女’‘侍’卫道:“你们去两个人,把这个不懂礼仪的贱人给吾拉下来。”

她一直以“吾”字自称,很明显就是恃着身份压人的。

众人一时噤声,此时,从萧红珠身后便闪出两个身形矫健的‘女’‘侍’卫,上前便要去拉卢悠。

“住手!”一声断喝蓦地响了起来。

那两个‘女’‘侍’卫停了手,众人亦循声看去,却见说话之人正是白石书院的夫子何槿。

只见何槿一脸正气,大步走上前来,白衣素袍、大带飘摆,虽是一袭布衣,那气势却是有若静渊,令人望而敬畏。

萧红珠微微歪着脑袋,上下打量了何槿两眼,复又笑道:“原来是何先生,却不知先生有何见教?”

何槿走上前去,微微躬了躬身,旋即腰背‘挺’直地道:“明珠公主,所谓礼仪,乃是于己在前、于人在后。公主殿下方才出言不逊、有失公主尊仪在前,又辱及大汉贵‘女’,对她们无礼在后。如此情况下,殿下又缘何强求他人对公主有礼呢?”

何槿这一番话说得体度端正,十分有大儒风范,旁边的‘女’生们俱是一脸信服地看了过来。

萧红珠定定地看着何槿。过了一会方又是一笑,道:“何先生,若是在我们契汗,就凭你这一句话。我就能砍了你的脑袋。”

此言一出,一众‘女’生俱是一惊,场中的气氛一时间十分肃杀。

何槿却是夷然不惧,一字一句地道:“公主殿下也说了,那是在契汗。此处却是大汉。公主脚下乃是我大汉国土。还请公主谨记。”

听了这话,傅珺忍不住为何槿喝彩。

所谓有礼有节、不卑不亢,这才是最聪明的对上回话的态度。

萧红珠的脸‘色’终于变了变,她盯着何槿看了好一会,方冷声道:“我乃契汗公主,身份尊贵,我要尔等做什么,尔等便需谨尊上下尊卑的礼仪,立刻照办。我倒要问问,你们白石书院名声在外。却连最基本的礼仪都没有么?你们这些夫子是怎么当的?”

何槿淡声道:“我大汉自重礼仪,向来便有尊师重道一说。明珠公主既然熟谙礼仪,见了夫子为何不执弟子礼?”

萧红珠被这话说得愣住了。←→x79小說网

傅珺见状,心念电转之间,立刻当先面向何夫子屈了身,口中高声道:“学生见过夫子。”

她的声音十分清亮,在骑‘射’场上回‘荡’着。

众人皆被这个声音给说得怔了怔,陆缃此时却是第一个反应了过来,连忙也向着何槿屈身行礼,口中亦是高声道:“学生见过夫子。”

她们两个人带了头。学生们不过片刻便皆反应了过来,就连卢悠亦趁机利索地跳下马来,跟着大家齐齐屈身见礼道:“学生见过夫子。”

一时间,整个骑‘射’场中一片寂静。那些‘女’学生们姿仪优雅地蹲身行礼,浅青上衣与深青大带在寒风里飘动着,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肃穆与高贵。越发凸显出站在当中的明珠公主一行人的粗鲁不文来。

何槿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她淡淡地看了一眼整齐地屈身行礼的学生们,温声道:“起来吧。”学生们依言起了身,俱是双手握于小腹处,腰背‘挺’直。站姿十分优美。

何槿的脸上再度‘露’出满意的笑容来,她笑着环视众人一周,旋即便转过眼眸,一脸淡然看向萧红珠。

虽然何槿一句话没说,但她的姿态还有她的表情,无不表明了一件事:她在等着萧红珠对她这个夫子执弟子礼。

萧红珠此时已是眉宇低平,那双隐在眉弓下的眼睛里,蕴着无边的怒气与杀意。

若是在契汗,何槿这种所谓的有气节的‘女’人,她一定会砍掉其四肢,再拔下舌头来泡酒喝。她倒要看看,没了手脚和那一张利口,这个何槿还能剩下多少气节?骨头还能有多硬?

萧红珠从来最瞧不上的,便是这些中原人所崇尚的气节。

气节有什么用?这种长了硬骨头的人就要杀。有多少杀多少,只要你的刀够狠、够快,这些硬骨头总有杀光的时候,就算杀不光,也能叫他们骨头变软,任你拿捏。

可是,此时的她却没办法真的杀掉何槿。

这可是白石书院的夫子,若是她萧红珠连区区一个夫子都容不下,父皇往后也再不会信重于她了。

便在这场中气氛凝重到有些压抑之时,忽闻远处传来一声高呼:“英王殿下驾到——”旋即便有数十骑玄衣朱带的骑士,风驰电掣一般地飞奔而来,骑‘射’场上顿时响起一阵轰隆隆的马蹄声。

萧红珠挑着一双深棕‘色’的眉‘毛’,远远地看向来人。却见当先一人形容英伟、丰姿俊朗,一双如寒夜星辰般的眸子,便是远处瞧来,亦能感受到那目光的璨然。

萧红珠双眼微眯,旋即一挑眉‘毛’,向旁边的‘侍’卫吩咐了一声,一旁立刻有人牵过马来,亦有人上前拣起了她的金铃铛。她们这一行人便纷纷上马,萧红珠清叱一声,领头向着前方的队伍迎了过去。

她这一去,却也是将方才与何槿对峙的尴尬免了去。

何槿远远地看了那支队伍一眼,见萧红珠她们行得极远了,方走到卢悠面前,语气严厉地道:“形势不明便冒然出头,轻狂;见了贵客不知礼节,倨傲;被人一迫便失了颜‘色’,浮躁。明年岁考,你的礼仪只有乙等!”

卢悠万没想到,方才还为了她出头的何槿,这一转脸就对她劈头盖脸一阵训斥,还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比方才萧红珠的那番作为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卢悠的脸上当场就挂不住了,又是红又是青,那一脸的委屈与愤懑就是想掩都掩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