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作品:《庶庶得正

程太太不由低下头去,原先心里的种种不安,不知不觉便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的信任之感。

她定了定心神,方细声道:“妾身冒昧前来,扰了傅大人休息,请大人见谅。”

傅庚温和地道:“无妨的。便是程太太不来,我也要派人去探望的。程大人身先士卒,堪为表率,我身为他的上官,很为有这样的下属而高兴。”

程太太一听此言,那眼圈儿便红了,语气哽咽地道:“妾身自是知道,为官者当以国事为上。只是,妾身是个见识浅薄的内宅‘女’子,虽明知夫君乃是忠君为国,仍不免忧心。那青阳大堤之下便是滔滔江水,妾身只要一想起,便日夜揪心,不得安枕。”说到这里,她忍不住掏住帕子,掩面轻泣起来。

傅庚凝视着她哭泣的面容,眸中流‘露’出一丝极淡的温柔之‘色’,和声道:“程太太忧心若斯,乃是人之常情。”

听着傅庚温柔的话语,程太太的眼泪越发止不住,虽拼命想要忍,无奈那泪水便如决堤一般,不住地往下滴。

傅庚面上的神‘色’越加柔和,眸光却不经意地往窗子那里扫了扫,待看到那微暗的窗影时,便抑住了‘唇’角的一丝冷笑。他站起身来,往程太太的方向走了两步,似是想要上前安慰。

那程太太只觉眼前微暗,抬起头来时,却见傅庚一脸的关切,正举步走上前来。见傅庚如此行径,她不由心下微惊,那拭泪的手便停在颊边,眸中微‘露’讶‘色’。还有一丝隐约的慌‘乱’。

谁想,傅庚走了两步后,似是蓦地想起了什么,神‘色’微凝,那脚步便中途转了个弯,弯去了一直在专心吃糖果的程珂那里。

程珂正吃着果子,忽见傅庚走了过来。她的腮帮子尚一鼓一鼓地。却听傅庚柔声道:“这果子好吃么?”

程珂停下咀嚼的动作,怯怯地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手里抓着糖霜果子。万分不舍地将之放回了盘中。

傅庚看着她鼓鼓的两腮,眼前蓦地划过傅珺的面庞来。他的‘女’儿,亦如眼前这小‘女’孩一般,有着圆嘟嘟的脸颊。那颊边的浅浅梨涡,时常盛着可爱的笑意。

他怔怔地看着程珂。只觉得,程珂的脸与傅珺的脸重合在了一处,让他的心在一瞬间变得柔软了起来。

他走上前去,在盘子里挑了两个糖霜的果子。放在程珂身侧,柔声道:“你爱吃糖霜的罢。”

程珂不明所以地看了傅庚一眼,随后注意力便被那糖果吸引了去。她抓起果子,又怯怯地看了傅庚一眼。总算还能想起道谢来,便声音极轻地说了句:“多谢傅大人。”

她的声音不同于傅珺。傅珺的声音甜糯低柔,有几分传自于王氏的姑苏口音。而程珂的声音却很轻脆,宛若黄莺出谷一般。

正是这轻且脆的声音,让傅庚从一刹时的失神中清醒了过来。他神‘色’微黯,转身走回到椅子边,瞥眼只见窗边那块微弱的暗影已经消失不见。他暗自舒了口气,再转身时,面上的神‘色’依旧淡和,唯那一丝温柔却是不见了。

那程太太此时已经收了泪,见傅庚淡然端坐前方,一身的气派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来,让她不由地感到自惭形秽。

傅庚淡声道:“程太太放心,我即日便派人前往大堤查看,一有消息便通知程太太。”

程太太此次前来,其实是想请傅庚下令召回程煜的。然而此刻情景,最好的开口时机已然逝去,而傅庚的语气又是如此的不容置疑,让她无法开口说出请求。

她只得期期艾艾地点了点头,傅庚见状,便端起了茶盏。

程太太虽身处偏远县城,这些规矩却还是懂的,知道傅庚这是送客的意思。只是,那傅庚端茶的姿仪着实优雅,令她不由得怔了片刻,方才起身告辞。

傅庚客气地让行舟送她们母‘女’出‘门’,临出‘门’前,又叫小厮装了一小匣子的糖果,‘交’予了程珂。

窗外雨声哗哗,天‘色’越发‘阴’沉,明明尚未到午时,整个城市却已如同进入了黄昏,四周一片晦暗。

傅庚仰首望着天空,眸中神‘色’亦是晦明难辩。蓦地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在黑沉的天幕中刻下铁划银勾般的痕迹。

当那道闪电消失的时候,傅庚的表情便轻松了下来,像是才有了什么开心事一般,直到去前堂议事时,他的面上仍带着轻松的笑意,令参与会议的某些人同时放下心来,心中不免暗暗嗤笑:京里的公子哥儿习气难改,走到哪里风流到哪里,若真能‘弄’出些事情来,他们倒也省事不少。

议事过后,傅庚便自回屋休息,一直未曾出现。而大雨亦整整下了一夜,黎明时略停了一会,随后便又下了起来,雨势比之前还要大。城里的街道水位又涨了两分,已经快要没到膝盖了。

那主簿因想着要在傅庚跟前好好表现,天不亮便起了身,打着哈欠去了后堂,细细‘交’待了厨房及留守的衙役,务必要好好服‘侍’知州大人,看看时辰不早,便殷勤地往傅庚的房间去问安。

谁想到得傅庚的住处,只见房‘门’紧闭,‘门’前既无小厮留守,那‘门’户亦闭得极紧。

那主簿先还在‘门’外轻声细语地唤了两声,随后便发现事情不对,便又上前敲‘门’,半天亦无人回应。他未免慌了神,便扒着窗缝往房中看去。借着微明的天‘色’,却见房中空无一人,那‘床’铺上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显是根本无人动过。

主簿大惊失‘色’,也顾不得打伞,冒着大雨深一脚浅一脚地淌水跑去了龙禁卫首领的住处,敲开房‘门’便惊慌地道:“温将军不好了,知州大人不见了。”

“你说什么?”那叫做温佐的龙禁卫首领面‘色’突变,一把揪了主簿的衣领,急声问道:“你再说一遍,傅大人怎么了?”

那主簿被他大力勒住脖颈,差一点连气都喘不上来,翻着白眼嘶声道:“温将军请放手,是傅大人……傅大人不见了。”

温佐闻言怔了一刻,一把甩开主簿,转身进屋便拿起佩剑,又取了顶斗笠戴在头上道:“带我去看看。”

那主簿抚着火辣辣的脖子,连口气也不敢缓,便领着温佐一路疾行,到了傅庚的住处。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