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作品:《庶庶得正

见任氏的脸‘色’变幻不定,傅珺忖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由暗自冷笑。。 更新好快。

傅珺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来与任氏做‘交’易的。

许娘子在信上说,未央不知偷拿了王晋的一样什么贴身事物,已经‘交’给了姜嫣。届时任氏只需先往宋夫人那里吹几句耳旁风,王晋名声便先受了损,王襄必会不喜;姜嫣也落不了好,小宋氏一家子被逐出‘门’去更是指日可待;而王宗与王安便也就此有了机会,能够被王襄看在眼里。

因事情紧急,傅珺惶急间实在腾不出手来细加布置,便只得先抛出白石书院为饵,与任氏进行利益‘交’换,来一个釜底‘抽’薪。

见任氏只顾着想心事,面上神情晦明难辨,傅珺决定再给她加一点动力,便笑道:“既是大舅母无心于此,我便去跟外祖母说了,叫她请了宜姐姐或是宝妹妹跟我同去,也是好的呢。”

这句话一说完,任氏便猛地抬起头来,一双‘精’光灼灼的眸子直视着傅珺,一字一句地问道:“怎么,你竟想要在宜儿与宝儿之间选一个陪你去白石书院么?”

傅珺目注任氏,意味深长地笑着道:“大舅母,您到现在还没明白么?我怎么想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大舅母是如何想的呀。”

听了傅珺的话,任氏微微一愣。

直到此刻她才明白傅珺的意思,不由心念急转,将王宓与王宗王安拿了出来,放在那秤杆上称量着,盘算着此事的得失。

傅珺见状,知道任氏这是动心了,于是便又加了把力,淡声道:“大舅母若是觉得这般处置不合算,却也是想得太短了。今儿这事既已被我察知,以幄叶居的能为,大舅母且想一想,您这事儿还能有几分成算?”

任氏闻言。便抬起眼眸向傅珺扫了一眼,眼神微闪,含着不加掩饰的怀疑之‘色’。

傅珺便向着任氏盈盈一笑,漫声道:“大舅母是不相信我的能为么?您只想一想。您今天生生被拦在了蟾月楼,硬是没得着机会去外祖母跟前套说辞,而我亦能先您一步料中前因,您也该知道,幄叶居可不是好拿捏的。”

任氏被傅珺这话说得面‘色’又有些变了。

傅珺便又续道:“更何况。今日之事若不能善了,我说句不客气的话,我手上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到时候不过是赌罢了。就赌是大舅母您手上拿住的嫣姐姐的把柄重,还是我给嫣姐姐开的条件重。而事情若真到了那一步,大舅母,我以我平南侯府的名义担保,您这不贤不孝谋害小叔无视人伦天理的好名声,必定能传遍全城,说不得还能誉满金陵呢。”

这番话说至最后。傅珺完全没顾着任氏的脸面,语气中已是极尽讥讽之意,一丝一毫都未遮掩。

“你……”任氏不意傅珺居然说出这番话来,猛地抬起头,一双怒火中烧的眸子直直地盯在傅珺身上,气得浑身都在打颤。

傅珺根本看都没看她一眼,继续淡声道:“大舅母您再想一想,今日之事不成,您名声有损,往后又没了未央在前头帮衬着。您想要再算计三进院儿里的人只怕不易。可是反过来说,我若想算计这院儿里的人,却是太容易了。您就不怕我想个什么法子,让姜太太一家跟长房来个亲上加亲么?”

任氏的脸一下子又变得苍白了起来。

她一下子便想到了自己的两个儿子。于她而言。两个儿子的前程比世间的一切都来得重要。

傅珺看了看任氏的脸‘色’,知道自己的话是真正戳到对方的痛脚了。以她前世审讯的经验,此时不益穷追,而应以怀柔为上。

于是,傅珺便又换过一个柔和的笑脸来,放软了声音道:“大舅母。我自是知道我说这些话是僭越了。只是也请您替甥‘女’想一想,您是为着大表哥与二表哥才出此下策,而我呢,我又何尝不是为了我嫡亲的小舅舅,才不得不如此的呢?我们又何苦为难对方,倒叫那最该为此事负责的人,消消停停地眼看着长房与幄叶居自相残杀呢?”

这一番话,却是将任氏的表情说得松动了一些。她凝目看着傅珺,声音嘶哑地问道:“那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傅珺一笑道:“甥‘女’哪有什么见地?依甥‘女’的意思,不过是想请二表姐陪我同去白石书院念书罢了。大舅母好端端地做您的长房太太,您端庄贤淑的美名,自是人人皆知的。”

任氏闻言半晌未语,心中盘算了半天,随后她那一直紧绷的表情,便放松了下来。

她抬起眼睛看向傅珺,柔声道:“瞧我,说了这么些话儿,竟忘了跟你说了。我看着呀,你小舅舅身边的那个大丫鬟未央,年岁有些大了,做事也不够伶俐,只怕得换一个。四丫头过会子若有空,便去与你小舅舅说了这事儿吧。”

傅珺一听此言,心知这任氏算是初步稳住了,心下微微一松,面上便也换出个柔和的笑脸来,道:“大舅母既这么说,过会子我便叫人跟小舅舅说去。”说罢便与任氏互视一眼,二人面上皆带着笑,就像方才的那一番‘唇’枪舌剑根本没发生过一般。

任氏便端起茶盏啜了口茶,傅珺却是未回座前,而是又往前踱了两步,来到了靠近窗前的一方条案前,拿起条案上的一只绿‘玉’斗把玩着,心里默默计算着时间。

不知何时,外面的天‘色’有些‘阴’了下来。

傅珺向窗外看了看。窗上的流光纱将蟾月楼的庭院映成了一片青碧。粉墙之外,几杆修竹在初‘春’的微风里摇摆着,那样的一种洒然写意,却分毫与不能渗进这‘阴’暗的房间里来。

傅珺觉着有些疲倦。

可是,这场仗还没打完。为了她自己,更为了她至亲的亲人,她必须鼓勇前行,不可有一丝退后。

傅珺心思微沉,放下绿‘玉’斗,缓步踱回到了座前坐了下来,一面端详着桌上点心碟子里的那盘子金果儿,一面在心里飞快地思量。

姜嫣那边她是不想出手管的。

此事是谁起的头,便由谁去收尾。傅珺可不想惹一身麻烦回来。

只是,现如今只有白石书院一个筹码,要任氏全心帮着傅珺对付沁竹院,可能还差点分量。就算有了傅珺的威胁在前,任氏也只可能一时受制,却不可能一直听命于幄叶居。而小宋氏一家子不解决掉,就永远是一个隐患,也就永远会成为任氏算计王晋的工具。未完待续。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