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作品:《庶庶得正

郑氏便拉着傅珂的手,柔声道:“傻孩子,今天的事情闹得这样大,娘亲如何再舍得叫你去做什么?你且安心待着便是。。 更新好快。”说罢她顿了一顿,又道:“再者说,打明儿起那两个嬷嬷便要跟着你了,你每天还要抄‘女’则学规矩,只怕也不便做什么。娘亲想着,我儿还是好好地呆在房里静养便是。”

傅珂点了点头道:“‘女’儿都听娘亲的。”

郑氏便又问道:“你与那个王宓如今怎样了?她今儿没来参加寿宴,你可使人去看了她不曾?”

傅珂立刻点头道:“‘女’儿自然没忘了她。她连着好几天水土不服,‘女’儿每日都叫人送东西过去的。今日她因病没参加寿宴,‘女’儿还特意叫人送了她几样‘精’致吃食呢。”

郑氏便满意地点头道:“我儿做得极好。那王宓你可要好好抓牢了,这也是个可用的。过几天,你便将王宓多往那几处带一带。她那张嘴最是话多,我们想叫她说出去的,她一定都能说出去。”

傅珂便笑着掩口道:“那倒是的。我还没问呢,她就将好些事儿都告诉我了。我也是才知道,原来四姐姐的身家竟是豪富。”

郑氏亦笑了起来,压低了声音道:“是啊,谁能想到呢。一个死了娘的孤鬼,竟还有这般身家。娘亲原还愁着你和你弟弟将来的事儿呢。尤其是你,现如今你也是侯府嫡出的姑娘了,往后的嫁妆绝不能薄了去,娘亲前些时候为你的事愁得都睡不着。如今可算放了心。现有一注大财便在身边,可不就是老天送来的么?”

傅珂听了这话,心下极是慰贴。便挨在郑氏怀里轻声道:“娘也别只为我想,璋哥儿往后也要娘与我照应着呢。”说到这里她便又蹙了眉头,低声道:“但只四姐姐那里可不容易‘插’得下手去。”

郑氏便揽着她笑道:“总会有办法的。娘亲已经想好了,这贱丫头也不过就是身边多了几个会管事儿的丫鬟婆子罢了,只要能将这贱丫头的臂膀砍掉几只,安‘插’上咱们物‘色’好的人,再暗里一点儿一点儿地掏空了她。此事不就成了么?只这会子倒不好就动手。总要歇上一段日子才好。且此事娘亲是一点都不能明着沾上的,需得慢慢谋划。”

傅珂点了点头,便又偎向了郑氏的怀里。

五月的夜风带着几缕温柔。掠过这相依相偎的母‘女’身畔,明洁的月光透帘而入,在她们的身上落下洁白的斑点。然而,那大片的黑暗还是涌了上来。月光所及之处,也只是那身影的一角罢了。终是无法照亮她们的全身。

月儿似是无奈,借着那温软的东风悄叹一声,管自照向了旁处,唯将一室的寂静。留在了晴湖山庄的西次间儿中……

平南侯寿宴之后,傅珺的日子骤然变得紧张起来。

白石书院的入学试便在八月底,留给傅珺复习备考时间也就三个月多点。

就在傅珺积极备考之时。探‘花’傅三郎及其‘女’傅珺甫一回京便抛出大手笔,将万金难求的白石书院免试名额。让予了忠义将军程大人的远房族侄。这个消息便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快地在京城中传了开来。

一时间,无论是朝堂还是民间,关于此事的版本传出了好多种来。而无论哪种版本,最后归结出的结论皆是:傅三郎知恩图报,忠义将军后继有人,傅四姑娘大义明理。

傅珺一直想要的所谓名声,这回算是传出去了,且传得动静还不小,便连今上亦对此事有所耳闻,还特意问起傅庚“当年的小神童如何了?”等语,并问傅珺是否会参加今年的白石入学考试。

在得到傅庚肯定的回答之后,圣上便笑言“朕等着看傅探‘花’的闺‘女’高中青榜”云云。

所谓青榜,便是白石书院‘女’学部考试的名次榜单,男学部的榜单则为紫榜。

这也是白石书院历年来的传统了。书院的所有考试成绩,无论是入学试还是每年秋季的岁考,皆会分成男‘女’两个榜单列出名次,公之于众。

而除了紫青两榜之外,书院还会公布一张总榜。不过,这张总榜可非同一般,每次考试能入总榜者只有十人。这十人不分‘性’别,只单纯以成绩论。凡成绩优异者,无论男‘女’皆可上榜。

自圣上说出“高中青榜”之语后,傅珺便深深地有种作茧自缚的感觉。这名声来得太快太响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啊,她现在可是压力山大,与前世她参加高考真是一点没区别。

便因有了圣上之语在前,平南侯一反往常对孙辈放手而为的常态,居然破天荒地给傅珺请了几位夫子,进行突击授课。同时还将有着成功考试经验的傅琛也拎了过来,单给傅珺传授考试的窍‘门’。

当年,傅琛与傅琮是同年入的学,而免试名额却只有一个。傅琛身为长兄,自是将名额让给了弟弟,而他自己则是凭着考试成绩进入白石的。而傅琛当年的考试成绩可谓十分优异,名列紫榜九位总傍第十,可以说是绝对的实力派。

也正因有了傅琛珠‘玉’在前,傅珺的压力就更大了。而她的冲刺备考模式亦就此开启,她也不得不捏着鼻子,重新过回前世高考前疯狂读书的日子,拿出前世考大学的势头,再吃二遍苦,再受二茬罪。

便在这熬油点灯般的苦日子里,时间一点一点便挪到了九月。

九月初六,白石书院岁考结束,学生们会放上十多天的假。而书院的入学试,便是自九月初十开始,一共七天。

傅珺的生日亦在这一天。自然,她这生日也只是草草便过去了。现在考试是头等大事,连傅珺自己都没把生日放在心上。

九月初九那天,恰逢重阳节。那天一大早,傅珺便怀着一颗忐忑的心,去白石书院领回了试牌,也就是她的准考证。

本次报名考试者恰好二百八十余人,便分作七天,以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为序,将这些应试的学生分成了七批,每天四十人参考。头四天是男生考,后三天是‘女’生考。

同时那试牌也将男‘女’作了划分,男子试牌上刻的是竹,‘女’子试牌上刻的则是兰草。

傅珺拿到的试牌为蓝三十八号。也就是说,她将于九月十五日那天参加考试。未完待续

ps:谢谢lostleaf89习默89两位童鞋的月票,已经133票了呢,再有7票就又能加更了。请大家继续支持作者君吧。谢谢大家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