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作品:《庶庶得正

谁能告诉她,这什么“超忆症”者,为毛背不下书呢?

傅珺经过多番努力后得出结论,就算拥有一个记忆力超强的大脑,也掩盖不了她就是个学渣的事实。

她依旧是背书一般、画画普通、听不准音、绣不成花。所有需要主动记忆来完成的事物,她表现平平。而那些需要天赋才能做好的事,傅珺的表现么……只看傅珍那抽动的嘴角就能知道个大概了。

反倒是那些被动记忆的事情,却能牢牢储存在傅珺的记忆里。比如吃了什么,穿了什么,谁说了什么话,那天下雨还是出太阳,傅庚偷捏了王氏几次手等等,这些事情随便一想,就能跃入脑海。

可是,能记住这些有用么?有用么?夫子们又不会出“请问大太太每天假笑几次”或者“论傅珍嘴角抽搐与发生事件的关系”之类的试卷吧?

傅珺有好几天没法适应这种落差,整个人瘦了一圈,瞧着秀气了好些,引得傅珈又找了几次茬。

后来傅珺也想开了。上帝既然给她开了一扇金光闪闪的小窗户,那剩下来的大门自然要全部关死。金手指什么的,能有一个就不错了,何况她还开了外挂,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放开了心态的傅珺很快又恢复原状,依旧勤勤恳恳地扮演着呆萌萝莉,每天都是吃得香睡得好。没过多久,那些掉下去的肉便又长了回来,还长了一点个子,倒没显得太胖。

王氏却心疼傅珺“瘦”得没了形,每天汤汤水水地喂着。眼见着傅珺再没胖起来,王氏便十分惆怅,偶尔会惋惜地对傅珺道:“娘还是觉着,棠姐儿以前的脸蛋儿捏着更舒服。”

傅珺怎么听怎么觉得,王氏以前到底是拿自己当玩具呢,还是当玩具呢?

远离了管家权争夺的秋夕居中,一派宁静与安详。王氏是打定了主意丁点不沾,连走路都绕着西花厅。

根据傅珺从各处听来的零碎消息,以及她自己脑补,傅珺推测,长房与二房在大厨房几个管事的人选上,一直处在胶着状态。

经过多方角力,八月底,大厨房副管事与采买管事的人选终于新鲜出炉:副管事交由张嫂子担任。她在栗子面儿事件上的表现,给张氏与崔氏都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而采买管事最后的胜出者,竟是针线房一个没什么人知道的苏娘子,却是叫人大跌眼镜。傅珺私以为这是制衡之下的结果。很可能苏娘子跟任何一方都没关系,最终才会得以上位。

大厨房主管职位竞争结束后,时间也到了九月,天气真正地凉了下来。每天晨起时,傅珺的窗台上会结一层薄霜,淡白如烟,在渐亮的朝阳下闪着光。一夜西风吹送,秋夕居落了一地的梧桐树叶,踩上去便会发出清脆的声响。

傅珺已经穿上夹袄儿了,蒋嬷嬷怕她冻着,每天去上课时都会多备一件小斗篷。手炉子也开始用起来了。学琴时,风入松的四面敞轩亦合上了窗扇。

偶尔的,在凉月微星的夜晚,傅珺会听到柳夫子抚琴。虽听不清她抚的是哪一曲,傅珺却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天高云净、秋韵凉风,那听不出的琴声里有种特别的沧桑。也许,在柳夫子的心里,也有着许多沧桑的过往吧。一如前尘如烟散尽、而今寄身异世的傅珺。

九月初的一个晚上,去荣萱堂请安完毕回秋夕居后,傅庚没像以往那般送傅珺回西厢,而是将她带去了正房。

一进房间,傅庚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素色锦囊来,递到傅珺手边,面上露出了一抹柔柔的笑意。在温暖的烛光中,那笑容宛若美玉微温、晕然生光,直叫人见之忘形。

傅珺却没什么反应。

现在她对自家老爹的美貌已经免疫了。不过傅庚此举却很反常。平白无故地给她个锦囊做什么呢?

傅珺一面想着,一面接过锦囊,在傅庚的示意下,抽开丝带,从中取出一样事物来,却是一枚精致的镶米珠重瓣桃花粉色琉璃钗。

傅珺拈着发钗,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傅庚。

傅庚摸摸她的发顶,笑着道:“明儿我们棠姐儿便满六周岁啦,爹怕来不及给小寿星祝寿,先将礼物奉上。棠姐儿瞧着可喜欢?”

傅珺怔了一怔才想起来,明天是九月初六,可不正是自己的生日么?原来这枚发钗是生日礼物。

傅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一朵大大的灿烂笑容,自动自发地在她的脸上绽放了开来。

她真是……非常、非常、非常的开心。

因为,这是她两辈子加起来,第一回收到来自于长辈的生日礼物。这是老天对她的补偿么?

