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毒娘子柳青月

作品:《天月之青

柳青月见那男子有些呆滞并没有回答她刚才所问的问题。

于是便又重复了一遍“你,是水云间的人?”这次柳青月的口气中稍微中带了点冷意。

也不知那男子是感觉到了柳青月语气之的中的疏远清冷之意。

只见那男子收起了失态,恢复了平时的一贯作风,温润如玉的说到“姑娘误会了,在下只是这几日在水云间叨扰,并不是水云间的人,只是姑娘在此,不知是水云间的什么人?”

“哦”柳青月只是简简单单的额回了一句,却在也没有其他的话了。

而那男子见柳青月没有回答他后面的话,心下又些不知所措。

他想他刚才的话应该没有得罪这位姑娘吧,可是这位姑娘为何在听到了自己回答之后,便不在理自己了。

温念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但是他的内心又极切的想知道眼前姑娘的身份,但又不知如何开口。

想到这里,温念霎时间心中一跳,他这是怎么了,怎会如此的扭捏,这要换做平时,询问对方的身份姓名,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他今天这是抽了什么风,他一向都是沉稳得当,遇事情不慌不乱。

从昨日见到这位姑娘开始,他不仅一点都不沉稳得当,甚至还有一些的些许期待,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期待着些什么。

“柳青月”柳青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便对面前的白衣男子说到。

温念见柳青月沉默了一会儿适才道出了她的名字,只不过,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柳青月得名字过于耳熟,总感觉这些时日貌似好似听过这位姑娘得芳名。

温念在脑中仔细的回亿了起来,突然他的脑子灵光一亮,温念便已知晓是在何处听说过柳青月的大名了。

原来是他前些天奉师尊之命来到洛阳的第一天,听过柳青月的大名。

不过却并不是什么好名声,他还记得他与赤阳刚到洛阳,就听到了不少修士谩骂柳青月。

其中更有甚者,直接将柳青月唤'毒娘子’

他和赤阳当时还以为世俗界出了一个邪修呢,开始的时候他二人想着,能让这么多人在背后戳脊梁骨的,多半也是一个邪修,更何况对方还有一个“毒娘子”的称号。

便想着他们二人乃是修仙界的人,怎能不出手教训教训这有着毒娘子称号的人呢。

于是二人便一路打听着毒娘子是何人,直到后来温念何赤阳打听明白了柳青月羞辱何家二人的经过,才明白原来是他们道听途说,错怪了毒娘子柳青月。

也从中知晓了原来毒娘子柳青月是水云间的客卿长老,也就是说是他们先前差点就让风远师伯不高兴了,毕竟风远师伯可是出自洛阳的水云间。

想到眼前的女子就是毒娘子柳青月,温念顿时有些不知作何感想。

这些天和赤阳一直在洛阳街头闲逛,没少听到毒娘子的的传言,听得多了,他就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了。

他有些无法想象,眼前这般冷如冰霜的人,会是人们口中的毒娘子,这和人们口中的狠毒,且张狂的形象也太不符合了吧。

于是忍不住问道“姑娘可是水云间的客卿长老柳青月?”

柳青月见他不知在哪里想着什么,半天蹦出这么一句话,有些奇怪眼前之人在想些什么。

想归想,柳青月还是回答了,毕竟她现在也算是水云间的客卿长老,而且听刚才他言下之意,他也算是水云间的客人。

她总不能给人一种不受待见的感觉。

于是柳青月稍微柔和了一点的说到“正是,不知这位公子姓甚名谁。”不过就算是柳青月故意将语气变得柔和了许多,但在温念看来,却也还是相对的清冷。不过比起开始的时候好多了点。

“温念”温念十分有理的向柳青月介绍着。

“温念,原来你在这儿,可让我好找啊”一声男子的声音从柳青月的背后传来。

柳青月听见了来声,大概已经知晓了来人是谁,十有八九是昨日在冥仙居碰到的那位。

果然那轻佻的语气,不是昨天那人是谁。

“我说这么到处都找不到你人,原来啊,是有佳人相伴”赤阳轻佻的声音从从柳青月的背后响起。最终赤阳的脚步停在了柳青月的身侧。就这样赤阳面对面的看着温念。

赤阳没想到,他刚才居然在温念的脸上看到了不该属于他的神色。不过,此时他,比较感兴趣的是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让修炼了绝情弃爱的温念露出那般的神色。

那是他第一次在温念的脸上看到这样的神色,所以对身边的这位女子好奇了起来。

转过头一看,赤阳不禁大吃了一惊。

这,这,这不是昨日的那个女子吗,她怎么在这里。

在说了这装扮差的也太多了吧,昨日一身火红,而今日,一身青绿色,格外的清冷。可以说是将清冷发挥到了极致。

“是你”赤阳半天才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突然赤阳想到了什么“昨日姑娘走得匆忙,在下还不知姑娘得芳名,还请姑娘告知于在下,让在下了却昨日遗憾”

“柳青月”冷冷的将名字在次陈讼了一遍。

谁知赤阳的反应却与温念的反应相差甚远。

只见赤阳一听顿时就炸了了。

这些天,柳青月的大名,对赤阳来说,早已经是如雷灌耳了,并不是说他有多害怕柳青月的实力,而是,这些天柳青月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亮。

他想装作听不懂也是不可能的,适才一听说她就是毒娘子柳青月,顿时有些傻眼了。

“你~你~你就是毒娘子柳青月?”赤阳结巴的问答。

对于这个称号柳青月早有耳闻,对此柳青月并无觉得次称呼会有损她的形象。

“是,但那又怎样”柳青月淡定的说到,似乎是说着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那般。

赤阳看柳青月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一时有些无语。

“那你将男子衣服硬扒拉下来,将人光着挂在城门之上的事情是真的吗?”赤阳下意识的问出了这些天一直困惑他的一个问题。

柳青月衣听不禁感叹谣言的厉害,事实都被扭曲了,不过也不算是被扭曲的太厉害,索性就不管了。

“那你认为呢?”柳青月反问到。

*****作者有话说*****