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作品:《庶庶得正

这小厮,就是那个“少主”?!

这个结论实在匪夷所思,但傅珺却十分肯定。-79-本文由 。。 首发

她的记忆绝不会出错。

“超忆症”者还有一个绰号,叫做“人体照相机”。

如果说,这世上绝大多数人的记忆都处在一种“记住了一部分、丢失了一部分、扭曲了一部分”的状态下,则“超忆症”者的记忆却是定格不变的。如同一帧照片,永远定格在其所见的那个场景上。

所以,傅珺能够肯定,黑脸小厮=少主,该命题完全成立。

然而,随着这个命题的成立,更大的疑问亦随之而来。

此人既是少主,手下还有会武的骑手,那么,他扮成一个黑脸小厮来到此处,所为何事?而王襄与田先生将之带到棋考的关押地看审,又有何因?

在察知此人身份有异后,傅珺通过微表情观察已经确认,王襄与田先生对此人的身份应该是有数的。他们待此人的态度,也并不像对待一个小厮,倒像是有些忌惮。

而最让傅珺在意的是,棋考一事,与这个少主有什么关系?

若不是需要装聋作哑,傅珺真想马上就问问王襄,这黑脸小厮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在棋考一事上扮演的又是哪种角‘色’?

可是,她现在的身份却不允许她这么做。她只能忍下满肚子的疑问,耐心等待王襄的安排。

王襄此刻正与田先生低声商量着什么,那黑脸小厮便立在田先生左近听着,毫无避忌。

傅珺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过多的窥探很容易引起对方的怀疑。更何况,这个所谓“少主”既能出现在这里,则必是王襄信任之人。她的疑问只是对真相的追索罢了,倒并非是对此人有所怀疑。

并且,某种程度上说,这位“少主”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在那个元宵节的晚上,若非他的手下撞晕了钱宝、撞残了那个‘妇’人,傅珺也无法轻易脱逃。说起来,她还应该谢谢他才是。

思及此。傅珺的一颗心已经完全放了下来。

既然黑脸小厮身份无异。她也不再多想,而是悄悄抬起眼眸,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这地窑面积颇大。台阶之下便是一片环形的空地,以台阶及其基座为中心,向周围扩出约三十平米的样子。

那台阶后有些什么,从傅珺所站的方位并无法看清。她只看到。在自己正前方的空地尽处,有一道不长的走廊。走廊的左、右两侧各有四个房间,房‘门’皆为铁制的,‘门’上还挂着极大的铜锁,让傅珺想起前世电视剧里看到过的古代牢房。

看来。地窑的这个部分应该便是地牢,只不知是属于姑苏府的,还是王襄他们‘私’自挖的。无论如何。棋考被关在此处看起来很安全,不必担心走漏了风声。

打量完了周遭的环境。傅珺又转眸看向王襄他们。此时,王襄已经停止了与田先生的密谈,声音略高地道:“茂德,我今日带来了一人,此人乃是讯问的高手,过会便由她跟着看审。便是这位。”说着他便伸出手来,往许娘子的方向一指。

许娘子早有准备,款步上前,态度沉着地向田先生福了福身。

田先生仿佛现在才看见许娘子一般,面上微‘露’惊奇之‘色’,对许娘子颔首问好。而那黑脸小厮似是也才注意到许娘子,一见之下,眼中的讶‘色’比田先生更甚。

许娘子的举手投足非比常人,原就有一种特别的气度,不容人小觑。而她方才又着意低调,十分不引人注目。这一前一后、先抑后扬的表现,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极易予人“此人深不可测”之感。

见许娘子成功将黑脸小厮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傅珺不由对傅庚和王襄的安排深表满意。

难怪要让许娘子跟来呢。原来目的在此。

许娘子身份特殊、举止不俗、还是个‘女’子。这三样加起来,便给了傅珺极大的施展空间。过会审问时就算有什么特别要求,有许娘子在前,想来也不会让人奇怪了。

果然,便听王襄续道:“因之身份特别,过会她会由小厮陪着单独于一间房中看审。”

黑面小厮闻言并未说话,只微蹙着眉头向傅珺看了一眼。

王襄瞥眼瞧见,自是知晓其意,便又作出一副对田先生解释的样子来,低声道:“这小厮乃是喑人。”

喑人,便是指不会说话的人。

王襄话音落下,那黑面小厮的神‘色’便松了松,看起来是放了心。只是他囿于身份,也不能开口表示什么,只垂首作出一副恭顺的样子来。

见事情‘交’待完毕,王襄便当先举步,带着傅珺与许娘子走进了位于走廊左首的第二个房间。

进屋之后傅珺才发现,这个房间竟有两扇‘门’,一扇开在走廊上,便是傅珺他们走进来的这一个,另一扇‘门’却是开在墙壁上的。

傅珺便走到那扇‘门’前细细打量。却见那道铁‘门’上锁着铜锁,还加了一道铁‘插’销,而在‘门’的上方则开了一个半尺见方的小窗子,傅珺凑到窗前看去,窗后便是另一间牢房。

傅珺立刻明白,这里便是她今天“工作”的地方了,而窗后的那个房间,应该便是过会审问棋考之处。

这窗子的位置极好,很利于观察,不过这个角度有点……

傅珺凑到窗前看了看,微蹙眉尖沉‘吟’片刻,随后便踱到了一旁的桌前。

那桌上早就备好了纸笔,一方松针八棱澄泥砚中蓄了满池的墨,准备得十分充分。

傅珺便提笔沾墨,在纸上快速地写了起来。王襄知道她是有话要说,便负手站在一旁等着。

片刻后,傅珺搁下笔,将纸拿在近前吹了吹墨迹,许娘子已经走了过去,双手捧着纸呈予了王襄。

王襄低头看去,却见纸上写着:“备牛角灯笼若干,以黑布‘蒙’住半面,放置于棋考正前方,将有光处直面棋考,再行审讯。”

王襄抬起头看了看傅珺,眸中‘露’出些许不解。

傅珺想了想,觉得自己可能写得太简单了,王襄‘弄’没明白。于是便又拿出块帕子来,在许娘子的帮助下,用房间里的灯笼示范了一番。

王襄这才明白傅珺的用意,不由面‘露’微笑,招过一个‘侍’卫将事情吩咐了下去,又将傅珺与许娘子示范的那个灯笼也一并‘交’予了那个‘侍’卫,让他们照此办理。(未完待续)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