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作品:《庶庶得正

涉江见状便轻声提醒道:“姑娘,时候不早了,今儿若是找不着便明日再来吧。。 更新好快。篮‘色’,万一被人撞见了只怕又要招口舌。”

傅珺闻言便张开眼睛,仰头看着头顶的天空出神。

她还是觉着,清溪东头的那一处最为可疑。

不知何故,她总觉得自己漏掉了什么。她相信那‘玉’扣一定便在那条夹道左近。方才她模拟了姜姒的行为模式,细细回思了她昨日黄昏进府的路线。靠近夹道的那一处绝对是最适合的地点。

可是,姜姒究竟将‘玉’扣藏在哪里了呢

傅珺那双宛若墨染一般的眉尖,一点一点地聚拢了来,在眉心处开成了一朵浅淡的兰‘花’。

她收回望向天空的视线,转而微微垂首,看着脚边汩汩流淌的溪水出神,继续在脑中苦苦思索着,她到底漏掉了什么

清溪如绿‘玉’,蜿蜒一带流过足下。水中隐约可见游鱼,水底的鹅卵石便似是绿‘玉’中嵌着的羊脂‘玉’一般,圆润可。

看着眼前的这道清溪,蓦地,傅珺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然抬起头来。

她终于明白过来她漏掉的是什么。

她漏掉的那至关重要的一处,便是水中。

记得前世她看过的一部小说里有句很残忍的台词,令她印象极为深刻:若想要藏起一具尸体,最好的办法便是制造一座尸山。

同理,若想要藏起一块石头,最好的办法便是将之与其他石头‘混’在一处。

‘玉’石,不也是石头的一种么

而那枚‘玉’扣又恰好便是羊脂‘玉’的。若将之藏在水中,‘混’在一堆洁白的鹅卵石里,又有谁会注意得到

傅珺的‘唇’角不由弯了起来。她转首看着涉江,微笑道:“我们再往东头搜一搜,我大概知道东西在哪里了。”

涉江沉稳地点了点头,一句未曾多问,便即跟在傅珺身后往回走去。

傅珺回到那假山边上。凝目向水中看去。

此时天‘色’已经开始放亮,光线比方才好了许多。

傅珺细细看了一会,便发现在那道流动的水‘波’中,隐着一条极不易被人发现的细线。这细线打横儿穿越溪水。自几块鹅卵石的中间一直延伸至靠近对岸的一枚圆石之下。

傅珺便叫涉江折了一根竹枝,亲向那细线中间挑了一挑。

从手感来看,那条细线很像是‘女’子绣‘花’时捻的那种丝线,几股合成一股,很有韧‘性’。一时却也挑不动它。

一开始,涉江等人自是不明白傅珺之意。而待见傅珺将竹枝探入水中,挑动那条细线之后,她们便也都发现了这一处奇异之处。

青蔓忍不住轻呼道:“呀,姑娘的眼神儿可真真是好,婢子便没瞧出来这里竟隐着一根线呢。”说罢凑到溪边往那水里细看了看,复又睁大了眼睛赞叹地道:“姑娘怎么知道有东西在藏在这里,婢子没想到。”

此时莫说青蔓,便连一向镇定的涉江,看向傅珺的眼神里亦有着无法掩饰的赞叹与敬服。

涉江便道:“姑娘小心些。别‘弄’湿了裙子。”

一旁的青芜便道:“姑娘,便容婢子下去捞吧,这里的水不深。”

傅珺闻言便收回了竹枝,轻声道:“你小心些。”

青芜应了声是,旋即便将‘裤’脚卷了起来,又褪了鞋子,拣着那水中几块突起的石头行至水中间,俯身挪开几块鹅卵石,自水中掏‘摸’出一物来,便即退了回来。

此时傅珺心下已是大为笃定。知道她肯定没有猜错。

果然,当青芜满面喜‘色’地摊开手掌时,在她的掌心里躺着的,正是一枚洁白的羊脂‘玉’扣。那‘玉’扣上头雕着鹤纹,正是寓意王晋的字子鹤。

‘玉’扣找回来了

傅珺心中极为雀跃。涉江等人亦是满面的笑容。

不过,现下时辰已经不早了,满府里的人皆走动了起来,傅珺她们首要的便是离开这里。若是被人看见傅四姑娘大清早地便往二‘门’跑,只怕府里又有人要说闲话了。

于是。傅珺没有多做耽搁,匆匆收起了‘玉’扣,便迅速带人返回了幄叶居。

所幸的是,今儿傅珺出‘门’极早,她们一行人在两进院子里走了个来回,却是没碰见旁的人,只那守角‘门’的孔嬷嬷除外。

而那孔嬷嬷却是早被幄叶居收伏了的,自是半句话也不会多问。傅珺又叫涉江厚厚地赏了她,那孔嬷嬷捧着银子笑得见牙不见眼,赌咒发誓说今天的事情她会烂在肚子里,对谁也不说。

待自角‘门’进入内院儿之后,傅珺便淡定了许多。她从从容容地带着人往幄叶居走,路上若碰见了人,便说是往院子里散步去的。

这府里的人皆是知晓,这位表姑娘平素个走路,有时候早上起得早了,便会沿着院子转一圈,因此并无一人起疑。傅珺的回程亦可算是十分顺利。

待回到幄叶居后,因时辰尚早,流风等人便去大厨房领朝食去了,涉江便与青芜一同服‘侍’着傅珺换了衣裳,再向那靠窗桌案前摆上了热茶,便自退了下去。

傅珺便舒舒服服地坐在窗前,一面喝着茶,一面细细打量着捞上来的这枚‘玉’扣。

认真说来,这姜姒倒还有几分聪明。傅珺觉着,若这分聪明能用对地方,说不得姜姒还能取得一番成。

只可惜,这般聪明却用错了地方,并不曾体现出它真正的价值,傅珺只能表示遗憾了。

她凝眸看向‘玉’扣,却见这‘玉’扣的扣绊之处,被姜姒穿上了一根浅青‘色’的丝线,其颜‘色’与那清溪之水颇为相似。而这丝线亦如傅珺此前的推测,是以几股线合成一股捻成的,极为结实。

在藏‘玉’扣时,姜姒将丝线的一头压在水中的石头下,那石头离岸不远,便在靠近夹道角‘门’的那一侧。而丝线的另一头便连着那枚‘玉’扣,勾在了由几块鹅卵石形成的夹角中。

洁白的‘玉’扣与鹅卵石颜‘色’极近,若非有心去找,根本便无从发现。而那清溪又因水势不急,这般藏匿的‘玉’扣,自是亦无被水流冲走之虞的。

平素姜姒若想要观察‘玉’扣的情况,只需从那夹道的窗户边往水里瞧一眼,自是一目了然。而若姜姒想要取回‘玉’扣之时,只需以树枝拨开那几块成夹角的圆石,再从水中拉起丝线的另一头,便可轻易取回了。

而傅珺她们因是在溪水的另一侧,取出‘玉’扣便只能涉水而入,却是不及姜姒藏匿时那般方便。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后面章节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