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作品:《庶庶得正

此时,傅珺已经行至了拐角,那大‘花’厅已是在望。,最新章节访问: 。网她举眸看去,远远地便瞧见一个明显不是侯府仆‘妇’装扮的灰衣‘妇’人,正自躬身立在‘门’外,似是等着人传召。

傅珺不由咬了咬牙,加快脚步赶了过去,人还未进‘门’,便听见里头传来了郑氏柔声细语的声音,似是劝慰地道:“你这丫头也别不服了,如今不过是发卖罢了,又没打没骂的。你犯下这等事,能得这般处置已是极轻的了。来,先乖乖喝了这‘药’。我知道你是不愿的,可你也要想一想你们姑娘。便为了棠姐儿,你也该乖乖听命,别叫棠姐儿为了你为难哪。”

她说话的语气不可谓不语重心长,只是,那劝慰的话语里所包含的意味,却让傅珺眸中却‘露’出了一抹讥意来。

她一面在小丫头的禀报声中跨过‘门’槛,一面便淡声道:“且慢。”

郑氏原先正微垂着眼眸,居高临下地看着被强按在地下的青蔓,劝她好生喝了‘药’跟了那伢婆子去的。此时一听傅珺的声音,她便将视线略略上调,刚好瞧见傅珺正从容跨过‘门’槛,一脸淡定地走了进来。

郑氏眸中神‘色’微变,旋即垂首不语。

那坐在上头的张氏与崔氏,此时亦将视线投向了傅珺。

却见傅珺意态闲适,也没多看那被按在地下的青蔓一眼,只不疾不缓地上前几步,姿态端雅地向着几位长辈请了安,又极其自然地将视线向两旁扫了扫,神态中全无一丝惶急。

那倒在地上的青蔓此时却是停止了挣扎,只抬起满是泪痕的脸来,定定地看着傅珺。那两个按着她的婆子此时也往傅珺这里看了过来,其中一个婆子的手里还端着‘药’碗。

傅珺的视线略过青蔓,只向那两个婆子淡淡地看了一眼。

她的眼神十分平淡,看着那两个婆子时,就像在她眼前的根本不是活人,而是死物一般。

刹时间,那两个婆子只觉得那双乌沉沉的眼睛扫到她们身上时,竟像是有着千斤重似的,直压得她们悚然而颤,不由自主地便弯下了腰去,那端着‘药’碗的婆子更是被傅珺看得手一抖,那‘药’汤竟从碗里泼了大半出来。

傅珺只淡淡地向她们扫了一眼,便又将视线挪向一旁,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傅珈与王宓,旋即又转开了眼眸。

此时,傅珈正自玩着手里的一方帕子,那微微垂首的动作将她面上的一丝嘲意遮掩了去。王宓却在歪头打量着傅珺,一脸看戏不怕台高的兴味之‘色’。见傅珺看了过来,她方才收起神‘色’,伸手去拿茶盏。

虽然不知道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坐在这里,傅珺却也无暇多想了。

向着长辈行礼过后,她便‘挺’直脊背端立于几人座前,双手自然握于小腹处,视线微垂,礼仪十分恭谨地道:“大伯娘、二伯娘,母亲,还请且慢处置我的丫鬟。到底她也是我的人,我这个主子总要问一声才是。”

张氏闻言温婉一笑,不曾出声。崔氏却是柔声道:“四丫头快别这么说。实是你这丫头犯了大错儿,却是非罚不可的。你也别怨大伯娘与你二伯娘越俎代疱。好孩子,快回座儿上坐着罢。”

傅珺却是未曾归座,只将一双清亮的眸子看向崔氏,浅笑道:“二伯娘说我这丫头犯了大错,是说有人看见她进了‘花’房,而那‘花’房的盆景亦打碎了的事情么”

崔氏略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张氏,张氏便柔声道:“是有人亲眼瞧见,又亲口指认的。你那丫头虽是不肯承认,却又找不出旁证来。此事可非小事,我侯府也断没有这般纵容下人的说法,自是要狠狠惩戒才是。”

对于张氏语中隐晦的指责之意,傅珺权作没听懂,只态度恭谨地道:“可否请大伯娘再将那目击证人唤上来,由我亲口询问一番”

傅珺的话音方落,一旁的傅珈便语气凉凉地道:“四妹妹,不是我说你,这还有何可问的那扫地的丫头可是瞧得清清楚楚,说了是眼见着青蔓进的‘花’房,你再怎么问也问不出旁的来了呢。”

她这话音方落,一旁的王宓便作出个点头的动作来,旋即又似是怕人看了去,忙又停了动作,作势喝了一口茶。

傅珺却是完全没理会傅珈的话,只看着张氏与崔氏,语气庄重地道:“大伯娘、二伯娘,您二位掌家理事,自是懂的比旁人多些。想您二位应也曾听过,便连那犯了死罪的死囚,尚可请了讼师公堂辩诉。我这丫头犯的又非死罪,我身为主子多问一问,在情在理亦是允可的吧”

那崔氏一听这话,立刻便拿帕子掩了口,轻声笑道:“哎哟,四丫头,瞧你说的,倒将我们这‘花’厅当了公堂了呢。我和你大伯娘可不是那官老爷,当不起你这一说。”说罢她眼珠转了转,便转向张氏道:“大嫂,既是四丫头还想再问一问,便叫她再问问也好,也免得”

她说到这里便打住了,那眸中的神‘色’却变得深晦了起来。

张氏见状,心下便是微微一哂,自是知道崔氏是不想担这个名声。她便点头道:“也罢,便叫那小竹丫头过来再问一问罢。”说着她便吩咐了下去。

不一时,那个叫小竹的扫地丫头便来到了‘花’厅之上。

傅珺凝眸看去,却见这丫头顶多不过十岁出头,面相倒还老实,一双眼睛也不敢往四下看,一进‘门’便跪在了地上。

傅珺此时也顾不得其他人了,她上前两步走到小竹面前,清清淡淡地道:“抬起头来。”

那小竹便依言抬起头来,视线向下三十度,并不与傅珺相触,看得出来,她的规矩学得很不错。

傅珺便问道:“小竹,你将方才说予大太太她们的话再说一遍。”

那小竹便轻声地道:“回四姑娘的话,婢子是管着园子西角儿那一块洒扫的。今儿一早,婢子正拿着扫帚预备去‘花’房那里扫地,便瞧见瞧见青蔓姐姐慌里慌张地进了‘花’房。婢子当时并未多想,只瞧了一眼便走开了。”

在她说话的时候,傅珺一直在细细观察她的微表情。

小竹看上去有些紧张,说话也有些断断续续的,不过,她的微表情却很正常,并没有撒谎的迹象。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