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弃恶从善

作品:《天月之青

柳青月对艳娘毁容的事情有些好奇,但她并不想就这样问艳娘。

柳青月收起她的笑心思,对艳娘说到“原来你竟然这么美,之前说你长得丑,是我肤浅了”

艳娘有些不相信的摸了摸她的脸。

艳娘的手指刚刚摸到她原来有血丝的地方。

她刚才摸到了什么,脸上一片光滑,摸起来十分大的嫩滑。

这还是她的脸吗?

随即艳娘从她的储物手镯中拿出了一面铜镜。

镜子里,那张她已经忘记了的脸再度出现在了镜子里。

她已经有多久没有见过这张脸了,怎么说也得有一百多年了。

艳娘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激动的无与伦比。

她终于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了,她终于可以不用去摘取别人的的脸了。

想到这里艳娘连忙向柳青月和颜玉说到“多谢姑娘的再救之恩,艳娘无以为报,愿终身跟随姑娘,报答姑娘的在造之恩。”

“你不必如此,只要你能够做到弃恶从善,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

“姑娘,你就答应我吧,我艳娘过去虽然是一个十恶不涉的人,但是我知道做人一定要知恩图报。”

颜玉心想,这样也好,要是艳娘能留在柳青月的身边,他也能弥补一些对于叶芷的遗憾。

“我说,你就收下她吧,以你目前的修为来说,多个人跟着你,也多一份保障!也还算不亏。”

柳青月心想,也好,多个人一起寻找凡界灵气稀少的原因,或许就多一份力。

“那好吧,只不过跟着我以后,恐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你可要想好了。”

“这有何惧,只要能够跟着恩人,让艳娘去做什么都可以。”

“你不用什么都听我的,你要听从你自己的想法去做。但前提是,不要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柳青月看了看恢复了容颜的艳娘心想着,懂得知恩图报,秉性也不算太坏,只要她一心向善,将来或许能够突破红尘,得道成仙也说不一定!

“艳娘警听姑娘教诲,自今日起在也不做那缺德的事了。”

颜玉见柳青月也同意了让艳娘以后跟着他们。心里顿时觉得一阵阵心慰。

他们修仙者,最怕的就是心結,当年叶芷的事情在他心中成为了一个心结。

如今她的徒弟再度出现了在他的眼前,看来这冥冥之中,上天自有安排。

突然,颜玉的心中一片清明,他心中的那个结,开始有些慢慢的放下,此时颜玉感觉他一直卡着的修为开始有了一些松动,似乎是要突破的节奏。

颜玉连忙对柳青月说道“我的修为就要突破了,我必须要闭关一阵子,艳娘就先交给你了。”

此时的颜玉浑身灵力开始有些凌乱。柳青月和艳娘也已经发现了颜玉的不同。

“好,艳娘就交给我了,你快点进去吧。”柳青月说完,将戴着玉镯的那只手伸到颜玉的面前。

只见颜玉化做了一股清烟瞬间就进入了柳青月手上的那个绿色的镯子中。

艳娘见颜玉进入了柳青月的镯子里,有些好奇的问道“这是?”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颜玉一直都住在这里面。”柳青月解释道。

时间也不早了,距离她从水云间出来已经过去了很久,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艳娘也知道,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既然柳青月不愿意说话她便不去过问,这是每个修士应有的底线。

“好了,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既然你跟着我,就一同随我去水云间吧。”

“好。可是我的脸……”突然她又意识到她的脸已经好了。有些窘迫的看着柳青月。

柳青月明白艳娘是还没有习惯已经变漂亮了。随即对艳娘露出了笑颜。

“你已经恢复了容颜,就放下从前的那些不开心的过往,重新开始新的人生,你会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将变得美好了起来。”

“谢谢你。”

艳娘看着柳青月心里暗自做了一个决定,此生不论如何,她都要跟着眼前的女子,哪怕是让她做一个她的跟随者,她都要保护好她。

柳青月一路带着艳娘回水云间,只是刚刚走了一小会儿,她悲催的发现,她竟然又迷路了。

一时间满是尴尬!

随即停下了脚步,吞吞吐吐的对艳娘说道“那个,你知道怎么去水云间吗?”

艳娘有些无语的看着柳青月,想不到修士中,居然还有人会不识路,这说出去,怎么看,怎么搞笑!

可是她也只是路过此地,对洛阳并不是很熟悉,并不知道该如何去水云间。

“我刚刚来到这洛阳,对此地并不熟悉。要不然咱们去前面找个人来问问!”

柳青月对艳娘的建议表示赞同!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向前面人多的地方走去。

刚刚到人群之中,就看见一群人在那里打了起来。

其中的一人,她也认识,那便是李贺,见他正和一群穿着何溯几人一样的衣服在那里纠缠着。想来定是何家之人!

很明显,李贺几人似乎不是那几人的对手。处处受别人的压制。

柳青月心想,她现在怎么说也是水云间的客卿长老,怎么能让水云间的人在她眼前被别人欺负呢?

想到这里,柳青月带着艳娘径直的走到打架的旁边。

柳青月大声的说道“全都给我住手!”

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全都看着柳青月和艳娘两人!

“不知死活,竟敢管我等的闲事,哟,还是两个姿色不错的女修啊!”一个看起来颇有些身份的说道!

而李贺在看到柳青月的瞬间,他整个人仿佛就像是被雷劈了一下,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来干嘛,是来看他的笑话的吗?

这时柳青月身旁的艳娘说道“找死!”

柳青月看了看艳娘,示意她不要出手,对付他们,她一个人就足够了!

何家的那几人根本不把柳青月两人看在眼里,一脸上位者的姿态说道“小妞,你又何必管他们的死活呢,来,跟着哥哥我,保证比你跟着李贺那撕,得到的好处多得多!”

柳青月没想到这何家的人,都是这般的无耻,看来她今天晚上跟他们何家的人还真是有缘分啊。

砰的一声,说话的人被她用白绫打倒在地!

“你,你竟敢!”地上的那人艰难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