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作品:《庶庶得正

傅珈若有所思地看了傅珂一眼,并未说话。。 更新好快。坐在对面的张凌却是将一切都看得清楚,此时便轻语道:“我瞧着五妹妹的手腕上长了好些红点儿呢,莫不是出疹子了?”说罢她的眸中便划过一抹光亮来,向傅珺飞快地瞥了一眼。

傅珂低下头去,轻声道:“不是疹子,是……”

说到这里她便不再往下说了,只抬起头来,再一次看似怯怯,实则明显地看了傅珺一眼,又马上垂下头去。

傅珺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傅珂这是完全黑化了么?还是说,为了那个白石书院的名额,她是完全不顾后果,想要硬将之拿到手所以不择手段了么?

傅珺很不明白,傅珂为何如此执著?

她年纪还小,两年后白石招生时,她也才十二岁多一点儿。若无意外,傅庚一定会为她再争取一个免试名额的。

可是,看傅珂的样子,却是无论如何要在今年拿到名额。原因何在?

傅珺想不明白,也不想去想。

她只是表情淡然地坐在那里,看傅珂如何挑动傅珈陪她唱一场戏。

果然,见了傅珂的态度,傅珈眸中兴味大盛。她微侧了身子,向身边的珮环递了个眼‘色’。

珮环会意,便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不一时,便见傅珂对身旁的梅红轻声道:“你帮我去换个帕子。”说着便将一方帕子递给了梅红。

于是梅红便也十分合情合理地退了场,几乎不曾引起在场诸人的注意。

此时,那谢老夫人与侯夫人等俱已入了席。侯爷那边也是客人皆到了,平南侯府的寿宴便就此开始。

因为进入了就餐阶段,接下来的时间傅珺这一桌很是安静。

待献过寿酒之后。席上才又开始有了人声。众人吃喝完毕,此时便皆捧着茶水,从府里的小辈开始,一起一起地给侯爷贺寿,并送上贺礼。

事情至此一切正常,唯有傅珺献寿礼时出了个小‘插’曲。

她送上的寿礼乃是在姑苏时寻来的一尊缚虎罗汉‘玉’雕。这礼物是许娘子按着侯爷的喜好挑的,倒也入了侯爷的眼。

送上寿礼过后。傅珺却并没急着下去。而是又自袖中取出个信封来,恭敬地呈予平南侯道:“孙‘女’儿这里另有一份寿礼,还请祖父过目。”

平南侯面上微‘露’讶‘色’。示意一旁的李娘子将信封接了过来。傅珺便又轻声地道:“还请祖父看上一看。”

平南侯凝目打量了傅珺一眼,旋即便从李娘子手里拿过信封,拆开信来只看了一眼,他的眼中便流‘露’出明显的讶‘色’来。

他看了看信封里的东西。又看了看傅珺,那眼中的讶‘色’渐渐便成了欢喜。旋即捋须大笑道:“好,好,好。难得你有如此诚意,你是个好孩子。”

傅珺的面上含着浅笑。向着平南侯身姿端雅地行了一礼,方道:“此乃孙‘女’份内之事。”说罢便即退了下去,那一行一止从容自然。全无一丝才得了夸奖的得意,倒叫平南侯更是满意。不由又是捋须而笑。

待傅珺归座之后,便有不少人向她投过来探究的目光,有几个‘女’孩子还凑在一起轻声地议论起来。便连崔氏与张氏,亦皆将眼风往傅珺这里扫了一扫。郑氏更是目中微讶,看向傅珺的眸中滚动着莫名的意味。

傅瑶此时便悄悄凑上前来,凑到傅珺耳边轻声问道:“四妹妹,你那信封里是什么,祖父瞧着可真是欢喜呢。”

傅珺含笑道:“不过是一点心意罢了。”

见傅珺一脸不愿多说的表情,傅瑶便也没再多问,只笑着轻轻捏了捏傅珺的脸蛋儿道:“你这个小坏蛋,便是这般吊我的胃口。你别得意,过会子我去问爹去,必能问出来的。”

傅珺此时心情大好,便捂着脸笑道:“三姐姐又来拧人家脸了,你就不怕我呵你痒痒?”说着便作势要呵她。

傅瑶连忙向后退了一步,笑嗔道:“四妹妹也学坏了,小时候你可有多乖。”

这话说得傅珺笑了起来。姐妹两人复又凑到一起去说话,却是完全将傅珈等人的目光无视了。

献过寿礼之后,便又到了自由活动时间。

男客便往前头去看戏去了,‘女’宾这里,张氏却是请了两个‘女’先儿来说书。

于是,有那爱听书的太太姑娘们,便齐齐往那‘花’厅里去听书。若有那不爱听书的也可以四处逛逛。张氏准备了大批的丫鬟仆‘妇’,分成若干小组,领着姑娘太太们四处游玩。

傅珺此时却是跟着谢夫人她们进了垂‘花’‘门’。

方才在入席之前,傅珺已经向谢夫人请过安了。此时便想带着谢夫人四处走一走,或是陪她听说书也好。

谢夫人多年未见傅珺,此时相见,不由又想起王氏来,心下对傅珺极是怜惜,便拉着她的手说话儿,问了她在姑苏的情形,又叹道:“可惜我不得去探你,也不知你在姑苏过得如何?你那外祖母我却是知晓的,是个慈善端正之人,有她在上头压着,我在京里也放心一些。”

傅珺便笑道:“外祖母确实待我极好,夫人放心便是。且您每年都给我寄那些东西来,我见了东西便如您亲至,权当您来探过我啦。”

谢夫人便笑道:“只要你过得好便好。如今你回了京,有你父亲照应着,总是更好一些。”说到这里,她不由又触动了几分心事,便微叹了口气,抚着傅珺的头发温言道:“你是个好孩子,往后若有什么事也往我那里递个信儿,别什么都憋在心里头。细论起来我也是你的表姨,你的事儿我还是说得上话的。你可记下了?”

自王氏离逝以来,这还是头一次有人对傅珺说出这般贴心贴肺的话来。虽只短短数语,却让傅珺差一点便红了眼眶。

她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了。谢谢您。”

谢夫人爱怜地看了她一眼,拍了拍她的手笑了笑。

一旁的谢亭便佯做不喜地跺了跺脚,娇嗔道:“娘亲坏,见了珺姐姐便不理‘女’儿了。”说着她便凑上前去,揽着谢夫人的另一边胳膊道:“您也理一理‘女’儿嘛”未完待续

ps:鞠躬感谢lostleaf89童鞋的月票,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