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作品:《庶庶得正

如此一想,王襄面上的神情便从微凝变成了凝重。》し他直起腰来,拿着字纸转身行至桌前,将纸摊放在桌上,捋须端详着,似是在思量傅珺方才所说之语。

傅珺静静地看着王襄,面上的神情一如往常,眼中甚至还带着几分期待之‘色’,似是十分希望得到长辈的肯定。

这倒不是傅珺入戏太深演得好,而是她确实希望王襄能够相信她。或者说,她确定王襄一定会信她。

果然,没过多久王襄便点头道:“唔,棠姐儿说得有道理,外祖父再想想。”说罢便又看了棋考一眼,吩咐他道:“你去里间,将那大书架上头的一本《兰草贴》取来。”

棋考静静地躬了躬身,便往书房里间走去。傅珺向他的背影看了一眼,含笑道:“孙‘女’儿也要去里间寻本书呢。”

王襄目注傅珺,微笑点头道:“很好,去吧。”

傅珺便尾随在棋考身后进了里间,在跨进房‘门’的一刹那,她瞥见王襄从笔格上取了支笔,又招手唤了个小厮进来。

待傅珺进了里间后,王襄便就着傅珺写剩的残墨,飞快地在一张纸笺上写了两行字,随后对那小厮低声道:“去找田先生。”

那小厮应了声是,将信袖在怀中退了下去。

此时在书房的里间,棋考亦寻到了字贴,双手捧着走到了傅珺面前,傅珺接过字贴,笑着温声道:“多谢你。”随后又指着那书架最上层的一本《北曲》道:“这本书也请拿给我。”

棋考看了那书一眼,目中‘露’出一抹极淡的思索之‘色’,手脚却十分利索,转身走到书架前,将一架小木梯挪到身前,踩上木梯,探手将那本《北曲》取了下来。

在他转身的瞬间,傅珺清楚地看到他嘴角绷紧,一只手不自觉地握成拳头。紧贴在大‘腿’侧边。

他在紧张。傅珺如是判断。

人在紧张的时候,会将手放在‘裤’兜里或抵着大‘腿’。这个时空自然是没有‘裤’兜一说的,因此傅珺能够更加清楚地看到棋考握拳的手。

看起来,这人的警惕‘性’很高。傅珺暗忖道。

方才她与王襄的一番言语动作。可以说无甚破绽。但还是引起了棋考的警觉。大概王襄那个挡在傅珺身前的动作,令他感到不安了吧。

傅珺一面思忖着,一面假意翻看着字贴,用眼角的余光继续打量棋考。

棋考衣摆的侧边挂着一只圆形‘玉’佩,‘玉’质不算上乘。四周为黄铜包边。傅珺据此判断,方才在小树丛那里晃过她眼前的影子,应该便是那黄铜在阳光下泛出的光。

此时,棋考已经将那本《北曲》也捧了过来。傅珺便笑着将手上的《兰草贴》一并‘交’到他的手上。想想耽搁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再久只怕棋考就要起疑了,于是便笑着道:“就拿这两册吧。”

棋考闻言微微躬身,傅珺点了点头,便当先走出了房间。

此时王襄正坐在书桌前看书,棋考便捧着两册书走了过去,恭恭敬敬地将书放在王襄的手边。而在放下书的一瞬间。借着那看似恭敬的垂首动作,棋考迅速地瞥了一眼桌上的字纸,随后便退了下去。

当他重新在‘门’边站好时,傅珺发现,他眼角与额头这两块的肌‘肉’,已经完全放松了下来,嘴角更是恢复了原先的弧度。想来是因为看清了字纸上傅珺写的字,确定没有可疑之处,所以放了心。

王襄笑着对傅珺招了招手道:“来,将这两册书都拿着。”

傅珺含笑上前。取了书‘交’予了涉江,口中笑道:“多谢外祖父,孙‘女’儿又偏了您的两本好书。”

王襄呵呵笑道:“外祖父这里的书,你想拿多少都行。”

傅珺璨然一笑道:“外祖父真好。”

王襄笑着摆了摆手。向外看了看天‘色’,随后温声道:“时辰也不早了,四丫头便先回去吧,下回再过来。”说着又从袖中取出傅庚的信来,‘交’予傅珺道:“喏,这是你爹给你的信。”

看着那个薄薄的信封。傅珺一时有些恍惚,过了好一会她才将信拿了过来,对王襄道:“多谢外祖父,孙‘女’儿这便告退了。”

王襄挥了挥手道:“去吧。”

傅珺便领着涉江福了一福,静静地退出了书房,自回幄叶居不提。

次日一早,傅珺正在房中被柳夫子拎着耳朵教琴,忽然青蔓走了进来,匆匆地道:“姑娘,前头老太爷派了个妈妈过来,说是请姑娘立时便去一趟玄圃。”

傅珺一听此话,便知是棋考事发了。此刻她已经被柳夫子折磨得生不如死,听闻王襄有召,当真是如‘蒙’大赦,立刻便收拾东西退散了,柳夫子只能无奈摇头。

说起来,这柳夫子与傅珺倒也有缘。

三年前傅珺离京后不久,柳夫子因兄长病重,便也从平南侯府辞了馆,回到了家乡固州,帮着嫂子照料家事。

其后不久,柳夫子的兄长便即病故了。她嫂子带着三个孩子,生活无着,过得十分惨淡。这柳夫子也是个重情之人,见状便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帮着她嫂子赁了间房子,又盘了一间小店面卖汤饼。

谁想她那个嫂子却是个吃不得苦的,趁着柳夫子出去办事的当儿,将家中细软一卷,三个孩子也皆丢下,单身一个人跑了出去。柳夫子回家之后见此情景,一时急怒攻心,吐了口血便也病了。

此时傅庚奉旨巡查至江西吉安府,在此期间接到了内阁票拟的旨意,着他就地接任吉安府通判一职,却是直接自京中外放至了江西,由清清贵贵的编修,变成了一府官员。

那吉安府下辖固州、泗城、洪平、陂县、广化、武兴及隆州七县。也是凑巧,傅庚前往固州公干之时,恰巧偶遇了病重的柳夫子。她曾做过傅珺的先生,与傅珺是名副其实的师生关系。傅庚见其境况堪忧,便出手帮了她一把,又见她没有生计来源,便写信给王襄请他帮忙。

大汉朝西南溽热、北地苦寒,皆为经济落后地区,而江浙一带却十分富庶,且当地读书氛围浓厚,颇有几所名声不错的‘女’学。

王襄接了傅庚的信后,便亲自给位于姑苏梅山的‘女’子书院山长写了封信,推荐了柳夫子。傅庚又出钱出人,派人将柳夫子一家人从固州送至姑苏安顿了下来。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