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作品:《庶庶得正

谢玄闻言微微点头,凝思不语。-一旁的孟渊眸中却是闪过一抹光亮来。

此时,便听傅庚朗笑一声,客气地道:“小‘女’本是一家之言,诸君皆为一时才俊,万勿见笑。”

王晋便正‘色’道:“傅大人此言却是偏了。我看傅四姑娘却是发前人之所未想,思路新奇、论述清晰,却是颇有可借鉴之处。”

谢玄那琴筝般的悦耳声音亦随后响了起来,道:“在下虽未敢尽数认同傅四姑娘所言,然其所言极尽思辩之意,让在下茅塞顿开。傅四姑娘以仁礼存心,又才智出众,实叫人钦佩。”

傅庚此时真是极为欢喜。

傅珺的那篇文只听一听便可知极好,除非那判卷的夫子眼睛瞎了,否则这分儿绝低不了。而谢玄与王晋的赞扬之语,更是让傅庚心怀大畅。

傅珺也不知道自己这答卷是否算得上好。不过听傅庚那话里的语气,倒是‘挺’高兴的。

只要自家老爹高兴就好。傅珺想,以傅庚这探‘花’郎的水平,他若是说好,那自己今天的这个答卷就应该不算差。

此时那隔间儿里又是一阵低低的讨论之声,却是就傅珺方才的论述又提出了不少新的看法。

傅珺听了一会便觉得有些倦意。

她下午还得考一场呢,且还是面试。她若是不养足了‘精’神,下午又如何给面试官一个好印象呢。

如此想罢,傅珺便请许娘子替她向傅庚告了罪,便自去了傅庚替她备好的一间雅间儿小憩不提。

却说那傅庚那里,傅珺的离开并未让这群少年才俊们谈兴稍减。傅珺提出的那套“人之初如白纸”以及后期成长“如纸上作画”的言论,让这群学子们耳目一新。其中既有赞同的,亦有反对的,双方还小小地辩论了一番,皆是引经据典、文采出众。

傅庚也不多言,只叫一旁的行舟备下纸笔,将在座众人所言尽皆记述了下来。自成了一文。

然而,令傅庚不曾想到的是,这篇文不知怎么便流传了开来,后世史学家更是将这篇上元馆秋论律法记与其他名篇美文集结成册。成书后汉艺文志略,成为历史文学宝库中的典藉,千古传诵。

这一场清谈加辩论会持续了半个时辰左右。那王晋却是担心傅珺下午的面试,怕众人在此误了傅庚陪考一事,便提议众人换至“姑苏会馆”继续讨论。

众人欣然应允。便一一向傅庚作辞。

步出上元馆酒楼时,谢玄终是忍不住,趁着无人在意便轻声地责备孟渊道:“阿渊,你方才莽撞了。”

孟渊那浓墨般的长眉微微一轩,淡声道:“我自有我的道理。”

谢玄便又语声温和地道:“便是你自有道理,也不该这般唐突。那傅四姑娘究是‘女’子。”

孟渊听了这话,亮若星晨般的眸子里便生出了几许思索之‘色’,沉声道:“微之,我对一事心中存疑了许久。方才那番举动,也是为了印证心中所疑罢了。”

谢玄便向他面上瞧了一眼。清清朗朗的眸中仍是蕴着责备,道:“你所疑为何又与傅四姑娘有何干系”

孟渊不由看了他一眼,低笑道:“便是你家母亲与妹子皆与傅四‘交’好,你这般帮着她却也有些过了啊。”

谢玄的面上便‘露’出一丝无奈来,摇头道:“你啊,还是如幼时一般,不想说的便要岔开话题。”

此时他们的马已经被人牵了过来,孟渊便利索地上了马,向谢玄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说罢也不待谢玄答话。便扯着缰绳将马头一拢。那马儿便滴溜溜转了个方向,随后便是跶跶跶的马蹄声一路脆响,却是载着孟渊扬长而去。

望着孟渊远去的身影,谢玄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亦上了马,追着王晋等人而去。

楼下的这一番动静虽不算大,然那马蹄得得脆响,却是颇扰人清梦的。

傅珺本就浅眠,此刻便被这声音吵醒了。她睁开眼,拿出小金表来看了看。见指针已经指向了“壹”字。离下午的考试时间却也不近了。

涉江她们便上前替傅珺重新收拾了一遍,此时傅庚也回来了,父‘女’两个便又回到了白石书院的大‘门’前。

下午的面试被安排在白石书院的一幢两层小楼里,却是按序进行的。所有考生都需先在一处叫做群‘玉’堂的敞轩里坐着,等候学监夫子叫号。

来到群‘玉’堂后,傅珺向四周扫了一眼,发觉上午那个紧张得手都抖了的小姑娘,亦在此处候着。此刻这小姑娘还是紧张,坐在那里一脸的不安,两手更似是没处放似的。

除她之外,坐中还有一个身量中等的‘女’孩子,也比较显眼。

那‘女’孩子穿着一身竹青‘色’绣缠枝莲的天净纱衣裙,发上簪着一对梅‘花’簪,眼神清亮、神态平静,只坐在那里便很与众不同。

傅珺不由向她多看了两眼,那‘女’孩子也看了看傅珺,又向她笑了笑。傅珺便回了一笑,二人却是未曾说话。

考试是严禁‘私’语的,旁边还站着四个学监夫子盯着,因此傅珺便也只向旁看了两眼,便耐心地等着叫号。

那学生考试的小楼里时常有音乐声渺渺传来,虽听不真切,却仍能听出考生选择的乐器中有琴、筝,还有个学子奏了胡笳。

傅珺一时间倒有些好奇,那些选了骑‘射’的考生,却不知又是在何处考的

时间缓缓流逝,一个时辰之后,群‘玉’堂里便只剩下了七、八个人,那个青衣‘女’孩子亦在其中。

两个人便对视一眼,那青衣‘女’孩子便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意思约‘摸’是觉得她们号头靠后,所以等得时间便格外地长,傅珺便回了她一个浅笑。

到得后来,连那青衣‘女’孩子亦被夫子叫了去,整个群‘玉’堂便只剩下了傅珺并另两个人,旁边另有两个学监夫子。

偌大的厅堂之中,只几人在座,那两个‘女’孩子或多或少有些不安,坐在椅子上东张西望,神情紧张。

傅珺却是未觉出任何不妥来,甚至还觉得理所当然。

这种独坐于某处的感觉,自她来到这大汉朝之后,其实是每天都在体验着的。

所谓孤独,便是街头人‘潮’汹涌,却无一相识。

于这整个时空而言,傅珺不正是那唯一的一个么这现世里的人与事,在她却是全然陌生的。哪怕她的人在这里,可她的心与灵魂,却永远不在此处。

“三十八号。”学监夫子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也将神游于物外的傅珺拉回了现实。

傅珺站起身来,十分自然地理了理衣襟,便步履从容地跟在学监夫子身后,走进了那座小楼。未完待续。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