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作品:《庶庶得正

王襄满意地看着外孙‘女’,又向唐寂那边示意了一下,笑问:“四丫头,可记得这是谁?”

傅珺便看了唐寂一眼,一时间倒有些踌躇,不知是该跟着王宁她们叫唐寂表舅呢,还是就叫唐伯伯呢。。 更新好快。

唐寂便站起来走到了傅珺面前,面带笑容地道:“怎么,不认识你唐伯伯了么?”

傅珺见他并未自称表舅舅,心里也自松了口气,立刻从善如流地道:“唐伯伯好。”

唐寂便虚扶了她一下,王襄在一旁道:“先坐下吧。”又唤了书问进来倒茶。

唐寂便向椅子上坐了,又抬眼端详了傅珺两眼,有些感慨地道:“四丫头长成大姑娘啦,唐伯伯都有些不敢相认了。”

傅珺作出一副羞涩状,垂首不语。王襄便接口道:“你我也有近十年未见了,真是光‘阴’似箭啊。”

唐寂深有同感,点头叹息道:“先生当年的风采,寂至今未敢或忘。十年宦海沉浮,先生洒脱依旧,寂却是一身的俗气了。”

王襄哈哈一笑,抬手抚上自己微白的头发道:“在其位,谋其事。唐大人又何必自谦?”

唐寂闻言便也笑了起来。

不多时,书问便已倒好了茶,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将‘门’也关上了。

王襄见了,便正‘色’道:“既四丫头来了,我们还是先说正事要紧。”

唐寂方才也是一时有感而发罢了,见王襄说起正事,亦端正的颜‘色’向傅珺道:“四丫头,唐伯伯此次来,却是有事要问你。”

傅珺早就知道,今天的这次会面绝对不是故人亲友相会,肯定是有要事。此时见唐寂挑开了话头,便也睁着一双清冽的眸子,望着唐寂道:“唐伯伯请问,晚辈知无不言。”

唐寂便笑了笑。和声道:“既然你叫我一声伯伯,怎地又自称晚辈,倒生份了。”

傅珺忙改口道:“是,侄‘女’遵命。”

王襄见此情景。心头倒松了一些。

这唐寂明显对傅珺颇为喜爱,直拿她当侄‘女’辈看待,这样便好,往后便也不会总叫他家外孙‘女’抛头‘露’面了。

唐寂便探身从书案上拿起一块粗布巾,将布巾打开。‘露’出了里头的一支金钗,他将布巾连同金钗一并递到傅珺面前,和声问道:“四丫头,这钗子你可识得?”

傅珺一见这枚发钗,心头蓦地便是一紧。四年前上元节灯会的那一幕立刻出现在了她的脑海。

这枚金钗,正是她当年扔在南楼瓦子巷的那一枚。

傅珺立刻点头道:“侄‘女’自是认得的。这是四年前上元节的晚上,侄‘女’亲手扔出去的那枚金钗。”

虽然心中已有准备,但真正听到了傅珺的回答,王襄还是有些心惊‘肉’跳。他忍不住便追问了一句:“四丫头,你可看仔细了。这钗子确实是你的么?”

傅珺便将那布巾双手捧了起来,盯着金钗细细辨认了一番,随后肯定地道:“回外祖父的话,这正是孙‘女’丢的那枚钗子。那钗子上的金绞丝一共扭了十二转,唯钗头的雀首那里只扭了十一转,还有那钗尾处镌了个‘傅’字,孙‘女’皆记得的,错不了。”

这金钗是四年前为着中秋节才制下的,是从平南侯府公中走的账,府里的姑娘们人手一支。傅珺当年布下疑阵时。扔出去的首饰不是胡‘乱’选的,而是专‘门’寻了有表记或有记号、事后便于查找、同时又不会涉及自己**的首饰。

见傅珺说得十分详细,王襄便走了过来,与唐寂一同对着光细细看那钗子。唐寂还伸手点着那金绞丝的转数。

看着唐寂的手指便落在钗子上,傅珺险一险便出言阻止。这种证物怎可以手指触碰?会留下指纹的。

好在她及时反应了过来,生生止住了自己的话头,一时间倒有些失笑。大汉朝哪来的指纹鉴定?她真是魔怔了。

唐寂数过之后,见那金绞丝的转数果与傅珺所言一致,不由大为叹服。望着傅珺叹道:“早知道四丫头记‘性’超绝,却未想连这些都记得如此清楚,还真是……”

话说至此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抚着短须点头不语。

王襄此时的心情却是有些复杂的。

傅珺如此聪明,他身为长辈自是欢喜。可是,这钗子既已认定是傅珺当年扔的,则后续之事便又免不了扯到外孙‘女’头上来,更兼还有圣上口谕,他就是想帮傅珺推也是推不掉的。思及此,他心里的那点高兴早没了,剩下的全是担心。

唐寂看了看王襄,见对方一脸的沉郁,自是知晓他的心事,便咳了一声,将钗子包好放回桌上,又看向傅珺温声道:“四丫头,你再仔细想一想,当年你这钗子扔掉后,可看见有人拾过?”

傅珺略想了想便摇头道:“侄‘女’没见着有人拾。”

当时她在梯子上只看见有人拿着珠‘花’来跟大小眼男人说话,并未见着金钗。

唐寂也知道这问题是白问。以傅珺这样的记‘性’,绝不可能看到了还会忘。

唐寂便点了点头道:“我想着也是如此。只是,这样一来,究竟谁捡了你的钗子,却又是难说了。”说到这里,他便打住了话头,怔怔地看着书房中的某一处,陷入了沉思之中。

傅珺知道他定是还有话说,便也不说话,只睁着一双漆黑的眸子,安静地看着唐寂。

果然,只见唐寂略作沉‘吟’后,便又续道:“据我们推测,这捡钗子的人有三种可能。第一便是那个拾到珠‘花’之人。很可能当时他将金钗与珠‘花’一并寻了出来,只是见这钗子值钱便生了贪心,偷偷藏了起来,只拿了珠‘花’给那大小眼男人看,用以‘交’差。”

王襄抚须点了点头,道:“此言甚是。”

唐寂便又道:“这第二种可能,便是那个逃走的钱宝。据你回忆,等你躲好后再往巷口看时,那钱宝已经不见了踪影。想必他跑得匆忙,而选取的方向恰好又是你扔钗子的那条巷子,偶尔看到了地上的金钗,于是便捡了起来。因那晚月‘色’不明,光线亦不好,那珠‘花’大约便没被他看见。而后来的大小眼男人那一伙人一路搜寻得仔细,却是将珠‘花’寻着了。”

他的这番分析可谓十分详细,逻辑上也说得通,傅珺忍不住点头道:“唐伯伯所言真是鞭辟入里。”又追问道:“那第三种可能呢?”

唐寂道:“第三种可能,便是那钗子被路过之人拾去了。”说至此他便锁住了眉头。

若是第三种可能,则案情又多了许多偶然‘性’,只怕查起来会更难。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