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作品:《庶庶得正

李念儿的身子震了震,第一次抬起头来看了傅珺一眼,又迅速地转过眼眸看向了一旁。。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傅珺继续柔声道:“我知道你在怕什么。你有没有想过,若是去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你带着你的两个妹妹重新生活,你可愿意?”

李念儿蓦地转过脸来,吃惊地看了傅珺一眼,眸中极快地划过一丝光亮,旋即又消失了去。

傅珺没有放过对方这一瞬间的表情变换。她放轻了声音、一字一句地道:“你要想一想,你还有两个妹妹。便是为着她们,你也不能就这样下去。你若不在了,她们怎么办?”

这三句话宛若魔咒,让李念儿才有了些血‘色’的面孔,刹时间重又苍白了起来。

她再次看了看傅珺。这一次,她没有移开视线,而是与傅珺对视着,似是希望从傅珺的眼中,找到她想要的那个答案。

傅珺也在看着李念儿,面上带着温暖而友善的笑容。

她知道,此刻的李念儿需要鼓励,需要心灵上的治愈,需要有人给她力量。她愿意做这样的一个人。她也相信,李念儿的事情她有足够的力量去管。

她早已不是四年前那个弱小的‘女’孩了,现在的她有人脉、有财力,比那时强大了许多。哪怕没有王襄的帮助,靠她自己也完全可以。

过了好一会,李念儿才挪开眼睛,依旧低垂着头,喃喃地问道:“我……我不晓得该……怎么做?”

“离开这里,重新开始。”傅珺说道。语气里有着不容置疑的力量。

李念儿猛地抬起头来,望着傅珺,嗫嚅地问道:“真的……真的可以么?”

傅珺郑重地道:“自是可以。我可以着手安排。把你和两个妹妹送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去。”

李念儿痴痴地望着傅珺,像是被她的话催眠了一般,轻声地重复道:“去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

“对,”傅珺用力地点了点头,笑容里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自信,语声清亮地道:“去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

李念儿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冲上了头顶。又从头顶直灌到脚底。让她的心一忽儿冷、一忽儿热。

她抬起头看着傅珺,忘记了害怕与不安,只是这样凝视着她。

“真的可以么?”良久后。李念儿将声音放得极轻地又问了一遍。似是生怕声音一高,便会惊破了她心底里的那一点点美梦。

“可以。”傅珺斩钉截铁地道,“我说过了,我会帮你。你应该知道我是谁。我祖父是平南侯。我外祖父便是姑苏知府。你想一想,只要我出手帮你。还有什么办不到的?”

听了傅珺的话,李念儿的眼睛蓦地亮了起来,苍白的脸上漾起了一片‘激’动的红云。

然而,这变化也只是一瞬。转眼间。她的头又垂了下去,两只手下意识地拨‘弄’着茶杯,过了好一会方才低声问道:“你……我……我的事。你都知道了么?”

傅珺柔声道:“嗯,我都知道了。”

李念儿没有再看傅珺。而是将脸扭向了一旁,只是她的肩膀却渐渐地开始‘抽’动起来。没过多久,房间里便传来了她压抑的‘抽’泣声。

那微弱的哭诉声一点一点渗过‘门’扉,传到了守在‘门’外的涉江耳边。

她有些担心地看着紧闭的大‘门’,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她们姑娘正在用平稳低柔的声音说着什么,那声音里有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便连李姑娘的哭泣与诉说,亦在这温柔的低语中渐渐地平复了下来。

待到雅间的大‘门’再度开启时,涉江看见傅珺扶着那李姑娘走了出来,李姑娘的两个眼睛红红的,肿得跟桃儿也似。

涉江忙带人迎上了去,傅珺向她微微一笑,低声吩咐道:“涉江,你去叫两个人陪着李姑娘先去车上等着。”

涉江垂首应了声是,唤了两个仆‘妇’过来扶着李念儿去了。临去前,李念儿还转头向傅珺福了一福,脸上溢着浓浓的感‘激’。

沈妈妈与涉江对视一眼,皆未多说什么,涉江便走上前轻声问道:“姑娘可还要再坐一坐,还是这会子便走?”

听涉江这么一问,傅珺这才想起来,她光顾着李念儿的事了,却忘了与那些贵‘妇’姑娘们还有一场口角官司要打。

略想了想后,傅珺便叹了一口气,道:“还是再等等吧。总要等到人来瞧见了,我这礼数才算全了。”

沈妈妈知道她说的是曹放与唐修他们几个。这几个人的马都留在这里呢,他们定是要来取的。到时候不拘他们中的那一个见着了傅珺,便知道傅珺并没甩开曹敷单独离开,这便也不算失礼了。

沈妈妈便笑道:“姑娘如今越发老成了,真真想得周全。”

傅珺无奈地笑了笑,方要开口说话,忽听旁边有人接口道:“你还真到这儿来了,大哥猜得可真准。”

这声音很有两分耳熟,傅珺循声看去,却见楼梯口那里走上来一个少年公子,白衣翩翩、容颜俊美,却正是唐俊。

一见是他,傅珺觉着她今天的戏算是全了。有了这么个人证,她就算马上离开都没问题。

唐俊此时却是面含微笑,再不复之前那冷冰冰的懒散模样。他几步便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傅珺几眼,又探头往雅间里瞧了瞧,随后笑道:“你倒是‘挺’自在的,我还当你气得哭了呢。”

这话说得十分直白,傅珺浅浅一笑,并未答话。倒是一旁的沈妈妈蹙了蹙眉。

这位唐家二少爷说话委实直接了些,且也不晓得挑地方,堵在‘门’口便说起这些来,若是叫人听了去可就不好了。

如是一想,沈妈妈便上前一步,客气地笑道:“表少爷且请里头坐,喝杯茶歇一歇。”

唐俊立刻便笑道:“正好走得有些渴了,多谢妈妈。”言语间竟是难得的和颜悦‘色’。

傅珺有点反应不过来,只觉得此时的唐俊很是叫人费解。她可还记得清楚,就在半个时辰前,唐俊还对她不假辞‘色’呢,这会子他倒像没事人似的了。(未完待续)

ps:谢谢这壹世轮回的月票。谢谢所有点开这本书的朋友们。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