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作品:《庶庶得正

许娘子便凑到傅珺跟前,压低了声音道:“确实是王大人叫姑娘过去,我也在方才收到了爷的秘信。-79-”

傅珺心下微惊,抬起头来飞快地看了许娘子一眼,许娘子坦然回望着她,轻声道:“爷在信上说,他与王大人有一事需请姑娘帮忙,因此事关系重大,便叫我跟着姑娘一起。”

听了这话,傅珺心头生出浓浓的疑问。

最近风平‘浪’静的,也没听说发生了什么事,王襄与傅庚有何事需要她帮忙?且此事还如此着紧,竟要许娘子陪着,真是很叫人好奇啊。

傅珺体内那颗属于警察的心,按捺不住地跳动了起来。

她已经好久没查过案子了。而细想想她能帮上忙的事,或者说傅庚与王襄知道她所擅长的,便是她的记忆力与观察力了。

如此想来,王襄与傅庚说不定遇到了什么案件,需要她帮忙处置。若果真如此,那可真是给她这无聊透顶的闺秀生活打了一剂强心针。

这么想着,傅珺忍不住加快了脚步,带着一行人径直便出了角‘门’,直奔玄圃。

还未到玄圃院‘门’,远远地,便见王襄正站在‘门’口,向着傅珺的来处张望,一见她过来便立刻招手道:“四丫头来了,快过来吧。”

傅珺强按下心头的‘激’动,也强行捺下想要几步跑过去的心思,只加快了步伐,一面走一面笑道:“外祖父怎么等在这里?孙‘女’来迟了么?”

王襄笑了笑,眸中却有着掩不住的焦急,道:“不迟不迟,快些随我进去吧。”说着便当先往院子里走去。

待走到了书房‘门’口,王襄便看了许娘子一眼,道:“许管事随四丫头进去,其余人便在书房外头候着,无召不得擅入。”

涉江等人自是知道玄圃的规矩,忙停下脚步,肃手立在廊下。

王襄带着傅珺进了书房。一进屋便压低了声音道:“四丫头,只怕今儿要委屈你跟外祖父出去一趟,帮着外祖父审一个人。”

傅珺一听此言,一颗心已经欢喜得快要跳出来了。眼中更是光彩熠熠,立刻便点头道:“是,孙‘女’遵命。”

王襄十分讶然,盯着傅珺细细打量了两眼。

他原以为傅珺会犹豫或拒绝的。他这个外孙‘女’虽然冰雪聪明,却是个贞静沉稳的孩子。平素喜静不喜动,又被宫里来的嬷嬷管教着,来到姑苏近四年,连知府大院的‘门’都没出过。他还以为傅珺会害怕呢,却没想这孩子竟一口答应了,看那神情还是一脸的欢喜,倒是大出他的意料。

察觉到王襄投过来的狐疑眼神,傅珺心中一惊,忙敛眉低眸,作出一副恭顺的样子来。轻声道:“还望外祖父莫嫌孙‘女’轻狂。皆因爹也托人给许娘子捎了信儿,说的亦是此事。孙‘女’便想着,外祖父与爹所言必为大事,孙‘女’自幼萌祖辈庇佑,若有了大事却一径推托,实有负于侯府与王家对孙‘女’的爱护,故此便一口应承了下来。”

王襄闻言心下释然,捻须笑道:“四丫头能够顾全大局,外祖父心中甚慰。”

傅珺微微一笑,问道:“却不知孙‘女’应该如何做?还请外祖父示下。”

王襄的神‘色’便凝重了起来。低声道:“一会外祖父要带你出去拜望梅山书院的山长,再从那里直接去见棋考。”

“棋考?”傅珺不由一怔。这事都过去半年多了,难道一直未曾解决么?

王襄便叹了口气道:“此子极狡,田先生审了他许久。也未审出什么来,所以才需你帮着看看。”说到此处,他怕傅珺有心理负担,又忙加上一句:“只过去看看便是,不出什么也无甚要紧。总归他此际在我们手上,有得是时间慢慢问。”

傅珺点了点头。心中却想:若此事可等,王襄与傅庚也不会急着叫她帮忙了。肯定是因为等了太久等不下去了,才不得不行此非常手段。

不过,傅珺却是很、很、很开心。

过了这么久,总算又有嫌犯让她审了,她都好几年没接触过嫌犯了,真是十分的想念啊。

傅珺佯做稳重地微微垂首,却在心里满足地叹了口气。

于前世的她而言,人生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两件:周末抓捕、节日审问。这些紧急工作让她的闲暇时间变得无比充实,也让她能够很好地摆脱那些时不时涌现的不安与孤独。

这个习惯至今依旧保持着。傅珺甚至觉着,今天是她来到姑苏后最开心的一天。

王襄见傅珺沉默不语,只当她害怕担忧,忙放轻了声音好言安慰了她几句,心里对傅珺的怜爱浓了好几分。若他知道自家外孙‘女’此时的真实想法,不知道那脸‘色’会变成什么样。

待王襄安慰过后,傅珺便又轻声问道:“外祖父,孙‘女’身边的丫鬟也同去么?”

王襄依旧当傅珺是在担心,于是柔声安抚她道:“你那几个丫鬟不能跟去,许管事一人跟着便是。四丫头莫怕,你外祖父在,田先生也在。”

傅珺乖巧地点了点头,做足一副好‘女’孩的模样,心中想的却是:那棋考必是被秘密关押了起来,此事知情者越少越好,涉江她们自然是不能跟去了。

此时,只听王襄轻轻拍了一下手,一个人便自书房里间走了出来,却是个生得颇为清秀的小厮。傅珺一见之下,立刻便记起,这是那几个守‘门’小厮中的一个。

那小厮走到王襄跟前行了个礼,也不说话,只肃立于一旁。王襄便对傅珺温声道:“你先去里间换了衣服吧。”

傅珺也不多问,轻声应了声是,便与许娘子去了里间。

进屋后,却见那屋中的一方圆凳上搁着套小厮的衣裳,瞧着是全新的,浆洗得十分干净。

许娘子走上前去,将那套衣裳放在傅珺身上比了比,轻声道:“我帮着姑娘换衣裳吧。”

傅珺此时已经完全处在一种查案状态下了,权当这是在变装查案。她十分自然地托起衣物,由着许娘子快速而轻巧地帮她褪下‘女’装,换上小厮的服‘色’,又将她的头发也重新梳过,换成男子的发型。

此时再看傅珺,全然便是个清俊的小厮。那许娘子梳头很有几分技巧,特意将头发往上梳,又将两鬓及额角的头发以一根发带勒住,如此一来,傅珺那双染墨般的清眉便没了往日的秀丽,而是眉梢上挑,形如剑眉一般,无形中便多了分英气,倒还真有几分男孩子的样子。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