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作品:《庶庶得正

傅珺笑了一笑,姿态优雅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信步往旁踱了两步,伸手抚着桌上的一只清供瓷‘花’瓶,柔声道:“我说的话大舅母肯定是懂的。-79-您若是不懂,又有谁会懂呢?”说罢她便歪着脑袋看着任氏,又作势想了一想,旋即欢声道:“啊,应该还有两个人会懂,一个便我那嫣姐姐,另一个么,会不会便是我小舅舅身边那个叫未央的丫鬟呢?”

任氏脸‘色’一下子变了。

她的眼睑与眉‘毛’同时抬起,双‘唇’微张,那表情就像是被雷劈过了一般,目瞪口呆地望着傅珺。

傅珺闲闲地睨了她一眼,便又接着道:“大舅母做了些什么我知道,您想了些什么,且让我猜上一猜,您且看我猜得准是不准?”

说到这里,傅珺略停了一停,方才笑着道:“据甥‘女’猜着呢,大舅母约‘摸’还是为着我大表哥与二表哥,所以才把我小舅舅给绕进去的吧?若是我小舅舅与那姜太太一家扯上了关系,又与家中的晚辈有了首尾,往后必会遭其拖累,这名声也是尽毁了。到时候,可不就显着我大表哥与二表哥的好来了么?而小舅舅本来便非嫡出,却素来便压着大舅舅一头,若小舅舅能从此一蹶不振,你们长房也算是扬眉吐气了。您说,我猜得对不对?”

任氏白着一张脸,直眉瞪眼地看着傅珺,就像在看一个怪物似的。

她这半辈子都生活在宅子里,这宅‘门’里头的事儿她不说全都知道,大概是个什么样她还是清楚的。

可傅珺此刻的表现,却已经全然超出了她对宅‘门’中事的所有认知。

这简直是一点迂回也没有,面子里子全都不顾了,就这么把话往白里说。

这般突如其来的当面直言,任氏长这么大从来就没经历过,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能听着傅珺往下说。

傅珺便笑道:“那姜太太一家子总往长房凑,嫣姐姐的那一双眼睛么。也老盯着大表哥,大舅母实是防不胜防,便总想着要绝此后患,却苦于寻不出手段来。不过。便在大表哥办婚事前不久,事情忽然便出现了转机。据我猜着,大约是您拿住了嫣姐姐的什么把柄,将嫣姐姐给弹压住了,这才缓过了手来。也就是从那时候儿起。嫣姐姐便再也不敢往长房凑了。您说可是不是这样的呢?”

任氏的一张脸由白转青,端着茶盏的手捏得死紧,面‘色’也变得极为冰冷。

她猛地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傅珺,用力压下心头泛起的怒意,寒声道:“四丫头,你说了这么多究是何意,大舅母可没听明白。什么把柄不把柄的,简直是笑话儿”说罢她便将茶盏重重地往桌上一墩,那“砰”地一声不可谓不惊人。

只可惜。任氏的这番作派并没起到任何效果。

傅珺根本不为所动,依旧是浅笑盈盈地道:“我还没说完呢,大舅母急什么?”说着她便意态闲逸地抬手理了理发鬓,继续道:“嫣姐姐虽不常往蟾月楼来了,可是,这样的一个人留在身边,终是祸患。说来也是巧,这府里除了我大表哥以外,还有个小舅舅呢,那也是个会读书的。前程又好。所以呀,大舅母便想着,若能叫嫣姐姐的心转到我小舅舅身上,便可一劳永逸了。只是那三进院儿可不是好‘插’手的。想必您也颇费了些心思。好在我小舅舅身边还有个眼空心大的丫鬟,此时不用,更待何时?我猜着呢,您只消稍稍透个口风儿给未央,许她些将来的好处,她必愿意帮忙的。”

说到这里。傅珺便掩‘唇’笑了起来,道:“果然的,大舅母神机妙计算无遗策。这未央虽是个小小的丫鬟,用处倒是‘挺’大的。这不,前两日她便偷拿了我小舅舅的‘私’物,转‘交’给了嫣姐姐手上。大舅母今儿若非被许娘子拉着说话,这会子定是已经在锦晖堂里帮着嫣姐姐挣前程去了吧?”

傅珺的这一番话连讥带讽,将任氏说得几乎不曾红了脸,而她的心下更是无比震惊。

她万没想到傅珺竟知道得这般清楚,前因后果一点儿没错。而再一细想今天的事,任氏便明白了过来,不由一张脸又由红转青。

她就说呢,许娘子平素绝少来蟾月楼的,今儿怎么有空过来了,还拉着她说了半天的客气话,原来许娘子是为了拖住她,不叫她往锦晖堂里去。

想明白了这一点,任氏觉得自己被人当猴耍了,一时间羞恼‘交’集,直让她的脸‘色’变了几变。

她声‘色’俱厉地道:“四丫头说了这么些话,我竟一个字也没听懂。不过大舅母身为长辈,却也要说你一说,什么偷拿‘私’物,什么叫你嫣姐姐攀上你小舅。这些污糟话也是你一个姑娘家能说出来的么?你侯府的教养去了哪里?”

傅珺闻言便是“噗哧”一笑,道:“大舅母既是问起了我的教养问题,那我也只好承认我的教养不及大舅母多矣,委实是惭愧得紧。所以呀,”她顿了一顿,慢条斯理地道:“所以我爹便要我去白石书院的‘女’学部进学呢。我原还想着,若是能有个姑苏的姐姐妹妹陪我一道去便好了。现今看来,大舅母对我多有不喜,想是不会如我的愿了。”说罢便长叹了一声,状甚憾之。

傅珺的这一口气还没叹完,任氏那张白里泛青的脸上,便猛然划过了一丝惊讶,旋即这惊讶又换成了狂喜。

她没听错吧?方才这丫头居然说,要从姑苏带一个姐妹同去京里的白石书院进学?任氏只听见自己‘胸’口里的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着,那藏在袖中的手也跟着有些颤抖起来。

她很早前便隐约听王昌说过,当年傅庚在江西彻查河道大案时,因身处险境,早早便安排了后事。为傅珺拿到的这个白石书院的免试名额,亦是其为‘女’儿做的安排之一。

当时任氏虽十分羡慕,却也知晓这是傅庚拿命换来的,她也不过白羡慕一番而已。可是此刻听傅珺的意思,却是有意叫王家的一个‘女’孩去白石书院就读。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啊

任氏眼神闪烁不定,一下子便想到了自己的二‘女’儿王宓身上。若是王宓能跟着傅珺进入白石书院就读,不啻为给家里增光的一件大好事。未完待续。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