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作品:《庶庶得正

见傅珺一脸的讶‘色’,王襄以为她是被自己的语气吓着了,立刻和声解释道:“这联调司的全名叫做联合调查司,最早为大秦朝始皇帝所开创。。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太祖皇帝开国之初,亦效仿大秦始皇帝建立了联调司。在职属上,联调司是由圣上直接管辖的。其具体职司却是涵盖了方方面面,我等亦是不得而知。只知道联调司一旦涉足,便无小事。”

“原来如此。”傅珺点头道。心里想的却是,难怪这名字如此耳熟,原来是出自穿越前辈之手。

王襄便又道:“四年前的那起案子,最后便是惊动了联调司。具体的虽我也不甚清楚,却是听联调司的一位调查官员隐约提过一句,说那起案子与一个叫做‘藏剑山庄’的神秘组织有关。”

藏剑山庄?这名字傅珺头一回听见。若不是王襄说起,只听名字,她会以为这是一个江湖帮派。但很明显,这个组织的庞大一定远超普通‘门’派,否则也不会惊动联调司了。

果然,便听王襄继续道:“当初我也是听你父亲说起来的,说这个藏剑山庄,追溯其历史竟可上达秦末时期,迄今已近千年,组织十分庞大,统御人数不下十万,竟至成一隐形之国。历朝历代的君王对其态度不一,有拉拢的,有剿灭的,有不轻犯的,不过大多数都是暗中查访,明面上却假作不知。只因其力量太过于强大,轻易绝不触及。

而联调司自太祖皇帝时起,便一直在暗中调查藏剑山庄,这些年倒取得了一点成就。据联调司查证,那藏剑山庄每隔十数年,便会派出一批人手往各地搜罗资质好的男童‘女’童,掳至秘处加以训练,若干年后再分派去各处。

这些受过严训之人,有专事搜集情报的;有专事潜入高官府邸做钉子的;还有一些被教了武功的,便进入杀手组织。或在江湖上做些买凶害命的勾当,或行那行刺暗杀之事。据说,这藏剑山庄的力量不只在大汉朝,便在胡狼、‘交’趾、契汗等国。乃至于当年的南山国等,亦是羽翼遍布。”

“还真是厉害。”傅珺不由感叹了一句。

按照傅珺的理解,这藏剑山庄应该是凌驾于国家之上的存在。从他们的行径来看,这个组织可能还真会对朝代更迭有所影响。其规模虽还不足以撬动一个强盛国家的基石,但对那些处于动‘荡’时期的国家却有着极大威胁。凭藏剑山庄的人数与力量,足可调整这些国家的前进方向,进而改变历史的轨迹。

思及此,傅珺莫名便联想到了棋考与荃儿。这二人的行事轨迹倒是与藏剑山庄的风格很相近。只不知这兄妹俩后来如何了,王襄又从他们身得知道了些什么?

傅珺凝眉沉思着,一时并未说话。

王襄看着眼前的亭亭少‘女’,心里却是觉着,当年傅珺以及那一批被拐的孩子,能够逃离藏剑山庄这般强大组织的魔爪,实属万幸中的万幸。

此时。便听傅珺又问道:“外祖父,那些被拐的孩童又是如何被救的,您还未说呢。”

王襄笑了笑道:“外祖父扯得有些远了,这便来说。”

傅珺忙将茶盏往他手边挪了挪,王襄端起茶盏又啜了口茶,将他所知细细说予了傅珺。

原来,当年联调司一经查实幼童被拐一案与藏剑山庄有关,便立刻派出了大批好手四处严查,同时关闭城‘门’并派重兵把守,形成瓮中捉鳖之势。务要将这群贼人捉拿归案。

据王襄所知,藏剑山庄当年派往京城执行任务的人手中,不只大小眼男人一行,另还有数位武林高手辅佐。以备不时之需。

按理说,那大小眼男人并不会武功,那几个武林高手若想逃离,只需杀人灭口,这些高来高去的人们自是不怕城‘门’高的。

只是,据联调司的人调查得知。那大小眼男人只怕还是此行的头目,却是无论如何不能有闪失的。所以,那瓮中捉鳖之计着实缚住了这群人的手脚。

也正因如此,藏剑山庄之人权衡之下,便于元宵节第三日的夜里,往刑部飞箭投书,言明只要大开城‘门’,他们便会放回被拐的幼童。

接信之后,联调司更加确定,这大小眼男人绝对是山庄中的重要人物。这群人宁肯任务失败,也要护得那大小眼男人全身而退,可见此人之重要‘性’。这也让联调司更加不敢调以轻心,几乎是倾巢而出,龙禁卫、金吾卫等亦皆随之动作。

然而,这藏剑山庄中人却似是早有所料,投信之后便行起了怀柔之策。飞箭投书的次日,他们便于城中某处先行释放了一名幼童,以示诚意,并附信表示,若大开城‘门’便会将其他幼童尽数放出。

而与此同时,这一行人中的武功高手趁夜四处张贴告示,竟是将儿童被拐一事昭告了全城,并将己方愿意‘交’出幼童换一条生路的意愿也写进了告示中,同时,那告示中还暗示某高官之子亦在被掳幼童之列。在告示的最后一段是三句问话,大意是:黎庶与皇权孰轻孰重?爱民如子是否空谈?朝堂官员将如何抉择?

这些告示一夜之间遍布内外数城,虽联调司派人做了大量清理工作,却还是有不少人知道了。一时间舆/情暗涌,许多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当今圣上。

以傅珺所见,这一招煽/动/民/心之计还是使得相当成功的,当即便将圣上与联调司‘逼’进了死胡同。

彼时情景,便是皇帝与联调司想要继续强硬下去,却也不得不顾及天下悠悠众口。那告示上的最后三问,简直就是‘逼’着皇帝就范。

于是皇帝不得不捺下满腔怒火,应允了对方的要求。又因那告示上只给出了一天的期限,联调司根本来不及做详细布署,便解除了对都城的封锁。

那藏剑山庄却也守诺,城‘门’开启后的第二天,他们便第二次往大理寺飞箭投书,告知了关押幼童的地点,那余下的几名孩童终于得与家人重聚。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