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兴师问罪

作品:《天月之青

不过,就算如此,她也不能让云衫破破坏了她苦心经营的这一切。

暗暗的在心中下了一个恶毒的想法,她一定要趁此机会,让云衫从此都开不了口,就算无法要了她的性命,不过暗算她总行吧。

狠了很心,夏婷趁云衫不注意之时,从她的储物戒之中掏出了一样东西。

刷的一下,便往云衫的身上撒了过去。

就在不明物体就要撒到云衫身上的时候,一道白绫不合时宜的将那个不明物体打了出去。

一道道细粉瞬间在空中四处分散开来,就像一道白雾那般的形状。

“有毒。大家小心“柳青月对那些正准备往前走的水云间的人说道。

众人一听有毒,基本上个个都是一脸鄙夷的看着夏家的人。

他们没想道,夏家的人,居然会如此大胆,竟然当着他们这么多人,在水云间的门口对她们水云间的暗自下毒。

这真是让人熟不可忍,真当他们水云间的人好欺负的吗?

顿时,立马有人站出来抗议说到“我呸,真不要脸,有本事,你就来跟老子单挑,老子保证不会和你们夏家的人一样,喜欢用下作的手段”

“就是,就是,居然如此不把我们水云间的人放在眼里,真当我们全都是摆设的吗”

夏婷没想道,她的阴谋竟然会被柳青月发现,顿时气的直牙痒,暗自跺了跺脚指头。一脸阴毒的看着柳青月。

都怪她,要不是她,她又怎么会失了贞洁,现在又识破了她的计谋。

此时的她对柳青月是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就这样将她生吞活剖了。

不过此时的云衫倒是十分的气愤,要是刚才柳长老没有及时挡了那药,那么此时她已经中了夏婷的暗算。

看了看一脸故作柔弱的夏婷,心想着,既然你这么害怕我把你失去贞洁的事情说出去,不禁暗算自己。

既然你那么害怕我将你已经失去贞洁的事情说出去,那么我就偏偏不如你所愿。

既然你会装柔弱,我也不是不会,于是故意装作更加柔弱的看着夏婷。

在看着在场的众人,暗自掐了自己一爪,用力的挤出了两滴泪在眼眶里。

十分委屈的看着水云间的族长云毅然,用着一种可怜兮兮的模样说道“间主,你可要为我做主啊”一边说着,还一边流着眼泪。

给人看上去就像一个十足的受害者,根本看不出来她是装的。

云毅然本就对夏家公然的在水云间大门大闹的事情破为不满,在加上他可是亲眼看见夏婷出阴招,这让他如何能够忍得了这一口气。

反正现如今水云间得困难已经迎刃而解了,也不必在让别人在他的面前如此欺负他水云间的小辈。

夏家一向不将道理,索性今日也让夏家的人感受感受什么才叫做不讲道理。

收起了往日的温润如玉的形象,直接运起灵力直接将夏家的人振飞了出去。

稳住了身形,夏品看向躺在地上的一众夏家的人,顿时脸色霎时边成了猪肝色。‘

连忙拉起离开不远的几个夏家子弟,一脸的不痛快的看着云毅然。

“敢问云间主,你这是何意,你怎敢“现在洛阳的各大家族都一致认为,只要过了云草试炼之后,洛阳城就再也不会有水云间这个家族的存在了。

水云间将会被他们各大家族瓜分了,想到这里,夏品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一脸阴霾的看着水云间的众人,以及云毅然,那表情仿佛就是在看已经将死之人。

“只要我云毅然还在水云间的一天,就请你收起你心中的那些鬼心思,在者,请你管好你的狗,不然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面。”

这话听在夏品的耳朵里,丝毫不觉的害怕,反倒觉得反正水云间在不就之后就会永远的消失在洛阳城。

突然见云毅然现在说话居然那么的硬气,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反正他今天定要水云间为他儿子付出惨重的代价,不过那位将他儿子伤成那样的女子,他也一定要让她做自己的小妾。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你让我儿子断子绝孙,那么我就将你抢回去,让你给我生儿子!

“云间主,我想你现在是不知道世道的局势,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不久之后这洛阳城就不是你水云间说了算了,到时候还会有没有水云间还是另一回事!“说完一脸小人得志的看着云毅然。

“夏品你个老不羞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真当我水云间没人了吗?”一声男子的声音从水云间的大门之处传来。

说完一道法术向夏品所站的方向打了去。

夏品倒是成功的躲开了云宗的法术,不过他身后的那些夏家人倒是全都被法术打了出去,一个个的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夏品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众人,顿时觉得面子上十分的过不去,在看看躺在地上的夏婷。

那可是他的侄女,虽然他自认为阴险狡诈,不过他对他的这个侄女夏婷还是十分的不错。

所以看到夏婷一脸柔弱的躺在第上,再也忍不住他心底的愤怒。

下意识的将夏婷拉了起来,简单的用眼神查看看一下她的身上,见她没有什么大碍,便恶狠狠的看向将夏婷打倒在地的罪魁祸首云宗。

云宗一直以来就看不上夏品,一直觉得夏品的人品十分有问题,根本就不应该叫做夏品,而是应该重新换个名字。

这次现在居然还跑到他们水云间撒野,真是气煞他也!

“你瞪什么瞪,你个老匹夫,亏你还叫做夏品,我看你就是人品有问题,都一把年纪了还妄想染指我水云间的长老,还真是瘌蛤蟆想吃天鹅肉,你害不害臊啊”

“你“夏品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一时气得不知该说些什么。

云宗这时看到了在一旁可怜兮兮的云衫,云衫可是他哥哥的女儿,见云衫居然一脸的可怜样,下意识的就跑过去问到。

“衫衫,谁欺负你了,你告诉叔,叔今日给你做主”

云衫正愁没有机会让夏婷不好过,这下机会来了,她自然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放过。

于是云衫故意一脸梨花带雨,一抽一抽的说到“还不是那个女人,先前我和柳长老在幻心谷的路上遇到她和夏原,没想到他们两表兄妹,竟然向我们下····”夏婷的声音顿时打断了云杉后面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