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章

作品:《庶庶得正

傅珺脑中蓦地闪现出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一幕幕:倒退的景物、斜刺里冲过来的马、目光阴鸷的男人、拣珠花的男人,还有月光下抽搐的青绸鞋子……

不知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那女尸的身份有没有查明?还有那几个男人,他们的长相、体态、说话的声音,都在她的脑海中清晰可见,这些她都还没来得及告诉傅庚。說,

想到这里傅珺便有些坐不住了,也没回答怀素的问题,只对她道:“我要找爹说话,你先服侍我起来吧。”

怀素见傅珺面色肃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忙上前挂起帐帘,一面又叫小丫头去叫青芜与青蔓进来。

不一时,蒋嬷嬷便带着青蔓、青芜并几个小丫头走了进来。一进暖阁,蒋嬷嬷第一个没忍住,当先便红了眼眶,走上前来一把便将傅珺搂在怀里,口中翻来复去只说“可怜的姑娘受苦了”青芜与青蔓俱红着眼睛上前给傅珺行礼,随后便也站在一旁抹眼泪。

傅珺静静地偎在蒋嬷嬷的怀中。这个怀抱与王氏或傅庚不同,她让傅珺想起了前世的外婆。她依稀记得,在很小的时候,外婆也曾这样搂过她。

外婆是个瘦小的妇人,有一副单薄的肩膀,像是承不住任何重量。可她的怀抱却很温暖,暖得足以撑起一方天地。

傅珺觉得,蒋嬷嬷就像她的外婆,慈祥和善,永远只会对她好。她不由自主反手抚着蒋嬷嬷的背,柔声道:“嬷嬷别哭了,我没事。”说着又想起那女拐子嫌自己沉的话来,便又笑道:“我还要谢谢嬷嬷呢。”

蒋嬷嬷擦着眼泪道:“姑娘谢老奴做什么?”

傅珺便笑道:“谢谢嬷嬷给我穿了那么多衣裳啊,我在外头这大半个晚上都没觉着冷呢,这都是嬷嬷的功劳。”至于那女拐子的事情,傅珺没敢说,怕吓着蒋嬷嬷。

蒋嬷嬷听了傅珺的话便笑了起来,又想起这一晚上姑娘受的罪,便又擦擦眼角道:“姑娘没冷着就好。”说着眼圈便又红了。

傅珺便照着傅珈跟侯夫人撒娇时的样子,将头在蒋嬷嬷肩膀上蹭了两下,又转首看着青蔓道:“还要谢谢青蔓,过会子姑娘我会好好赏你的。”

青蔓奇道:“咦,姑娘连婢子也要谢么?婢子做了什么了?”说罢她转转眼珠,立马又欢喜地道:“啊,婢子知道啦。定是婢子今儿扫地时没砸坏东西,姑娘才要赏的,对么?”

蒋嬷嬷便向她头顶拍了一下,轻叱道:“又胡说了,没砸着东西也要赏,这院儿里多少人从不砸东西的,姑娘还赏不过来了呢。”

青蔓便揉着脑袋嘟囔道:“我就猜猜嘛,嬷嬷又打我。”

傅珺忍不住笑了起来,道:“行啦行啦,过会子你就知道了。我要去见爹,你们给我穿得利索点儿。”

蒋嬷嬷听了这话,忙与怀素一同服侍着傅珺起身,一时间,众人打水的打水,穿衣裳的穿衣裳,梳头发的梳头发,傅珺连一根手指头都不必动,便被服侍得无微不至。

被一群丫鬟妈妈环绕着的傅珺,不由想起几个小时前,自己站在梯子上,上不去也下不来,尴尬无比的样子来。随后,便又想起了那个人。

也不知他现下如何了?是不是还在一个人喝酒?傅珺心中生出淡淡的怅惘,目光变得游离起来,凝视着眼前的铜镜。

镜中的傅珺有一张圆嘟嘟的脸,漆黑的眉眼还带着浓重的孩子气,头发被青蔓梳成了丫髻,看上去更显稚气。

即便在临别之际,他的手轻抚在她的发上,那也只是成年人对小孩子的爱护而已。傅珺知道,她现在就是在发梦,而这个梦也绝不可能长久。可知道是一回事,她管不住自己的心,她的心偏要这样跳动,她也无可奈何。

“姑娘便戴这对钗子可好?”青芜的声音传了过来,将傅珺拉回了现实。她看了看镜中那对造型可爱的珍珠梅花钗,点头道:“就这个吧。”总归怎么着打扮都是个孩子,傅珺除了放下心思,亦别无他法。

不多时,蒋嬷嬷她们便将傅珺收拾得妥妥当当的。见窗外天色微明,傅珺便带着人轻手轻脚出了暖阁,先去西次间看望王氏。

王氏仍在昏睡着,沈妈妈守在旁边,一双眼睛熬得通红。见到傅珺她便流下泪来,拉着傅珺的手一个劲儿地念佛。

傅珺宽慰了她两句,便走到了架子床前去看王氏。

王氏的面色并不好,青白里透着腊黄,嘴唇干得起了皮。只不过一晚未见,她整个人便瘦了一圈,像是被抽去了水分似的。

傅珺将手轻轻覆在王氏的手背上。

王氏的手指纤长柔软,安静地伏在傅珺的掌中。傅珺记得,有许多次,这纤长而柔软的手指会轻捏她的鼻尖儿、抚她的抓鬏,还会玩笑似地掐她的脸蛋儿。

可现在,这只手却静静地搁在锦被旁,一动也不动。那微凉的触感硌着傅珺的手,也硌着她的心。

她在王氏的身边站了好一会,轻轻替她掖好了被角,把那只微凉的手收进被中,又将几缕散乱在枕上的发丝理顺了。

在傅珺做着这些时,王氏那张美丽而憔悴的脸上一直没有任何表情,双眼闭得紧紧的,睡得很沉。

傅珺望着王氏的脸轻轻叹了口气,便静悄悄地退了出去。

来到明间后,傅珺先嘱咐怀素回去休息,不许她再跟着服侍,后又叫了流风与兰泽两个过来,叫她们去替沈妈妈。沈妈妈熬了一夜,也该睡一会子歇歇了。

待将一应事情分派好后,傅珺便走出了正房。

外面的天空还是暗青色的,云层厚厚地压在头顶。没什么风,那木樨树的枝桠在半空里虬结着,将一方天空切割成了凌乱的碎片。

傅珺轻吸了口气,寒冷的空气灌进了肺腑,让她想起昨夜冷风刮面的情景。她紧了紧身上的小披风,步下台阶向院门走去。

“吱哑”一声,院门忽然开了,一个玄衣青带的修长身影自门外大步走了进来。

“爹。”傅珺向着来人轻唤了一声,加紧两步走上前去。

傅庚听到声音,举目向傅珺这边看了一眼,一双长眉立刻锁得紧紧的,似是有什么心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