望着傅庚那温柔的笑脸,傅珺只觉得两眼微酸,心里却涨得满满的,满到要溢出来。

现在的她也是有爹疼、有娘爱的人了。不再有寒冷与悲伤,更不会被刻意疏离。在她身边围绕着的,是这世间最爱她的人。

傅珺拼命忍了又忍,才忍住眼中温热的湿意。她努力眨动眼睛,甜甜地对傅庚道:“谢谢爹,这钗子真好看,我太喜欢了。”

傅庚原本还有几分惴惴,生怕送的礼物傅珺不喜欢。而今见傅珺欢喜,他不由大为得意,摸着下巴自得地道:“我就知道棠姐儿会喜欢,爹最会挑礼物了。你不知道啊,当年爹跟你娘……”

“你胡说些什么呀。”王氏忙打断了傅庚。这人真是,一得意就喜欢乱讲话,当着女儿的面也……

王氏的脸不由红了起来,不自然地掠了掠鬓发,又向怀素看了一眼。怀素忍笑低下头,带着一屋子丫鬟退了出去。

见四周再无旁人,王氏便回身去了西次间,捧了一只手掌大小的黑漆镙钿小箱子出来,

“这是哪里来的?怎么从没见你拿出来过?”傅庚好奇地问道。

王氏柔柔一笑:“这是前几/日/收拾东西的时候寻出来的,原是我小时候用过的,一直收在箱子里。”

傅庚便细细看去,见那小箱子果然是有些年头了,上头的黑漆剥落了一两处,铜锁上亦有细微的划痕,显见得以前是常被打开的。

王氏小心翼翼地开了箱子,从中取出了一只黄玉葫芦。

那玉葫芦色泽甘黄、宛若蒸栗,通体无一痕杂色,温润中隐含着一层光晕,柔和恬雅。葫芦上头穿了个勾月形的小孔,以一根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的细绳穿孔而过。

王氏珍而重之地将葫芦给傅珺戴上,柔声道:“这是娘给棠姐儿的生辰之礼,是娘的娘亲当年送给娘的。你贴身戴好了,不可须臾离身,可记下了?”

傅珺乖乖点头道:“记下了。”又糯声道:“谢谢娘亲。”

王氏伸手将傅珺揽在怀里,抚着她的头发不说话。王氏生母早逝,此刻见此玉饰,不由勾动心肠,难免有些伤感。

傅庚缓步走过去,携起王氏的手温声道:“莫要难过,以后得空儿我陪你回姑苏。”

王氏轻轻点头,眸中已是泪光盈然。

当晚傅珺未回西厢,而是睡在了正房的碧纱橱里。她躺在小床上,听着隔壁房间傅庚与王氏说话的声音,一轻一沉,一柔一缓,两道低而柔和的声音融于一处,安宁且温暖。傅珺很快便被催眠了,一夜好睡。

次日起床时,傅庚已经先去翰林院了。王氏起得比傅珺早了好些,此刻正让涉江给她梳头。

因盈香挪了出去,王氏身边空出一个大丫鬟的位置来,王氏便干脆提了涉江上来,打算放在身边好好调/教,日/后依旧给傅珺。此外又将青芜、青蔓两个也提成了二等丫鬟,放在傅珺身边。

傅珺对王氏的培训计划表示没有异议。她也一直觉得涉江性子沉稳,堪当大用。

今天是傅珺的生辰,沈妈妈亲自下厨做了一碗长寿面端了上来。鸡汤底、银丝面,汤宽面爽。因过会儿还要去荣萱堂,便没用葱花,而是洒了些香菜,闻着便十分诱人。

傅珺欢欢喜喜吃了寿面。饭罢梳洗时,王氏便叫青芜将那枚琉璃桃花钗取了出来,预备过会给傅珺簪上。

傅珺此时才得以细细打量这枚发钗。

这发钗打造得十分精巧,做工精湛、雕刻工艺细腻。最难得的是那块琉璃。纯为粉色的琉璃已经十分罕有,妙的是那琉璃上还有着天然的层次间色,宛若花瓣上的阴影一般由浅至深,再经由巧手雕琢成桃花,几可乱真。

王氏也凑过来看了两眼,随后笑道:“瞧这手艺倒与我们这边儿不大一样,倒像是南洋过来的。”

“南洋?”傅珺喃喃地重复了一句。

此前她通过种种渠道得来的信息,得知自己所处的这个大汉朝,海贸十分发达,商业亦很繁荣。太宗时,老平南侯便是因海战之功而得的爵位,先帝爷讨伐的南山国亦位于西海。以傅珺那不多的地理知识来看,这西海可能就是前世的大西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