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作品:《庶庶得正

跪伏于地的王宓身子一震,过了好一会,方缓缓地抬起头来。,最新章节访问: 。

刘竞的眼前,立时便现出了一张‘精’致细嫩的秀气脸庞。

那容貌虽算不得绝‘色’,却带着一段天然的江南风韵,尤其是那双含羞带怯的眸子微微地垂着,黑而长的睫羽之下,一颗颗晶莹的泪珠不断滚滚而落,宛若剔透的‘露’珠,掉落在新绿的草叶上。

刘竞微微眯起双眼,将眼中越来越浓的一丝兴味掩了去,那略略下垂的眉宇之间,却是漾起了‘春’风般温柔的神情。

“吾幼时亦被父皇罚过面壁,”他语声温和地道,“皇祖母最是慈和,你莫要挂怀。”

这温柔的话语与温和的声音,终是让王宓止住了眼泪。

她悄悄地抬起眼眸,透过睫羽向刘竞睇了一眼。

那一刻,浩‘荡’的东风卷起几片落英,正在他的衣衫间飘然起舞。他绣了青龙的袍袖在风里翻飞着,衬着他俊美温和的容颜,刹时间便填满了王宓的‘胸’臆与眸间。

原来,这天下至尊的二皇子殿下,竟是如此的俊美温柔。比起他来,唐俊不过是个小孩子罢了。此生若得长伴于这般俊美的男子身畔,那岂非……

王宓不敢再往下想,只飞红了脸颊垂下头去。

外界的一切声息在此刻尽皆消失了,她的耳中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响,越来越快,一如身边掠过的‘春’风,愈来愈柔,也愈来愈暖……

当这一阵温柔的‘春’风拂过这一对偶遇的男‘女’,穿过冰冷方正的宫墙。最终掠上岁羽殿屋顶上的那只高大铜feng时,岁羽殿里的人却是走得差不多空了。

方才,太后娘娘在送走王宓之后,便显得有些懒懒的,连太子妃卢菀的话也不愿多搭理。卢菀便率先辞了出来。

太子妃一行人离开后不久,太后身边的大监周满泰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悄悄凑在太后耳边说了几句话。

彼时。正有个‘女’官在大声念着曲水流芳宴的诗作。众人俱是用心聆听,唯有傅珺这个不通诗词的人,注意到了太后这边的异动。

傅珺猜测。这宫里怕是出了什么事,且还非小事。太后听了周满泰的话之后,脸上虽仍是笑着的,眼神却在一瞬间变得极为冷厉。

周满泰说完了话。便又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此时那‘女’官也念完了诗。太后便笑着道:“本宫听着这诗都写得不错,夫子们觉着如何?”

何槿作为夫子的代表。此时便又站起身来道:“娘娘高见。”

太后便笑道:“既是如此,你们便先回去评出个高下来,回头我皆有赏。”

何槿躬身道:“谢娘娘恩典。”

太后挥了挥手,微‘露’疲态地道:“便这么着吧。今儿我也乏了。想你们站了这大半天儿也累了,便都回去吧。”

何槿等一众夫子便都起了身,带着学生们向太后行了礼。便俱都出了岁羽殿。

九重宫阙,殿宇深深。当高大的双阙终于出现在傅珺的视线中时。她那颗提在半空的心,这才完全地放了下去。

终于结束了。

这一次入宫真是折腾得她身心俱疲,此刻傅珺只想早早离开这深不可测之地,快点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

来到宫‘门’之外,傅珺没急着去找马车。此时各府来接的人挤作了一团,她想等人少些再说。

谁想便在此时,她瞥眼竟在人群里瞧见了傅庚。

傅珺不由大为讶异,睁大了眼睛凝神看去,却见在车道的拐角处,傅庚正站在那里与人说着话,神‘色’看上去颇为凝重。

傅珺想了一想,便带着涉江提步走了过去。

傅庚此时正有些头疼。

今儿宫里出了几件蹊跷事,事情虽都不算大,但合在一起便不是小事了。圣上便令龙禁卫与内卫联合调查,又特别加了一道口谕,令傅庚督办此事。

傅庚此时便在温佐的陪同下准备入宫。因见白石‘女’学部的学生们出来了,他便先暂避在了一旁。

傅珺走过去的时候,傅庚也瞧见了她,便笑道:“为父正在这里等你呢。”

闻听此言傅珺不由有些讶异,便笑问道:“爹是来接‘女’儿的么?”

傅庚摇摇头,温声道:“不是,为父是来办事的。”说到这里,他微抬眼眸,向着停在不远处的一辆华贵马车瞥了一眼,方道:“稍后你与为父一同回府吧。”

虽然不明白傅庚是何用意,傅珺却也没有多问,只含笑道:“是,‘女’儿遵命。”说着她便又向温佐行了一礼道:“见过温将军。”

温佐笑着向她点了点头,又问傅庚道:“傅大人这是要带令爱同去?”

傅庚不动声‘色’地“嗯”了一声,拂了拂衣袖道:“我们进去吧。”

温佐便向旁挥了挥手,几名龙禁卫便跟了上来,众人径直进了宫。

一队龙禁卫加一位官员,这种组合并不叫人奇怪。可若是这队伍里还有一位姑娘并她的婢‘女’,这就有些奇怪了。

好在那宫里的人向来是见多不怪,一个个目不旁视,走过路过的宫‘女’太监更是有多远避多远。这龙禁卫一出场,必然不是小事,哪有人往前凑的?找死呢么?

众人走了一段路,便又有一个穿着内卫服‘色’的小头领带着数人迎了上来,与温佐和傅庚寒暄了两句之后,他们便转向了北边的一条路。

傅珺一眼便瞧见了人群里的孟渊。

那一刻,她心里的惊讶实是难以形容。

她真不知道,她的这位白石同期生到底是打了几份工?这一会儿少主一会儿小厮的,现在又成了内卫。那他平素在白石的功课又怎么说?傅珺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此时,他们这一行人已经来到了皇宫的东北角。傅珺从未来过这片区域,心中难免好奇,便也放下了对某神秘少年的思量,转而朝四下打量起来。

透过帷幕看出去,傅珺觉着这里很像是底层太监与宫‘女’的居住区,一大片低矮的房舍鳞次栉比,若非来往之人穿着的皆是统一服饰,倒与寻常街巷无甚不同。

经过了这片区域再往前走上一段,便到了一片类似于办公区的地方,内卫头领着他们来到了其中的一处,一面推开那扇黑漆大‘门’,一面便道:“那李成喜便住在这里。”未完待续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