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作品:《庶庶得正

崔氏心中恼恨‘交’集,可是此时此刻,侯夫人早就端出了婆婆的款儿来,她身为儿媳的,却也只得极力地忍着。.最快更新访问: 。

崔氏便将帕子一直捂在脸上,对侯夫人的话全无一点回应。

这厢便过来了几个丫鬟,小心翼翼地扶起了朝云,将之“架”了下去,想是去了傅庭早先就安排好了的院子。

侯夫人便又轻轻抚了抚崔氏的背,柔声道:“好孩子,快别哭了,我一会就叫了二郎来骂她。你先起来吧。”说着便伸手去扶崔氏。

崔氏此时便是再气再恨,却也只能顺着侯夫人的手起了身。

侯夫人便又道:“朝云按说只是个通房,就不该有自己的院子。只是因要禁她的足,便暂且先将她安置在那间小跨院儿里头吧。你放心,我定不叫她扰了你,也免得你见了她便烦心。”

一个做婆母的对媳‘妇’能说出这番话来,已经算是极为客气的了。且侯夫人话里话外的,也有几分解释的意思。

崔氏本就是个会看眼‘色’的,自是知道以目前的形势,侯夫人能这般处置,也算是给了崔氏颜面了。虽然这颜面比以往差了好些,崔氏却也不能不捏着鼻子接下。

于是崔氏便向侯夫人屈身道:“多谢老太太。”

侯夫人慈蔼地道:“你快些回屋歇着吧。”说着又吩咐道:“秀云,你去库房里将前些时候得的那支老山参给二郎媳‘妇’送过去,还有,再取一匣子燕窝,你也一并送过去。”

秀云应了声是便垂首出了屋‘门’,径自行过回廊,直待来到院‘门’口的一个‘花’坛边儿上,她方才缓缓停下了脚步,看着‘花’坛里几朵早开的‘玉’菊出神。

方才的那些事情秀云也瞧在了眼里,她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

论起来,侯夫人身边的丫鬟便以秀云最为出挑。人生得俊俏不说,行事为人更是大方得体,无人不夸的。便在五、六年前,傅庭亦曾对她眉目传情。还偷偷送过她些东西。

只是那时候的秀云,一心想着能一步登天,对傅庭便有些拿着捏着的,虽是个丫鬟,却比正经的姑娘还端着几分。那傅庭惯走‘花’丛。先还有两分兴致,过后便也败了胃口。

外头瓦子巷与‘花’楼里的姑娘们,一个个的可都比秀云更擅长这些,也更懂得拿捏分寸,秀云比起人家来那是多有不如。因此傅庭也只热络了没几天,便将秀云丢到脑勺后头去了。

而今天,秀云却是眼瞧着朝云这个才提上来没两天的小蹄子,一步便成了傅庭的身边人。虽只是个通房,却因有了身孕而身价倍增,居然连自己的院子都有了。秀云心里的这口气便堵了上来。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她这里正木着一张脸想心事,不妨有人蓦地拍了她一下,倒将她吓了一跳。

她转眸看去,却见素云正笑‘吟’‘吟’地站在她旁边。秀云便按下心头的情绪,勉强一笑道:“你不声不响地过来做什么?倒唬了我一跳。”

素云却没答她的话,只向她脸上细看了两眼,道:“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白?是不舒服么?”

秀云此时正是心下郁结,听了素云这话,又想着二人平素也算/‘交’/好,于是她便垂了头轻声道:“我确实有些不大爽利。这几日老觉着头晕晕的。”

素云一听此言,忙拉着秀云便往西廊下去,一面走一面便柔声道:“那你还站在这外头大太阳下晒着?若中了暑可不是顽的。”说着话二人已是到了廊下,素云便向天上看了一眼。对秀云道:“此处晒不着什么了,你现下可还觉得晕么?”

见素云如此温柔体贴,秀云心下倒有些感动,便勉强笑了笑道:“现下好些了。”

素云向左右看了一眼,见四下并无旁人,便轻轻推她道:“你先回去歇一会子。左右此时无事。有什么我替你应着便是。”

秀云苦笑了一下,叹道:“罢了,我们又不是那娇生惯养的,不过是粗胚子一个,哪里就这样娇贵起来?且我还有差事呢,便想歇也没处歇去。”

素云便笑道:“这有什么的,我替了你便是。你快去歇着吧,我瞧着你这脸‘色’可不大好呢。”

见素云如此一说,秀云便也没再坚持。她确实也不想去卧月楼给自己添堵,于是她便将侯夫人的吩咐说了,便自去了房中歇息。

这里素云便去了大库房,‘交’了兑牌出来。管库的妈妈便问道:“这燕窝有两种,一种是保泰堂的,另一种是益年堂的,却不知老夫人说得是哪一种?”

素云便笑道:“烦将那益年堂的予我便是。”

那管库妈妈便将益年堂的一匣子燕窝给了素云,两个人又当面点清了东西,素云这才捧着匣子去了卧月楼。

便在素云去卧月楼的路上,恰巧馥雪亦要往大库房里来。两个人走了个对脸儿,便含笑打了个招呼,各自去了。

这种事情在府里简直太过于平常,根本就没人把它当件事儿。而素云向馥雪轻轻点了点头的动作,更是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了。

二房多了个通房丫头的事情,很快便在府里传遍了。

傅珺也收到了沈妈妈传过来的消息,说是朝云被罚禁足,如今便住在离垂‘花’‘门’不远的一处小跨院儿里。而那间院子恰巧便是傅庭平素读书并处理公务的地方,叫做“桃源小筑”。

傅庭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并不大往外书房去。不过他留在内院的时间也很少,这桃源小筑大多数时候都是空着的。如此一来,被罚禁足的朝云,虽只住在桃源小筑的一间跨院儿里,却等同于这院子的半个主子。

以通房的名份却单独住了一间院子,这放到哪里都是极不合规矩的。傅珺很是不解,一向注重规矩的侯夫人,此举用意何在?

大约是因为此事太过于出人意表,自朝云住进桃源小筑之后,整个侯府却是一阵诡异的平静,连个议论的人都没有。大约所有人都在静观风向,以便决定往后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