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作品:《庶庶得正

王宓此时也感觉到了太子妃绝非善意的态度,闻言并不敢回话,只浑身打着颤。,最新章节访问: 。

太后此时却又是笑了出来,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这王家二丫头也没说瞧实了,只说有人挥了挥手,这都作不得数儿的。依着本宫说啊,那辛家闺‘女’许是瞧见了金鲤跃水,一时高兴便失足落进了湖里。”

卢菀的眼角微微一眯,旋即便又放松了下来。

太后这轻飘飘的两句话一说,却是为此事定了调子,她一个太子妃在皇祖母跟前,自是需得从善如流才是。

如此想着,卢菀神态闲适地轻舒手腕,借着拂鬓的动作掩去了眸中的一丝讥意,再抬起头来时,她看向太后的目光中唯余盈盈浅笑。

她柔声道:“皇祖母说得是。”说着她又垂下视线,淡淡地扫了一眼王宓,继续道:“只是,这王二姑娘在殿上如此失仪,又差一点冤屈了旁人,总不好就这样由得她去。”

太后神‘色’慵懒地瞧着手指甲,淡淡地道:“那依着你说,该如何处置?”

卢菀想了一想,便转向下首坐着的那一群夫子,和声问道:“却不知在书院里,似这般犯了错的学生们,该是如何处置的?”

坐在上首一动不动从头到尾都如同死人一般的夫子们,此时终于有了点活气儿。何槿便当先站起身来,微弯着身子语声平静地道:“娘娘,学里对此类学生的处罚有二,一是面壁,二是抄书。”

卢菀闻言点了点头,便向太后道:“皇祖母。既学里罚得也不重,我想着,便罚一个回去思过三日便是。”

太后语声淡淡地道:“既是你说如此,那便依你。来人哪,好生送了王二姑娘出宫。”

随着太后娘娘的话音,一旁便走过来两个宫人,一个人扶着王宓向上谢了太后与太子妃娘娘的恩典。另一人便在前引路。将王宓带了下去。

一众‘女’生噤若寒蝉,看着王宓被那两个宫‘女’裹挟而去。而人群中的傅珈亦松开了握成拳头的手,那手心里已是微微汗湿。

方才她差一点点便要站出来了。幸而她及时收住了脚步,否则这被拖下去的人里,就会再多个她了。

思及此,傅珈悄然抬起眼眸。看着王宓被拖下去的方向,眸中闪过了一抹沉思。

此时的王宓却像是被‘抽’干了全部的力气似。

她软软地依在宫‘女’的身上。每迈一步都似是踩在云里,全身都在打着晃儿。

直到步下了岁羽殿的台阶,绿萼跟上来从另一边扶住了她,她才一点一点地找回了力气。也找回了一点实感。

那一刻,一直被岁羽殿那冰寒的空气冻僵了的泪水,一古脑儿地冒了出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哭。也许是为了这有惊无险的一幕。也许是为了那叫人颜面尽失的处罚。

王宓知道,回家思过三日。这处罚一点也不重。若是不去考虑这处罚出自何人之手的话,她甚至应该感到高兴。

这可是在皇宫里啊依她方才的所作所为,便是被打板子也不是不可能的。

王宓完全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刚才怎么就那么大的一股火?一听那些宫‘女’说傅珺便在辛韫身旁,她立刻想也不想地就跳出来指证了傅珺。

现在想想,她差一点就铸成了大错。还好她知机快,见势不对立刻便服了软。太后娘娘这才轻饶了她。

可是,她终究还是出了一个大丑。

被太子妃娘娘亲口罚了的姑娘,往后在京里又有谁会瞧得上?现在的她已然成为了白石书院的耻辱,更成了全京城贵‘女’们的笑柄。

只要一想到那些贵‘女’们讥讽的眼神,王宓便觉得全身的血都是凉的,直凉到了骨头里去,凉得她只想放声大哭。

然而,她不敢哭。

这里是皇宫,是个一哭一笑都要被严格管制的地方。她只能将头垂得极低,任凭那滚烫的泪水一颗颗落在衣襟上,染出了一小块微深的印迹。

她浑浑噩噩地由着人扶着走,全然不知身在何处。

便在此时,那在前引路的宫‘女’蓦地双足一停,旋即便迅速侧避在了道旁,而扶着王宓的那个宫‘女’亦将她拉到了路边。随后,绿萼与那宫‘女’又合力拉低了王宓的身子,王宓一下子便跪伏在了地上。

她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那一小方地面,不多时,便闻一阵脚步声越行越近,耳听得那宫人道:“见过二殿下。”随后,一双银边白鹿皮的男子皮靴,便出现在王宓低垂的视线中。

透过模糊的泪眼,王宓只觉得那双皮靴异常的‘精’美,上头绣的云纹宛若活的一般,在她的眼前流转不息。

她正看得神思恍惚,一道温和好听的声音蓦地便响起在了她的耳边:“何人?”

一个宫‘女’恭声答道:“启禀二殿下,奴婢奉太后娘娘之命送王家二姑娘出宫。”

那声音轻轻地“唔”了一声,又温和地问道:“因何落泪?”

这温和的声音宁静而安详,带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让王宓瞬间宛若泡在了暖水中,将她心里的委屈与害怕尽皆化了开去。

她的眼泪一下子淌得更凶了。

那宫‘女’伏在地上回道:“太子妃娘娘请王二姑娘回家思过。”

二皇子刘竞一听这话,眼角便是微微一眯。

他的面上尚自带着餮足后的一丝淡笑,这微眯双眼的表情,便此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看着眼前的娇小身影,不知何故,他竟联想起了方才在石‘洞’中的情景来。

那辗转于他指间的细滑肌肤,那一声声微带求恳又含着满足的呻‘吟’,还有那颤抖的喘息之声,竟令他在体会到极致欢愉的同时,又感受到了一种难得的安详与宁静。

他忽然便想起,在他戏谑地叫她“伯夫人”之前,她还有一个温婉动人的名字,叫做“阿莹”。

刘竞不由自主地‘摸’了‘摸’下巴,眸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兴味。眼前的娇小‘女’孩与他脑海中的形象重合在了一处。

而更令他感到兴味的是,他记得“沧‘浪’先生”王襄的一个孙‘女’,便在白石书院就读。

“抬起头来。”刘竞温和的话语声,响起在这东风迟迟的宫道上。未完待续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